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同事認為殺人犯應該被包容

2016年5月25日 11:48
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近期 而是小燈泡事件還沒發生前 有一天跟同事A聊到殺人犯 A:我覺得殺人犯的罪行不能只讓法官法庭決定,應該交由民眾決定,這樣最公平 我:可是總覺得最有資格決定的是受害者家屬吧? A:那一定不公正啊 家屬感覺就會希望犯人去死,可是這樣又有一條生命被剝奪了,我覺得應該給予生命尊重教化犯人,然後在讓他回歸社會。 這時候我腦中萌生了一個想法 就是一般人聽到最愛的人被殺死了 真的能夠包容犯人 而且還沒有犯人去死的想法嗎? 於是我又提問………… 我:那你覺得應該被包容尊重生命就是了? 他:對啊 畢竟他死了我應該也不會比較爽吧 我:那如果你最愛的人被殺死了 你也會用上敘的方法應用在犯人身上嗎? 他:我還沒遇過最愛的人被殺死 所以我不知道 後來我就結束對話了………… 大家怎麼看? 話說,他平常就是喜歡跟別人不一樣 然後被別人說你想法特別會高興的人 有興趣可以看我另一篇妙齡同事 就是在說他~~~
共 6 則回應
中國文化大學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假如我的家人愛人朋友被殺了我到底會希望犯人能夠被判死刑還是希望他能改過 但基本上如果他是只為私心不尊重生命的話 我不覺得他的生命也有被尊重的價值
簡單來講他說的就是廢話 純粹喜歡唱反調而已吧==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覺得你同事要被80了
你同事是"普世價值",懂? 你們這些不知變通的守舊自閉鬼島民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你同事是"自己唱反調", 懂? 他們那些自以為是的天真假仙自私人
我比較有興趣看的是你那個妙齡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