憂鬱的歷程 抱歉文真的很長

7月24日 13:15
國小時期: 憂鬱的狀況是從國小五年級開始 因為莫名的被學長姐霸凌 導致我不想去學校甚至會用頭去撞牆 我嘗試向霸凌者的班導求助但得到的答案是 「這不算霸凌」 這給我童年帶來了很不好的回憶 就算他們畢業也還是一樣 因為是在同個補習班所以會遭受到嘲諷 只要遇到他們就會假借不舒服向老師早退 我至今還是不知道明明不認識為什麼要這樣 國中時期: 因為是鄉下地方理所當然又成為他們的學妹 國一時都戰戰兢兢的避免遇到還好一切平靜 到了國二因為成績下滑的關係被一位任課老師數落 在班上直接說我成績不好讓我很羞恥(我很愛面子 有向家人反應過但他們認為是我成績不好才導致的 狀況持續到國三有一次被直接叫上台重複老師的話 但我腦中一片空白心裡很亂什麼都聽不進去 因為要升高中我想考音樂班因為這是我的長項 後來被那位老師知道他一進教室就說 「你要考音樂班喔?但那是成績好的人才進得去的」 於是又被數落一番 我也跟那位老師對質過得到的回覆是 「我說的是事實啊」 導致我只要有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 覺得就算我說出來也得不到幫助 我常常在聯絡簿上寫「某某老師又對我說了什麼」 班導有回覆我需要幫忙嗎 但我選擇了沈默 從那次之後開始會割腕但頂多只有紅紅的幾條 叛逆時期: 小時候不管什麼事都會聽家人的尤其是媽媽 後來漸漸的有了自己的想法也變成他們所謂的頂嘴 常常被說不要我這個小孩沒有用什麼的 甚至覺得我愛說謊不管我說什麼都不會相信 我不想去補習就追著我打把我趕到外面淋雨 鎖房門會被罵說是不是在自慰 晚回家一兩分鐘會罵跑去哪鬼混 作業沒寫上課文題目就撕掉叫我重寫 放學回家淋雨(因為只是毛毛雨不想穿而且也快到家 就被罵白癡智障 會因為火車延誤晚回家就罵 我爸呢會因為對堂姐的過度偏愛不論事情對錯 堂姐一哭我爸就會拿著棍子衝過來要打我 會因為相機放在我包包不見就打我 結果根本沒不見還在我包包然後我就把它砸了 小時候的我很胖爸爸會跟親戚一起嫌棄我 國三時因為要會考課業壓力很大常跟媽媽吵架 有一天吵到把我鎖在家門外 我只好找一個比較乾淨的地板睡覺但根本睡不著 之後我離家出走兩次沒穿鞋拼命往外跑 一直想著為什麼我的人生是這樣 還一直有自殺的念頭 專一~專四時期: 最後我放棄了音樂班再也對音樂沒有熱忱 為了逃離這地方所以我選了外縣市的五專 入學時因為被霸凌過所以對交友都很謹慎 兩個月後跟一位學長在一起 但這個愛情時好時壞只要吵架男友就會冷暴力 有一段時間吵了很久 突然有一陣子我無法睡眠開始焦慮冒冷汗 有一天我崩潰了半夜哭著打給最好的朋友 把我從國小國中到現在的壓力都說出來 那時候朋友建議我去看醫生 我去了一間專門診所但我述說的並不多 醫生當然也開了藥給我就這樣持續一年 平均一個禮拜只去學校一兩次 嘗試了自殺雖然沒送醫但還是活了過來 中間雖然跟男友和好但我還是持續回診 那時診斷書上面打著中度抑鬱症 有一天我想著為什麼要靠藥來維持情緒 於是就把藥戒了 但這途中我的狀況依舊沒有變好 開始酗酒抽菸創傷跟壓力一直都在 跟男友交往三年當中哭的比笑還多 因為太多痛苦到最後分手了 自我毀滅時期: 分手後開始到處交友往外跑 有一天我感到心理出了狀況 那感覺就像是當初的症狀一樣 我跟一位非常信任的人說了這件事 那時候因為是冬天所以覺得是天氣造成的 但狀況越來越嚴重還是跑了大醫院去看診 因為是初診理所當然要跟醫生述說狀況 也因為有自殘的行為所以通報了一些單位 雖然照常吃藥但情況越來越糟 中間一直不斷換藥 增量 自殘越來越嚴重甚至留疤 甚至約炮用性來滿足自己的空虛 也因為沒辦法好好上課而被當了好幾科 途中交了兩任男友也都早早收場 每天都在問自己還能活多久 到了寒假回老家 家人一直知道我有看診但不知道我有吃藥 有一次被媽媽發現一直勸我不要吃 覺得我吃藥很可怕 甚至說是因為星座的關係(關星座什麼事? 