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的人會有一種想要複製傷害者的慾望, 所以我們會忍不住要用同樣的方式來消除自己的受傷感。 尤其是我不想承認自己是個弱者、受害者, 我必須要用強硬的偽裝來維護自己的尊嚴, 於是我寧可被誤會也不想承認自己也很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