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她上狄卡後,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164)

4月8日 22:51
前情提要
每天都有新的體悟,我終於瞭解了一些事。 那就是『心想事成』以及『不如意』這件事。 先從主管A即將離職說起,今天下班,他跑來,掙扎很久問我: 『妳知道關於IOS的技術嗎?』 雖然他要離職了,但他還是有面試手機的工程師,但為什麼公司突然要應徵手機APP工程師,我卻一頭霧水。 我與隔壁同事就是手機APP工程師啊。 但我明白,主管A一向如此,把人分類,基層下屬就不屬於他透露來龍去脈的對象,而我,因為這一年來,靠自己的信念,累積了一些安全感,不容易胡思亂想。 我更加覺得,兩年前想討好主管,想把自己的價值感交付在主管是否肯定我,是一條不歸路。 在主管A心中,我不是什麼完整的個體,只是工具,就連他要離職,部門好像也沒什麼歡送的計畫(就算有,可能又是保密到家或者只有少數愛將知情)。 如果當初沒有趕緊覺悟,我只會越陷越深,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感,且充滿不安感。 這是大眾職場的常態。 想從基層員工成為資深員工,想要晉升,想要加薪,想成為小主管。 還想從小主管成為中階主管,看向高階主管...... 但即使是主管A,他不會因為成為中階主管而內心平靜喜悅。 他還是充滿了憤怒不平,覺得誰怎麼有資格爬上來,超越他...... 這一條大眾理所當然追尋的路,也是姊姊,姐夫多年來鼓勵我追求的『正道』,想不到竟然是一條不歸路。 心想事成,但不是大眾的『公訂版』心想事成。 如果今天是人人搶破頭的『心想事成』,那麼就不是非我不可,任何人在職場的『正道』上心想事成,都會比我做得更好。 曾經我在公司,想成為不一樣的『窗口』,想成為公司最缺乏的橫向溝通協調的角色。 只是我失敗了。 沒有主管的名號或者權力的後盾,我溝通沒被當一回事,又碰上主管A想要把所有事情抓在手中,如果我這窗口已經溝通了,且決定了,那主管A不是就會被幹掉了? 最後主管A是被別人幹掉的。 而我也走向了不一樣的道路。 雖然我還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個職務,心情慢慢『開竅』。 專心寫小說,寫小說的過程很快樂,但我又被拉回『心想事成』的魔咒了。 自從我在臉書BL小說社團貼文,我沒治好,沒看透的『鬼魅』又回來找我了。 我看不開我的小說點閱率,按讚數不如人。 也看不開狄卡的發文點閱率,按讚數不如人。 今天我開始明白,獨特性,才是我『心想事成』的真理。 我太需要別人的肯定以及喜不喜歡我的作品,來鑑定我現在做的事情有沒有價值以及意義。 其實,我只要保持我的獨特性,然後專心,不胡思亂想,文章寫得不是最好的,真的沒關係。 之前我太在乎技巧的高低,認為很會寫文,用詞幽默,寫的是真人真事,許多小劇場,能帶動狄卡網友......就是價值性高的。 我陷入迷思了。 我現在不停寫,用最真誠的心,寫下我如何認識自己,如何卸下『過去慣性的舊思維』...... 這是我最獨特的文章。 我為什麼要管有幾個人喜歡?有幾個人滿意?有幾個人留言? 因為我不敢確定...... 之前我跟老公的相處也是犯了一些毛病。 我先預設立場,然後脾氣很壞,很尖銳,找出了許多她不是的證據...... 因為我不敢確定...... 我在自己的世界裡,用了許多評量表,KPI,去鑑定我這個人值不值得,我做的事是不是有價值...... 老公常常很倒霉。 說穿了,我應該是信心不足,自我價值低落。 怎麼養成的? 在這社會很容易養成啊。 之前主管A疏離我,不挺我,我立刻感覺到我這個人還有什麼價值。 記得老公說:『工作只是一部分,妳還有我呢!』 但我始終聽不懂。 因為不能陷入那種痛苦情緒,每天想著主管A為什麼不欣賞我,沒看到我的優點,雖然我不是典型的那種精明幹練又知進退的愛將型。 