爸爸說了我墮落 於是我又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我的救贖: 在朋友的慫恿下學習了滑板順便轉移注意力 某天回診完就跑去了滑板場 一如往常的自己練習(因為朋友都住很遠沒辦法來 偶然認識了一位男生現在也變成了男友 我發作他會用他的方式讓我開心 提醒我吃藥 很有耐心的開導我 但有一天我因為一些事情選擇了自殺 男友打給了警察跟救護車到了我的住所 在急診陪到我醒來也因為這樣請兩個禮拜的班陪我 還替我跟主治醫師說明我表達不出來的狀況 我心裡充滿愧疚與懊悔 然而他在我心中成了我活下去的動力 最後: 為了能夠配得上男友 我開始戒菸 停止酗酒 停止自殘 戒藥 戒藥有很大的機率會復發但我還是想嘗試 在這當中無法睡得安穩 眼皮顫抖還不斷地做惡夢 頭暈 恍神 面部時不時抽蓄甚至面癱 情緒起伏很大隨時想哭 這種症狀維持了兩個禮拜就結束了 但持續了短短兩個月又復發 最後還是選擇了複診 我已經用盡所有辦法但還是敵不過憂鬱 然而什麼都改變不了
7
回應 7
文章資訊
8 篇文章1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32 則貼文
共 7 則留言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藥不要戒,戒了妳才會更嚴重,除非醫生說妳的狀態可以了。 我也是憂鬱症在吃藥的第三個月突然戒藥,之後更嚴重,我的醫生跟我說「我知道妳想快點好起來,但妳的大腦還在不正常放電,等它能正常放電後我會跟妳說差不多該戒藥了,而不是妳現在這樣要吃不吃的。」 一年半過後我也比較正常了,醫生也說可以慢慢開始戒了,我才戒藥的。
B1 因為第一次戒蠻成功的所以才嘗試第二次 結果變嚴重真不應該😭 想請問你有睡眠的困擾嗎? 我用了很多方法改善睡眠品質但都沒效 還是必須吃安眠藥才能睡著 如果之後減量的話睡眠品質還是會一樣差嗎..
國立東華大學 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系
藥如果要誇張點形容的話就像毒品 一上癮可能越吃越多 戒掉會有海量副作用 加上本身心理狀況交互作用下 情況會很慘 藥開了給人也有原因的 先聽醫生怎麼說吧
亞洲大學
我跟我男友的認識 跟你的故事有點像 我男友也是一個憂鬱症患者 直到我們認識 他開始重新去整理自己的情緒 開心就笑 慢慢的越來越開朗 看到這樣的他 我感到非常的欣慰 雖然說有時候他也會發作 不舒服 但比起過去他荒唐的過日子 我能感受到他的進步 還有他內心告訴自己的一些正面想法 加油 祝你早日康復❤️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B2 之前有吃安眠藥,後面做陰瑜伽後有慢慢減少藥量,睡前陰瑜伽+冥想應該會好很多。
看什麼都是要害你對嗎
大同大學
妳有一個想讓妳活下去的人,也為他開始嘗試改變自己,表示妳已經跨出很大的一步 走的很好,也會越來越好的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