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不相信法律又要唯一死刑的人在想什麼?

2018年10月27日 18:34
既然不相信法官判決 怎麼會認定法官判死刑時是理性、是有憑有據的? 又如何知道被判死刑的人是真的是加害者? 有什麼辦法能治法盲呢?🤔
愛心
1
.回應 6
共 6 則回應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溫哥華拉薩爾學院
有時候也覺得那些老一輩很可憐,別人說什麼信什麼,一直存在的偏見也不好去糾正。 . 但有時候因為「容忍」才會導致更多智障的產生,惡性循環。 . 說老人,年過四十智力退化,所有思維方式都是依照四十前的經驗與習慣所致,但台灣的傳統,從教育開始就是非常制式,而政治就是非常的控制,亂七八糟。 . 那腦殘的年輕人呢?整天用媒體資訊看一些不正不經的東西,都不想嘴台灣全部的綜藝節目跟垃圾鄉土劇,用想的也知道那種思想被影視控制後哪還有什麼辨明能力? . 要治法盲,不如去藐視法盲心裡還會舒暢一點。 . 就跟父母年紀大了,即便他們過去有高學歷,但他們認知是錯的你還會跟他們計較嗎? . 講廢死,講同志,我都根本不敢說什麼加拿大大麻合法化之議題咧 . 我都這樣說服自己,「別跟思維比你弱的人計較,他們只是個智障而已」,呵。
B1 你這些話好粗暴 但我喜歡😍
自助餐 好ㄘ的夾 難ㄘ的就不夾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溫哥華拉薩爾學院
B2 我覺得我很收斂的說... 以我這個哲學的本體,在別人眼中除了自負與極端,沒有別的 現代人一被批判就找人多的地方鑽取暖討拍 一群跟著一群用錯誤的思維與道理互相扶持 到最後發現成了待宰的羔羊才在那裡躁動 是有多愚蠢? 有時候不說也罷,但有些人就是火車我也沒辦法 欠嗆欠嗆欠嗆(這樣會很敏感嗎?)
廢死打手又在打稻草人了 厂厂
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民眾想法普遍覺得死刑本身沒有錯重點在亂判。 只要把死刑用在對的人,就沒有問題。 要解決的是亂判而非死刑。 一般人如果被冤枉我想罵的應該是恐龍法官,而非死刑侵害人權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