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B8 我前任是對我精神虐待啦 瘋狂喜怒無常的那種 我也是哭過好多次 甚至幾乎就要自殺了(被朋友無意的拯救了) 然後我突然頓悟(!)覺得 從長久的人生角度來看的話,我在這裡磨耗精力跟心神幹嘛 就冷漠果斷的分手了 現在和新的男朋友過的很好喔,快結婚了 沒有痛一下快刀斬亂麻,你都不知道是不是桃花源已經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