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後來的歲月都與你無關(四)(作者:一個彎月亮)

5 月 13 日
前情提要
大家好,我是K,依舊感謝那些對這個故事有興趣的人,你們的回應我都有跟她說因為她在大陸的關係是登不了這個網頁的。記得幫我代po的小姐姐問我,看著她寫這些你不會吃醋嗎?我的回答是會的。那為什麼我還要幫她po?我想就是和她很愛的那套電影《少年的你》的男主(北野)的那句話一樣:“我喜歡一個人,我就要給她最好的結局。” 那個白目還老是說我和她的初戀(故事裡的女主)很像。我其實是覺得愛一個人的模樣其實全世界都一樣,因為愛你傻也是值得的。好啦,廢話不多說,我們進入第四篇。 <你的愛是讓我唯一讓我生存的勇氣> 正式確立關係已經是大三下學期了,她真的從大一追我一直追到了大三,她愛我時所帶給我的底氣甚至超過了任何人可以給我的底氣,我跟她的這段感情安穩且踏實,平淡且甜密。 我們都是對方的第一任,雖然我們也都是第一次去愛人,但我從未跟一個陌生人會那麼契合。我從大二就開始擔心了,並且一直都處在一個很擔心的狀態裡。Wendy內心很穩固,那個時候我的擔憂讓我坐立難安,甚至連一個三四分鐘的音樂視頻我都不能堅持把它看完。表面上我看著與常人無異,但我的情緒其實每天我的潛意識裡走鋼絲,我也不知道哪天就會從那根鋼絲上掉下來,但她洞悉我的一切,她知道我的擔心以及我平靜表面下的掙扎。 我因為焦慮每天很難入睡,是她一直陪著我,確立關係後她也搬出宿舍跑來跟我一起住。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可以摟著她,她瘦瘦小小的,剛好蜷在我的懷裡。她知道我不喜歡吵鬧,所以大多數的黑夜只是陪著我不停的眨眼睛(眨眼睛的聲音是可以聽得到的,她眼睫毛很長,有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的睫毛在我下巴那裡刷刷的……),但有的時候也會絮絮叨叨像個老太太一樣說些自己的家事還有如何如何愛我之類的話。我感受著她的體溫,感受著她的呼吸,一定程度上來說會緩解一些我的焦慮,但後來我的情緒還是直接崩盤了。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緩解我的焦慮甚至狂躁,那個時候心理學方面大家還沒有這麼在意,所以我整個人的內心都像是在煉丹爐裡一樣難熬。我找不到任何出口,那樣子的窒息感強烈刺激著我做些不符常規的事情來----我頭髮就短,於是有一天下午我就跑到理髮店剃了頭髮,又跑到首飾店,打了好幾個耳洞,都是在耳骨上。雖然現在已經看不到當時的痕跡了,但我耳骨的邊緣仍然是斷口的。 我很少甚至幾乎從來都不會對別人大吼大叫,我也不會把自己的情緒帶給任何人,更何況是她,因為我怕嚇著她啊。但她那個時候真的好愛我,我的一舉一動她都是知曉的。打了耳洞的地方一直發炎,她晚上便拿著碘酒一邊吹氣防止我耳朵痛一邊替我擦藥,擦完藥的時候她會從我的身後摟著我,把頭靠在我的肩上小聲道:“明明是乾乾淨淨的一個人非要學別人非主流打什麼耳骨洞,弄得土里土氣還挨痛。”我當時聽著覺得她可愛極了,她一直都是這樣,關心我的話從來都不會很直接的說,但會用一種極其抱怨的極其嫌棄的語氣跟我講,我知道她在意我,我也在意她,這就夠了。 跟她在一起時候的我,是很倔強,執拗,從不流淚的人,但偏偏恰恰也是因為感覺到她的愛意而常常濕潤了眼眶,就像有句歌詞說的,痛苦不會讓我哭泣,但愛可以。很少有人會徹徹底底被我信任,所以,我當時真的篤定是她,快畢業的時候,也終於帶著她回了一趟我家,那是我最開始的出櫃嘗試。
共 4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