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她上狄卡後,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82)

1月14日 22:31
不知不覺就寫到82了,以前的我根本無法想像,因為我以前總是喜歡隱藏自己,尤其在網路世界,我學著不能說實話。 雖然一開始的初衷是想寫我跟老公的閃文或愛情故事,像彩虹熱門版那樣,最後走樣,竟變成我的個人日記了。 我終於能寫日記了。 有二三十年,我不會用日記的方式寫出自己內心的想法,對老公或朋友口說還可以,但變成文字,簡直是不可思議。 想起『俗女養成記』這部台劇,我也不知在成長過程,被這社會教成什麼樣。 我本來是與眾不同的人,最後變成『格格不入』的怪人,試著抹除自己的『異常』,想模仿別人當個『俗女』,最後當山寨也當不好,自己卻離自己越來越遠,連日記這東西,都成了『洩漏軍情』的歹米仔。 因為這兩年,驚覺我想追求的,其實不適合我追,例如想要滿足社會價值,可是我的本質就是沒那麼適合社會,我想起我最近看的台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裡面有很深的『置死地於後生』的中心思想。 每個人堅持著自己多年來的固執想法,所謂的慣性,只有失去,失敗,生病,才有辦法提醒自己:『自己固執的想抓住什麼,能抓得住嗎?值得嗎?對得起自己嗎?』 最近猛聽身心靈演說,竟然發現我以前想改掉的特質,在身心靈的世界,竟然還是主流,例如:直覺,天馬行空,少一根筋。 有些性格,是失敗的特質,卻也是成功的特質,要看從哪一個面向看起。 例如不吃不睡的工作狂,想追求不要高血壓,恐怕是失敗的特質,但追求創業成功,就是不可缺少的特質。 重點是,我們要管好自己,別學別人,也別受到別人影響。 今天和寫小說的網友有小小的衝突,因為我在社群網路那麼久,從來沒有人會叫我刪留言,或者不准我留言去稱讚反派渣男。 現在想想,也許寫小說的作者,都有某一份執著。 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追求讓自己舒服的秩序。 想想也是,這種特質的人,才會那麼有熱情以及毅力,寫了一篇又一篇的小說世界啊。 但別的作者龜毛,我卻不希望我成為那種特質的人。 我希望我能成為一個:不管別人喜不喜歡我,喜不喜歡我寫什麼,喜不喜歡我說什麼,喜不喜歡我的文,只要我覺得,寫得很高興,我覺得有意義,那就是我該追求的『自我價值』。 就像我回顧我在狄卡的文,小說真的沒幾個人看,但我的日記,竟然還有不少觀眾。 以前我都會希望我寫出來的東西,跟別人的很像,再加一些我的精彩。 但我就不是精彩的人啊,強求自己的結果,就是覺得自己很不好,對自己很不滿。 但這幾週,我想我真的『轉念』,我要有強大的『看到自己價值』的中心思想。 就像我在別人臉書底下的留言,我控制不了會不會讓對方舒服,因為我沒有酸人,批評,否認別人的意思,有時只是有感而發,有時自覺得幽默,但對方漏接,聽不懂我的風趣,有的原po不在意,有的很友善,有的好像就會覺得被冒犯。 但我不應該在意我要『變成俗女』,寫一些通俗,絕對不會讓人誤解的,沒個性的留言或文字。 我把我因為『快九十個』的留言,讓網友叫我刪留言,這事情告訴同事,同事覺得他們不隨便留言的保守作風是對的,不會引起衝突或誤解。 可是我想那是『別人』。 雖然叫我刪文或不准發表作者不喜歡的讀後感的網友,我就不會一直挑釁留言,而是採取按讚不留言,可是我不應該為了少數人,抹去我的個性。 留言,原來也可以有風格,有感而發,而非全是公式的客套化。 雖然有些網友那麼需要客套化,但會說客套化的網友很多,不缺我一個啊。 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像我現在在狄卡寫我想寫的日記,不管別人賞不賞光,想不想點讚。 只有如此,我才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容易受傷的網友,我只能評論,但也沒有想要跟他們生氣,或者爭論,討公道。 我想評論,如果把自己的舒不舒服,建立在友善卻小白目或少根筋的網友身上,那麼自己的力量就註定不集中,不強大,沒有回歸自己的本位。 只要我確定我不是故意貶損人家,嫉妒人家,酸人家,我認為我是一個擁有自己的『文字工作者』。 這兩天有想到新小說的大綱,以前寫任何文字,小說,都會想到『別人喜不喜歡?』『有沒有人按讚?』 因為我留言而生我氣的網友,從他們身上我學到: 『只要自己覺得自己寫的東西好,自己的東西就是好!』 難道我寫小說或網誌,還要在乎會誤解,會漏接,會『不喜歡』的觀眾嗎? 還是我寫的是我自己想說的,自己複習自己小說,都會覺得自己好棒的小說? 繞了一大圈,終於回到了『家』。 這是我看『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的心得。 那個家,就是自己。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的蘇家兒女們,看到都市的叢林規則,競爭比較,物質享受以及虛榮,最後他們還是要回歸自己的『來源地』,那就是『自己』。 從自己出發,最後又回到自己。 過程中,也許被養成『俗女』,被迫『轉大人』,繞了一大圈,歷經遺憾,後悔與淚水,最後終於明白,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
19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