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太平洋大學 藥學院

在外留學,家人病逝

2018年10月4日 17:05
看到這個標題,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有過這樣的經驗 9/1 凌晨四點,阿姨發現外公倒在客廳,滿身是血 送醫之後說是A型流感,高燒引發休克 流血是在倒下時不小心撞到頭 9/8 我研究所的白袍典禮 穿上白袍,跟系主任合照 跟同學慶祝,把照片傳給家人,收到好幾個恭喜,到凌晨才睡下 9/9 凌晨五點,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外公病危了 媽媽在東岸,當時已經訂機票準備當天飛回台灣 媽媽說:「我知道你們學校現在這個階段有很多mandatory的培訓、實驗、面試,要不要回家你自己決定」 電話掛了之後,我除了慌亂和茫然,沒別的情緒 抱著棉被開始哭 當天是星期天,我自己在外租屋,找不到人求助 中午十一點,我跑去學校宿舍找朋友 一進門,我開始崩潰大哭 三個朋友手忙腳亂,又是安慰,又是拿面紙,又是倒水 我一邊哭一邊說完自己的處境 他們開始幫我跟所有的教授、系主任寫信 兩小時後,陸續收到許多回信 最多的就是:「我們為你外公祈禱,學校的事不用擔心,等你回來之後我們一起討論怎麼補課」 然後就是訂機票 距離訂好機票到飛機起飛中間只隔了七小時不到 他們留我下來吃完晚餐之後 我回到租屋處收拾行李,前往機場 晚上十一點飛機起飛 台灣9/11 中午十二點回到台灣的家 外公在加護病房,探視的時間只有每天中午十一點和晚上八點各半小時 轉機時在香港延誤了一小時 我錯過了中午的探視時間 只有晚上八點,跟著家人到醫院去看外公 外公身上插著氧氣管、鼻胃管、尿管,還連著各種各樣我還說不上名稱的儀器 我握著他的手,冰冰涼涼的,沒有什麼溫度 我開始哭 幸好當時戴著眼鏡和口罩,所以外公沒看到 外公認出我,問了:「學校呢?」 媽媽怕他擔心,跟他說我放假回來看他 三天後,外公生命跡象穩定轉回普通病房 探視時間和規定人數不再有限制 當天晚上外婆、阿姨、媽媽、表哥都在 那時候大家都挑輕鬆的話題講 外公還只能吃流質的食物,甚至還跟媽媽說:「等我好了,我們出去吃好吃的」 9/16 早上七點,隻身飛回美國 之後開始馬不停蹄的補課 9/21 下午四點 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外公清晨時走了 9/28 我到教授的辦公室,補齊最後的一項考試 考完的時候,教授關心的問了一句:「妳外公怎麼樣了?」 這句話好像成了某種導火線 把我繃緊的神經炸了 我搖搖頭說他去世了 我想笑 但我知道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難看 收到消息後的一星期,我都渾渾噩噩的 上課做筆記做到一半會開始掉淚 吃飯吃到一半開始掉淚 讀書讀到一半開始掉淚 睡覺睡到一半哭著醒來 教授問我:「Did he have a good life?」 我不知道 當年我申請了九所大學,七所錄取 其中有兩所都是我的first choice,後來選擇來了UOP 其實評起來,另一所學校排名評比都比較高,學費比較便宜,科系也不錯 但是我為什麼選UOP? 不是沒被人說過學校差到排不上號 說白了,就是因為五年能拿一個博士學位,藥師的薪水還很高 我就真的只是想要那個錢而已 我不知道外公前半生過得開不開心 可是我有錢,就能讓他在年老時頤養天年,做盡一切他喜歡的事 我常常跟他說:「你要等我哦」 我曾無數次對上蒼許願 希望他的時間走慢點,而我的時間走快點 希望時光待他好一點,再好一點 可是他沒有等到我 我總是會想到 我小學之前都是外公帶大的 他那時還沒退休 下班之後會帶我到家裡附近的小學玩溜滑梯 假日會帶我到遠一點的公園畫沙畫、喂魚、吃冰淇淋 晚上我無聊的時候會陪我走到附近的超商買一包零食 睡前會熱一瓶牛奶給我喝 甚至晚上睡覺時我也是睡在他房間的 現在呢? 再也沒有那個蒼老的聲音,隔著越洋電話對我說加油了 這是我在美國求學的第七年 從十四歲出國到現在 我好像錯過了好多好多跟家人相處的時光 而且再也沒有機會彌補 希望在外留學的各位學子 好好珍惜跟家人在一起的時光
愛心嗚嗚驚訝
19059
留言 39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