但是我反應靈敏,熱心,有創意,又願意花很多時間,連假日都付出在公事上無怨無悔啊。 最後我還是被邊緣化了。 沒有心想事成。 反而是救了我。 否則像我的處女座同事,使出渾身解數,讓主管A認可他是自己人,永遠聽到最新的情報,最深入的八卦。 處女座同事會告訴同事B,同事B跟我們幾個很要好,我們至少可以聽到第三手的...... 但聽那些『搶先報』做什麼呢? 不都是因為對未來缺乏安全感嗎? 我能不能自己信任在人間有了我,一定有我獨特的一條路,一件要緊事,非我不可。 而不是忙著打敗一堆同事。 忙著取悅那些把我當工具的主管。 我相信,我擅長的事(寫文,表達我的想法),才是我應該走的獨特道路。 而當主管,我又不會管人,我明明很白目。 說細心,我粗心的要命。 說向上管理?姊姊姐夫輕而易舉能揣摩上意,甚至還能搞定股東。 我啊,連主管A曾經跟我麻吉,卻能一夜之間,可能我有些不當言行(但絕對是向著公司,卻被主管A解讀為我向著合作對象......)讓我愛將地位一夕翻盤,充分顯示,我就不適合主流的成功道路。 說到寫文,現在的人,要他當Youtuber還容易寫。 寫小說,看似很多人在寫,但身邊已經有多少人,天天看影音,玩手遊,叫他寫篇文,簡直要他的命(跟三年前的我一模一樣,寫小說要一邊寫一邊查成語)。 其實我是有我的獨特性,只是我不停地跟別人比,想打敗別人。 因為我的迷思是,我要在某個領域(例如狄卡寫文,BL小說文手界)夠頂尖,我才能相信,這是我的主場。 真的是迷思啊。 如果我很愛畫畫,但畫得不好,或者我的畫有我的風格,但因為別人看不懂,備受冷落。 我就會立刻認為,畫畫不是我的獨特發展的天命,因為我遠遠不如人...... 這跟什麼很像? 數理科考試成績不如人,就會有人要把妳弄去社會組。 這是我們從小到大接收到的邏輯。 害苦了我現在什麼都要跟人競爭。 連賺不到錢,也賺不到知名度(都用卡稱了,誰知道我是誰),也要跟人拼熱門,拼人氣,拼按讚數。 我無法『心想事成』,我一直怨。 既然老天爺讓我跑來狄卡寫文了。既然老天爺都讓我重拾小說之心,寫完了一部長篇小說了。 我都那麼努力認真,且才華也沒輸很多,但我為什麼無法『心想事成』? 至少按讚數要給我個20個起跳吧,看著別人遠遠把我甩在後方,我的按讚數越來越少,真的超級不平衡。 原來,心不想,事不成,這是老天爺的智慧。 要讓我學習的安排。 我一直想拿『獨特性』跟『大眾熱門口味』拼。 獨特性是對的,要『拼』高下,是苦的。 透過贏過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感,只會讓我懷疑人生懷疑自己。 有些人真的心想事成,反而是一種詛咒。 因為他的心想事成,滿足了『自我』的虛榮感,成就感。 例如,我文手網友寫了『哥吉拉大戰金剛』的BL同人小說,配上漫畫,被轉貼,被按讚,一堆留言。 滿足了我文手網友的虛榮。 但如果屬於他的最好的獨特文,不是『哥吉拉大戰金剛』呢? 他會不會被抬上轎,卻下不了轎? 我文手網友倒是沒這問題,因為他很確認,寫文只是打發工作的苦悶,不是拿來跟人比高下的自我評量工具。 聽演講聽到一句話,覺得自己按讚數夠不夠,是自己『覺得』。 就像自己幸不幸福,是自己『覺得』。 而不是拿一些外在的標準,替自己打分數。 我覺得自己很聰明,我就很聰明,不需要計算過IQ,排行榜很前面才算聰明。 我覺得自己寫小說,很有獨特性,能發揮自己的熱情,以及光與熱。 不應該是,按讚數20以上,才算發揮了我的光與熱。 按讚數不足,代表我只發揮了我的灰與冷? 我太過在乎分數,不是自己給自己的分數,而是共同標準的分數。 如果讓我心想事成,有一票人說喜歡我的文,反而對我不利。 就像BL小說社團的社長。 他今天又發文說要棄坑。 然後我拼命留言替他提供點子。 他卻沒回留言,跟以前的秒回不同。 我想他面臨低潮了。 或遭受到什麼刺激。 可是怎麼可能? 他一發文,就勢如破竹,一堆人稱讚,一堆然搶沙發,一堆人按讚啊。 但我想,也許他跟自己以前的成績相比,就覺得有失色或者退步(我猜的,不確定)。 或者當社長看我以及我網友的小說。 