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一個憂鬱焦慮症同志的休學後兵役體檢過程

1月17日 13:46
2020/12/10 2021/11/1 2022/2/9 這三個日期分別是我兵役的初檢、複檢、和精神鑑定的日期。 大一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出了問題, 後續第一次去身心科診斷出了憂鬱和焦慮症, 也伴隨著相當嚴重的失眠以及睡眠混亂。 2019年初開始服用身心科藥物至今已經4年了, 兵役單位對我的處理方式真的也很令人煎熬。 或許是這個國家真的很需要軍人, 或許是這個國家真的很不重視身心症狀的嚴重性, 或許是我的個案特別難處理, 我身為當事人沒辦法客觀地去批評什麼, 但是幾年來經過這些我的感受非常的不好。 我在大三上因為身心狀況真的無法承受繼續讀書, 也因為漸漸對自己喜歡的科系慢慢失去信心, 所以毅然決然決定休學, 我以為我的生活之後會有所轉變, 我終於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終於可以好好調養自己的身心狀況。 確實,我在這幾年間曾經有過幾個月是比較好的狀態,但是我總是有一個東西擱在那邊, 兵役問題。 或許我的症狀真的不足以讓他們覺得我不用當兵吧, 在第一次體檢之後他們說會通知我去複檢, 我想說我認了,我就等了幾個月仍然完全沒有消息, 正如上面所打的,等了整整快一年我才被通知了複檢,複檢當天也是非常的沒有意義, 我所有需要告知單位的事情我的病歷上全都一清二楚。 但是當下兵役體檢單位 在複檢的時候問的問題是什麼呢? 他們說, 因為是身心科診訊需要問比較尖銳的問題我明白。 但是我不懂接下來這些問題, 對於我要不要當兵有什麼關聯。 「我先說這不是歧視哦。」 「你有參加同志俱樂部嗎?」 「你怎麼會這麼不開心呢?」 「你是扮演男生還是女生的角色?」 「你怎麼會想這麼多呢?」 並且因為我同志的身分在整個過程中不斷反覆提醒我,我的性方面要做好安全措施, 儘管我已經先行告知我是單一性伴侶的人, 並且也都有做好安全措施才會有性行為。 儘管今天我知道他的用意, 或許真的是要驗證我的身心關聯, 但是這些問題的提問法擺明了就是赤裸裸的無知, 而對於一個身心狀況不穩定的人被問這些問題更是糟糕到極致的感覺。 身為做身心科複檢的醫師, 我並不覺得這種行為能夠叫做「妥當」的檢查。 而當我以為經歷過這一連串崩潰的事情之後, 我終於解脫了,我終於可以離開兵役問題, 好好的去找工作重新開始努力經營自己的人生。 結果複檢完跟我說,他要我再回去做一次精神鑑測, 我當下的心情簡直是盪到谷底,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有這個必要, 明明在問這些爛問題的時間完全可以做好身心鑑測, 明明這些爛問題全都寫在我的病歷上了, 我的狀況就是嚴重到吃了四年的藥, 經歷了學校一年多的輔導會談, 仍然沒有任何真正痊癒的狀況, 我每天仍舊需要鎮定劑和安眠藥, 才能維持正常的作息和身體狀況。 我到底還需要跟政府證明什麼? 才能讓他們理解才能讓他們放過我。 因為兵役問題我在這個期間完全無法做任何的工作, 只能倚靠自己微薄的能力去網路上接案, 努力不要麻煩自己的家人。 好不容易終於在外島找到一份正職工作願意接納我, 卻直接再被請回去做一次精神鑑定, 再一次的攔截我的規劃。 (他們不會跟你說複檢的時間大約要多久,只會跟你說到時候會寄信通知你) 早知道當初是這樣, 我還不如直接隱瞞我自己有身心症狀進去當兵, 反正我遲早在裡面也會因為精神狀況崩潰被送出來, 這樣花的時間可能還比較少。 我不想當兵,我就直說了, 要說我是草莓也沒問題,要說我想逃兵役也沒關係, 因為有些人不明白憂鬱焦慮症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明白會有人有這種想法。 但是我真的無力感大到需要在這邊發文, 因為我不知道我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事情能夠做了。
