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藥學系

其實,我們錯怪韓粉了

2019年7月10日 11:59
我們一直覺得韓粉郭粉拼命的用選票讓自己失去選舉權很蠢 這幾天臥底韓粉團,剛好趕上國民黨初選的電話民調。我才真的了解到,以前我對他們的誤解,是多麼傷害他們。 為了一個初選民調,如此勞師動眾,訓練孫子緊守電話,免得被深綠老公接到 為了一個初選民調,如此大興土木,特別拉電話線到廚房 為了一個初選民調,寧可讓身子壞掉也不敢上廁所
他們真的很辛苦,年老的身驅怎麼受的了台灣每四年的選舉的折騰? 所以,他們想用選票,讓自己失去選舉權,好讓自己可以安心輕鬆的渡過晚年 時不時可以在集中營裡,規劃要坐著押送車,邀約閨蜜死黨們,到另一個集中營探視老伴,而且車資,只要睡一覺,讓他們選割一個器官就好了。比起真的付出金錢或看著帳戶裡數字跳動的痛苦,真是又俗又大碗。 我們錯怪這些長輩了。在此,晚輩致上最高歉意與祝福 祝你們在新疆幸福快樂 尚饗
愛心嗚嗚哈哈
86
留言 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