不確定他有沒有看,因為很少見他來按讚。 我和我的網友,都超級會寫的。 我知道我很會寫,只是沒人氣。 我那種會寫,因為花了十幾年想劇情大綱,還能不會寫嗎? 這就是一種天份,也許上輩子是李白之類的。 而我網友,也一堆人超級會寫的。 要看從哪個角度。 我是劇情強,切入人物角度切得很深,血淋淋。 但網友未必想看我這種『寫實文』,劇中人還很會告人(一看到告人,讀者就冷掉了吧)。 其他網友也超級有天份,甚至有天才混進來。 我明白,社長會有壓力的,因為他是社長,光芒是一種壓力,上了高轎子,一時也很難爬下來。 就像我的主管A,下面的人三級跳,成為他的頂頭上司,他氣到離職,就知道一路累積好成績是好事,但被超車的壓力有多難調適。 社長的文雖然人氣高,不過以我鑑賞小說的眼光,社長上輩子應該不是小說家。 社長之前的『心想事成』反而讓他現在『壓力山大』。 而我,文章的人氣一直沒有『心想事成』,但我反而練就了『我覺得我很會寫文,我就很會寫文』。 我覺得我文章很有獨特性,我就很有獨特性。 我認為宇宙中,我是缺一不可的重要寫手,那麼宇宙就會力保我繼續寫文,排除一切萬難,也要讓我寫文。 因為我相信,我信仰我寫文的威力。 奇異恩典。 可能類似這意思。 奇異恩典,按照字面上解釋,它強調堅定信念、安撫心靈的力量,並被解釋成『上帝對人類的慈悲、恩寵』。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雖然同志大多非常討厭基督教,我也不例外。 我願意繼續寫,且不是為了討好誰去寫(也沒有對象讓我討好啊)。 這跟新疆棉很像喔。 中國為了抵制新疆棉,許多台灣藝人為了能獲得更多的『事業成就』,養活更多人,紛紛加入『沒尊嚴行列』。 像盧廣仲當年因為臉書發文被搜出來,反服貿就是反中就是反統一就是分裂國家...... 他後來專心在台灣發展,也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意外讓他的台語以及演技成為不可思議的驚艷。 盧廣仲被中國抵制也不會死,但許多台灣藝人不敢不屈從。 這就跟有了一些成就,或者受到長官青睞,包袱更重,更想不開,更放下下一樣...... 就是因為我本來就沒有看我文章的粉絲,我反而不用在乎我每天寫的日記,合不合格,有沒有令人討厭的地方。 我也不用在乎我的下一篇長篇小說,是不是人們想看的。 我只需要問我自己,想不想寫,寫得是不是我很想寫的。 那就夠了。 目前沒有心想事成,但也許造就了我最後的心想事成也不一定。 我要練習用自己的心,肯定自己。 外界一定有對我的眼光,評價,興趣,認同度...... 但我把目光焦點放大到我自己的內心,我就會成為金剛不壞之身。 像中國天天擔心被辱的例子不多,如果中國能觀照自己的內心,也許就會想: 『我中國自己覺得自己好就好了,別人辱不辱我,舔不舔我,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愛不愛我自己,我自己認為我自己獨不獨特,是不是這世上唯一,無法取代的。』 這裡的無法取代,是獨特性,不是職務,工作或競爭力無可取代。 我們就像拼圖一樣,沒有一塊拼圖長得一模一樣的,就是每一張獨特的拼圖,拼出一大幅美麗的畫。 偏偏現在每塊拼圖都跑去學其他拼圖。 拼圖的主人煩惱的不得了啊。 每塊拼圖都跑去整型,塗漆,剪裁,弄得每一塊一模一樣,這硬拼出來的話,能看嗎? 如果我就是拼圖的其中一塊,只要我做好我拼圖原來的模樣,獨一無二的那個形狀,我就不用擔心會因為競爭力不夠,而被命運拋棄。 請問,缺我這一塊,拼圖拼得起來嗎? 所以一定會替我留一個獨特的空位的,根本不用擔心。 反而是那種剪裁自己,塗抹自己,失去原本面目的拼圖才要擔心吧。 拼圖的主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拼下去呢。 希望自己的越來越好,不是依賴於別人的青睞,而是自己覺得自己越來越好。
6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