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帳號疑似異常
官方正在進行身份確認

我的大砲手男孩3

2018年4月24日 19:39
謝謝大家對於我與學長故事如此喜愛(拭淚)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 但因為最近很常在加班,沒有更新的很快也是對大家很不好意思,畢竟褲子都脫了還要再多等幾天。 或許有人覺得我們的重新相遇與誤會感到不可思議, 我只能說,C'est la vie,這就是人生啊。 所以才把我們的故事放上來,希望可以把幸福的能量與大家分享,因為我也是得了心房空洞症好幾年的人。 也順道幫我家阿柴跟大家打聲招呼,他大概也沒想到自己那麼受到大家歡迎,畢竟他是個還沒被開發的孩子(? 好啦,廢話這麼多我想大家都想揍我了 想要複習或預習的請往這走 前情提要:
- 「我其實大學的時候其實一直在注意你,最後感覺可能已經喜歡上你了,你知道是哪種喜歡嗎?」 「你知道嗎......這^&%%%^&*#@;」 學長用他捲起袖子的微壯右手臂枕著頭,眼睛半瞇的盯著我看,從口中說出來話開始逐漸變得含糊不清,而我一句都沒聽清楚,因為我正處在震驚之中。 後來他學長真的太醉了,走路都開始搖搖晃晃,於是我把他扶上搭計程車離開酒吧。 這時應該把握機會撲上去的我,退縮了, 我害怕我再次會錯意,害怕自已又會再受傷一次。 所以把他送到他家門口後,我就離開了。 我 超 孬 (隔天學長就傳了訊息來,我想他應該不記得他自己前一天晚上說了什麼)
但是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每個禮拜都會單獨見面三次甚至更多。 偶爾吃吃晚餐聊聊工作,如果加班的話就會互等對方,一起去吃個宵夜再回家, (下方有美食照,深夜時段不宜進入)
或是找到不錯的酒吧也會揪對方去,這段期間因為他都下巴都有點出來了QQ 偶爾週末也會約吃早餐,或是去戶外走走,就像朋友那樣,他沒有任何踰矩的行為。
(學長常常問我為何要拍這種看不到臉的照XD) - 結果後來他真的跟我一起去球場打球了。 某個週六晚上我們又開始Line上閒聊,我以為他忘記了打球的約定,畢竟他那天喝的有點醉。
隔天早上見面,我又再被電到一次了。 還記得那天的學長,穿著球衣球鞋,彷彿時光倒回了大學時期的我們平常跟學長見面,大多時候都是穿著襯衫,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他穿球衣的樣子。 雖然襯衫也是很迷人啦,只是球衣是我們認識最初的起點。 現在的他,二頭肌跟胸肌撐起了當年穿起來有點鬆垮的球衣,腿如當年一樣長,但經過健身鍛鍊後線條變得更明顯了,看看那膝上的排球褲加上健壯的小麥色腿,我有點快不行了。 「嗨~我應該沒有遲到吧」學長投以我一個陽光早安微笑 「啊啊...沒有」我立刻把自己從恍神中拉回來 「我們東西都放那,我帶你過去跟大家打個招呼」我指著一棵樹下 我的球友們都很興奮能夠再次見到他,畢竟當初他也是球場傳說之一 「怎麼那麼久沒見到你啦」「工作忙也沒機會啦~今天這不就來了」 「今天靠你carry了」「我很久沒打了,才要靠你們carry」 經過幾番寒暄後跟暖身後,輪到我們打play的順序了。 不得不說他果然寶刀未老 持續運動的習慣的他仍保持好體力,或許反應已經不如以往,但過去長期練球的身體記憶讓他很快地找回節奏,多次的刁鑽的殺球都讓對方猝不及防。 我則是覺得與他同一隊很幸運,因為這次他站在我旁邊。 球場上的燈因為週末沒有開,加上天很快就黑了,所以大家早早就離開球場了。 跟球友道別後,我跟學長肩並肩坐在球場邊休息。 學長:「體力真的不能跟以前比了」 學弟:「是吧,說你老骨頭還不信,做人要服老啦」 學長:「是是是」 學長:「這樣打球好像讓我回到了大學時期,那段每天早起練球、沒課就衝球場的熱血時光」 學弟:「對啊,而且當年我們兩個系還打得你死我活的欸」 學弟:「還有每次扣球的時候你都打超大力沒在客氣的,還記不記得有一次我臉還被你打到,好險鼻子沒歪哈哈哈」 學弟:「你每次轉到前排的去的時後我們學弟臉都很挫超好笑的」 學弟:「欸你還記得那個誰^&%%%^&*#@;」 我話都還沒說完,只感受到了一陣溫熱覆上了我的唇, 接下來發現學長已經閉上的眼睛,離我好近,近到可以仔細數出他濃密的睫毛有幾根, 粗重的鼻息正在與我吐出的氣體進行交換,此時我腦中一片空白。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學長的唇已經離開我的,溫度還停留著。 學長:「Eddie,我喜歡你,我不想要再錯過你了」 學長:「我們在一起吧」 學長沒等我回答,吻上了我,這次我閉上了眼睛,享受屬於我們兩個的初吻。 後來我們就跟平常一樣的約會,依舊想約就約, 比起之前只是多了一點親密的動作。
他會拉著我的手過馬路 在每天道別的時候抱抱我 在我工作被電抱怨的時候摸摸我的頭 偶爾散步的手後會偷偷摟著我的腰 吃飯時會記得我最討厭青椒 打球時總會carry我 知道我喜歡聽的音樂,在他的spotify裡有存了好幾個屬於我的音樂庫
但我們最最最喜歡的事情還是一起帶著阿柴去散步 又一個禮拜五的晚上,這是我們在一起後第一次去酒吧,一樣約下班後, 然後這次他又醉了,傻眼。 跟第一次見面他喝醉的的流程一樣,我把他扛上了計程車離開酒吧,但這次不一樣的是我把他送進了家門,還送到了床上。學長大字形的躺在他的雙人床,而我坐在床沿休息,搬運一個喝爛的男人真的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休息完後我側身面向學長,看著他熟睡的臉龐跟精緻的五官,滿滿的幸福感頓時湧現,我的手覆上了他的臉,至今還是覺得我們能夠在一起是奇蹟,正當我陷入回憶時,學長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慢慢張開眼睛,用他富有磁性低沉的聲音喚著我的名字 「Eddie,你在幹嘛~」 「沒有在幹嘛啊」 「Eddie,你知道嗎,重新見到你的那天我真的好開心喔」 「我知道啦,你趕快睡覺,你今天不是很累,有話明天再說」 「我不要~我要繼續說」 「你......」 學長反身把我的手腕固定在床上,順勢坐到了我的身上,再一次他的唇迎上了我的唇,還能聞到殘留在他口腔中馬丁尼的味道,學長厚實的手開始在我身上游移,我開始有點不知所措 :學長,你要幹嘛啦 :我今天要吃掉你 我們的第一次想要好好鉅細靡遺的紀錄,只好放到下一集了(跪)
愛心
1365
留言 11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