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應用外語系

無任期限制的萬年民代,是百姓之福還是禍?

2022年11月19日 21:13
無任期限制的萬年民代,是百姓之福還是禍? 翻開地方制度法第33條所載,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分別由直轄市民、縣(市)民、鄉(鎮、市)民依法選舉之,任期四年,連選得連任。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條文內並無載明議員、民代連選連任次數之限制,卻也造就全台各地,皆有所謂萬年民代、連霸議員的現象,屢見不鮮。 連霸就只是因為勤政親民、熱心公益? 在法制上,沒有連選連任之限制,而將議員、民代不斷連任、連霸的現象,單純歸因於勤政清廉、深獲民眾愛戴的話,那我是不以為然的。根據「2022全國議員候選人犯罪前科大追擊」網站揭示,全台885名議員中,有將近136人曾犯有前科,比例高達15%。議員民代每年動輒就是三~五百萬的各項支給、補助費用(檯面上),其在地方的權力、資源影響甚鉅,足以撼動地方政治與派系。檯面上、下,有多少的利益交換與妥協,有多少隻看不見的手在操弄其中,又有多少人民血汗公帑被挪作個人慾望的戰利品?如果說現行的民主制度完美無缺,就不應該出現「綁樁」、「買票」這樣的詞彙。說穿了,某種程度上,民代已經演變成特定利害關係人或團體的對價交易、權力遊戲。只要候選人掌握得宜,便可在安然下,掌握特定多數,壟斷民意,形成萬年民代的現象,我想問,這是我們所期待代議士制度的真諦嗎? 相對少數就該毫無限制的被不斷犧牲? 舉桃園為例,某甲候選人連續第三年參選,年年都能拿下約莫5~7千左右的有效票,最近一次距離當選門檻,僅些微差距落敗,在我看來,這樣的票數僅是「選舉結果」上的相對少數,但攤開該區各勝選議員後選人得票數及票數占比一看,要說某甲其「屬少數」,我言不由衷。 如果民代選舉能有適當的任期限制,那麼席次就能因輪動而保留給不同民意進到議會發聲的機會。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價值,但前提要是處在一個完善的制度下,如果現行的代議士制度不能夠阻卻前述的亂象,那麼毫無限制的連任現象,就是挾民主之名、行壟斷之實。建立一個有適當任期限制的民代選舉制度,是讓不同團體、族群的聲音能被聽見,也有被照顧的權利,並且讓多元民意,得以被實踐。 政治是多元族群發聲的平台,不是特定人的終生志業。 熱心公益、有願景的人很多,真的沒有非誰不可。現行制度下所造就的亂象,與其說是民意的展現,在我看來,更像是經年累月、盤根錯節的結果。不同候選人來自不同的背景、專業,其所擁戴的民意自然略有不同,固化的民意如同一攤死水,沒有流動,便不能養活魚群悠游,甚至滿布青苔。 如果制度的修改,撼動了少數握擁大量資源及權力的既得利益者,而變得窒礙難行,那麼宣揚理念,便成了唯一辦法,只有不斷將之推廣到你我身邊的每一個角落,那麼多元民主價值,才有可能,有被實現的一天。 我是游勲文 我來自桃園,一位在良善政治路上奔走的青年。
愛心
4
留言 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