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辛苦你了,這段路我也走過,前任因為負荷不來而離開,他很不捨,可是我知道他累了需要休息,所以就和平祝福彼此了。 有一點跟原po不太一樣的想法是,我也曾經渴望於找答案,直到最後發現世事不一定有答案,甚至沒有答案,心之所向就是最好的答案。後來錢存到我要的水位了,我就出國了一個月,回國後慢慢調整作息不給自己壓力,也不急著變好,有關心理學的閱讀內容主要鎖定在認知行為治療,其餘鮮少要求自己,因為我發現種類太多會造成我的壓力。另外再針對自己的專業讀書學習,還有經營興趣,讓忙碌的時間逐日拉長,有空時出席一些藝文場合看能不能結交新朋友,睡前為了助眠還是固定服用劑量最輕的抗焦慮劑。 後來前任覺得分手後我過得很充實,就慢慢回來了,現在撒嬌要我陪他吃飯😆 一開始是為了他一句「希望妳快樂」而付出,現在很開心我當時踏出了那一步,作出分手的決定。 這一路很漫長,有時候會突然跌到谷底覺得自己的進步很像虛有其表,被稱讚或邀約時也非常不習慣,而且距離我想要的目標還很遠,但總體來說我已經很快樂了,也祝福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