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勞沃社區大學
唉⋯之前月初的分手,也是類似的狀況。我終於認清我拉不動她了,一個不願自救的人,誰也救不了她。狠下心分手,我不要把我自己都賠進去。縱使她再怎麼哭,說自己明白了自己忘了初衷,抱歉,我真的累了,無法再相信了。只會默默祝福她能經歷一段痛之後,那痛能給她站起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