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某一晚我心血來潮想要親男友,黑燈瞎火的我只能靠直覺親上去,然後伸舌頭… 男友:你幹嘛舔我鼻孔 我:幹….. 然後就尷尬的笑場了,浪漫的氣氛被我自己搞壞了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