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上眼就能看見的她(1)

2020年11月7日 23:20
我又來了 - 一大清早迷糊之間手機響了 「妳誰啊?」 「幹妳好意思問我是誰?我們說好的一起吃早餐呢?」原來是東我的好兄弟「趕快出門要遲到了,真拿你沒辦法。」 「哦好啦起床了。等等就出門!」我坐起身並掛掉電話,盥洗到出門坐上捷運只花了十五分鐘。 坐在捷運上,我越想越不對勁,我是那個神經接錯,怎麼會答應她們那群混蛋淌著渾水,好好一個週末放假的時光,本該睡到自然醒的我,居然早上九點就起床出門了。 時間拉回前一天放學,正好因為打工的老闆放了我兩天假,我才能在我們常聚會的小餐廳看著她們這些神經病。 「欸我明天突然被放假,妳們明天有活動嗎?」我看著她們說 「我們明天約好要去打工欸,明天超缺人要不妳一起來?」說話的是娜娜 「靠打工還可以約好,哪裡上班啊。」 「就之前說宴會廳啊,很好玩的,我們罩妳。」這次回話的是思思 「我不要,妳們想都別想。」沒有到不喜歡,就沒試過,我會害怕 「我們大家都會去欸,明天人真的不夠,拜託來幫忙啦,不然妳明天會很無聊哦~」阿海笑著看著我說 「說不去就不去。」看來我只能睡到飽了 「跟夜市一樣薪水現領。」東挑眉看著我 該死,我怎麼可以想要妥協,就在我猶豫不絕的時候「下班打撞球。」東靠著牆壁對我說 「幾點約哪?」我還是投降了,意志真是不堅定。 「就約在那裡吧早上九點半,先吃個早餐吧。」阿海說 想到一半手機又響了。 「幹嘛?我真的在路上了啦。」打來的是東 「白癡哦人勒啦,都十點了,早餐我們幫妳準備好了 。等等從員工出入口直接上來喔。」 「我剛轉公車,快到了啦。」但還是有點感動,我還是有早餐欸「啊員工出入口在....」電話就這樣掛斷了 下了公車我又打電話給東「出入口在那裡?是要我飛上樓嗎?」 跟著東的指示我終於找到出入口「上6樓 。」 「欸剛好有電梯我先上樓,順便來迎接我。」沒辦法我真的害怕到想回家,講完我就掛電話直衝電梯 還好我的手伸夠長擋住了電梯門才得以進入電梯「呃謝謝。」一站定剛好和一個女生對到眼,哦我的天也太可愛了吧~~~怕看太久我很像變態,便把目光往旁邊放,不放還好一放全部都是女生(妳自己不是嗎⋯)我的臉瞬間紅了一半,剛好這時候電梯門開了,門外就站著四個人等著揍我呢(笑) 我就這樣被拎著到了休息室放東西,邊吃著早餐邊聽著她們訓話,老實說除了緊張之外還真的沒聽她們訓話,吃完早餐(馴話完畢)就被帶到一個露台,等著十點半的到來。 「東,剛我看到一個女生超可愛的!」我真的忍不住想分享 「真假!在哪在哪,是哪一個?」我只能說變態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變態 我指向露台另一邊的兩個女生「右邊的。」 「靠那是我同學。」東眼睛瞪大的看著我 「是學妹哦?那當我沒說。」我以為跟我同年勒,又瞎聊一陣子後,便集合上工了。 就這樣忙活了五個小時,雖然我的工作只不過是從菜口把菜分送到每個工作台就好,但著實讓我繞了會場好幾圈,結束後我只覺得婚禮真的很可怕😂😂 說好了只來幫忙一次,誰知道之後我就常常在這地方出現,早上宴會廳傍晚又跑回夜市上班,中間有幾次上班遇到那個電梯女孩,不過也僅止於打招呼而已,後來因為我受不了一大早要起床,我就只有她們極度缺人我才去,也就沒有遇到了。 一直到有一次我們幾個依舊在老地方聚會的時候,我正認真的搞懂測驗卷上的題目時,一抬頭發現電梯女孩來了,正準備偷嚇阿海,我正好坐在阿海對面,所以她的一舉一動我一目了然,她對我比了噓然後指著阿海,輕柔緩慢的靠近阿海拍了阿她的背,然後我就看到阿海炸毛了😂😂😂 我才知道原來她們都認識,阿海跟思思跟我同屆,我跟阿海就是普通朋友,跟思思倒是熟到不能再熟,而電梯女孩叫做琳琳,琳琳跟娜娜還有東都同班,小我們一屆是學妹(我高中念女校)而阿海跟琳琳是糾察隊的學姊與學妹。 就這樣被埋沒在書海裡考完統測,到了六月就畢業了,畢業沒多久我也被分手了,雖然都有預兆,卻還是整天過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有攤就跟著但僅僅是跟著,沒有任何表情就只是空殼,假裝自己還是很好沒事。 後來東看不下去,便衝到我家讓我妹開門拉著我出門走走,聊著聊著才知道沒多久前阿海跟琳琳在一起了,原來我整整斷線了好一陣子,我跟東說著我想聯繫前任的想法,東雖然不希望看到我自虐,卻還是任由我去。(跟前任太複雜,反正在這篇裡那不太重要) 一聯絡我就復活了,就好像還在一起一樣,我很努力的回覆到原本好朋友的身分,也努力讓我自己回去軌道上,我買了一台二手的cuxi,再瘋狂的上班,偶爾放假就跟著東出去晃,或者跟思思跑去中壢,偶爾阿海會找問我要不要跟他還有琳琳一起出去玩,但因為太像電燈泡都被我拒絕了。 三個月過去,前任突然對我說我跟她不可能了,她覺得她只是在利用我懂她這一點,來對我予取予求對我並不公平,然後我們就沒聯絡了。 這件事之後我把我自己封閉了一兩個月,每天只有上班上課,也不想社交,無聊就打網路遊戲,東她們找我,我都打哈哈帶過,漸漸的我又正常了,我妹約我去老地方,說她想吃那邊的東西,我便去了,誰知道東她們聯合我妹幫我慶生,當下真的很感動又很愧疚,感動的是她們都記得我生日,愧疚的是我卻一直拒她們在千里之外,在那之後我們有空依舊聚在一起,忙碌之餘,享受著難得的友情。 到了快暑假,我老闆又跟我說要換點到新莊的夜市上班,問我能不能找人來上班,我想想便問了東她們,琳琳知道了就說「我想去可以嗎?」 「應該可以吧?我老闆沒說什麼特殊限制。不然下次我上班,讓阿海帶妳過去找我,我再跟我老闆說說。」我說完便吃著 我的起司泡麵結束這回合。 誰知道這選擇根本就是自虐的起點⋯⋯
35
回應 8
文章資訊
共 8 則回應
B1 就都是朋友 不提感覺辛苦妳們閱讀了
B3 好的謝謝妳 B4 謝謝妳的閱讀😂
該不會喜歡琳琳,但她是你同學阿海的女友啊!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