56
留言 16
文章資訊
共 16 則留言
中國文化大學
拍拍 我聽過你唱歌 真的很好聽 我相信你也能找到治癒你的方法 就像當初你的歌聲治癒了我一樣🥰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加油我的姐妹🥺
國立中正大學
加油❤️❤️ 雖然只是小小樂迷 但真的很喜歡你 不論是一些價值觀想法還是你的歌 願我們可以一起慢慢地邁向那道光
國立臺灣大學
拍拍辛苦你了…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我同學的親戚有精神疾病 去醫院檢查的時候 精神科醫生還沒檢查 就說當兵才幾個月而已幹嘛躲
國立臺東大學
只有自己能救自己的心,祝福你。 情緒會影響周圍的約你有關的所有事,放過自己,才會解脫。(抱抱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加油呀 雖然我也是過來人 說的再多 或許對你來說 看多沒感覺 多多往外走 對自己的心情有幫助 多深呼吸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的確問的問題滿不妥的,但流程上,除了初檢複檢距離一年滿久的(也可能是中間疫情影響),其餘都滿正常。 複診是為了看你到時是不是還有在用藥,如果沒有就直接去當兵,如果有就精神鑑定。 精神鑑定是較為嚴謹的方式,畢竟無法單純利用用藥紀錄作為實際的免役證明,又不是大學請病假。 我當初體檢時,病歷跟現場拍的X光照都反應出我曾肺部氣胸動手術的痕跡,但體檢後,我仍須到原本動手術的醫院取得病理報告,也就是醫生對於我肺部破洞的調查結果,以及動手術的方式,然後再拿給負責當天體檢的醫院,才能申請免役。 所以單純從用藥紀錄其實不能確定你的身心狀況,只能說你有這個症狀,而一般身心門診是不會做精神鑑定的,無法開立憂鬱的診斷,所以才會要你去做一次精神鑑定。
正修科技大學
我有妥瑞症早早就把診斷證明交上去他們說好 上次叫我說要我病狀補給他 他前面跟我說 馬偕診斷不算(不是公立還什麼的 我問他那我現在要去哪看 他說你都在馬偕那就去馬偕就好了 補給他過後 他說好 我在幫你排一次複檢 我超問號
國立屏東大學
我有憂鬱症,當初兵役體檢的時候,我有附上精神科醫生給的我看了一年的病歷,兵役體檢時,那個醫生看了我的病歷,然後在備註欄寫一些字,就讓我過了
我高中診斷出強迫症,大學四年也在服藥,大部分在大學的縣市看診,寒暑假回家才在家鄉縣市就診。然後兵役複檢醫生直接問我知道什麼是強迫症嗎?然後告訴我在家鄉縣市看診紀錄記載為憂鬱症,然我就讀大學縣市醫生則記載為強迫症。為了說服醫生我除了憂鬱狀況外,當時仍有一些強迫症狀,並且都有持續服用相關藥物。一開始醫生直接表明不是拿看診紀錄診斷證明就可以免役,後來隔天被安排心理衡鑑,那時心理師一開始也不是很全然信任自己所說,到中間對談過程中才慢慢相信我真的有心理方面困擾。雖然最後有免役,但整個體檢過程我還是強烈感受到環境不友善。希望原po加油,我當時面對醫生跟心理師,我以很坦白心態訴說自己困擾,不過度加油添醋,相信專業人員最後會做出最好判斷。
國立中興大學
真的不意外他們會這樣處理 我去兵役體檢的時候在身心門診前有一個問卷要填 我就照我的狀況填 後來我拿給第一階段收問卷的人(可能是醫療人員但不是身心科的) 它就臉很臭的把我每一道不是*正常*人會勾的問題再問一次 我就知道他要幹嘛了 問完他就畫掉我的筆跡 勾正常人應該填的格子 看到整個覺得 要不要直接印好他們想要的表格 我再簽名就好 更省事 超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