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後來的歲月都與你無關(五) 作者:一個彎月亮

5 月 16 日
前情提要
<你是我最初的理想> 我要我的家人承認她的存在,我要我的家人喜歡她,我要我的家人接納她,不是我想,而是我要。 ---M 她是標準的南方人,帶她回家的時候又恰好是冬天,我們那個時候只是學生並沒有多餘的錢,所以買的是火車票,武漢到甘肅好像要21個小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次回家的路程是我最難忘的一段記憶,因為你可以看得到從南方到北方一路的景色變化,那個時候是一月份,好多地方都已經有淺綠的草芽兒冒出來,但一旦到了甘肅境內,就全是一片黃土,我記得我跟她說:“這就是黃土高原,我就是在土里長大的。”她那個時候抿著嘴笑我:“真的好黃,真的連土都是黃的欸!”(她說話總是喜歡加欸,呀這些語氣詞,超級傻) 那一路雖然時間很久,但我並沒有覺得很累,因為我的身邊坐著的是我的心上人,而目的地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那種感覺很奇怪,已經不再是她使勁往我的世界鑽了,而是我主動將她帶進了我的世界,我心裡雖然會擔心她不喜歡北方的氣候,也不喜歡北方人的相處模式等等,但相較於要帶她回家見媽媽的欣喜,這些擔心都是不值一提的,我是由我媽撫養長大的,所以母親在我的生命裡是很重要的一個人,而那一次我是帶著我心愛的姑娘去見我的母親的,可想而知我有多麼的興奮。 我為什麼會選擇給我的母親出櫃呢?因為我的母親在我看來是一位極其優秀並且思維很開放的人,她總能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出櫃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件很困難的事,但事實證明所有的長輩都是極其傳統的,我媽媽也不例外。當時也有人問我為什麼會出櫃,為什麼要出櫃,畢竟把自己暴露出來並不是件很明智的事情,我是一個很純粹的人,因為我的身邊一直都沒有人,所以,當出現了一個除了媽媽之外很重要的人時,我自然是想把她介紹給我的母親的,因為在我眼裡,她們兩個就是我這一生最珍貴的,我也不想我心愛的人一直在陰影下跟我相愛,我要我的家人承認她的存在,我要我的家人喜歡她,我要我的家人接納她,所以我必須得出櫃,我得告訴我的家人我喜歡的是女生,我要斷絕他們在我年紀合適的時候為我介紹結婚對象的可能,還有,我也得告訴我的她,我有勇氣跟她走不一樣的路,我想告訴她我的家庭不會是我們未來的阻礙。 但是,第一次出櫃還是失敗了,我最不願意做的事就是傷害我的母親,當我告訴她我喜歡女孩子的時候,我明顯看到我媽媽眼裡不可置信、害怕、失望的情緒,她那樣子的眼神在那一刻有刺傷我,並且一直在刺傷我,我覺得我父親當初離開她的時候她都沒有那樣絕望過,但當我說出我喜歡女生的時候她竟然那樣絕望,我原以為她會是我對抗世界的底氣,但是她沒有,我忽視了她也是一名脆弱且渺小的普通母親。因為出櫃失敗,所以我們只呆了一個星期就回學校了,那一個星期的相處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很美好,那種感覺就像我們是生活了很久的一家人。 回校首先面臨的就是畢業,而畢業首先面臨的就是異地,她那個時候想考研,而我已經在家裡的安排下順利拿到了銀行的offer,我們那個時候約定好要一起考同一所大學的研究生的,本來一直都是很平靜的面對分離,但真正要分開的前一天她還是哭了,我記得尤為深刻,那天她從下午兩點一直哭到了晚上七點,我從來都不知道她的眼淚竟然那樣多,她一直縮在我的懷裡哭,從開始的大哭到後來的啜泣再到最後的哽咽,哭的我心都碎了,我們說了很多關於未來的事,她第一次那麼脆弱的展現在我面前,她讓我不要忘記她,她讓我不要見異思遷,她讓我一定要堅持住跟她的感情,她說話的時候像個傻瓜一樣,我都認定是你了,怎麼可能丟下你?我安慰了她很久,她總算是止住了眼淚,第二天我送她到了車站,離別難免傷感,我不願意讓她看我的背影,所以每一次的分開,都是我目送著她很遠很遠,那天我看著她上了車,我讓她不要回頭,她的確很乖的找了座位坐,但還是回頭了,我看見她又哭了,“真的是一個愛哭鬼, ”我在心裡暗罵道,突然就不想讓她走了,但我當時只是低了低頭,撥弄了一下自己的劉海,再抬頭的時候那輛車已經載著我心愛的姑娘離開了。
共 2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