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

7月27日 17:53
以前常常會有朋友告訴我,「好奇怪,你常常會成為我們那個群組的話題,有幾個朋友都會一直酸你,我都不懂他們為什麼嘴巴那麼壞,有好幾個還是你FB上的好友,你要注意一下喔~~」「你跟花蓮那個老師很熟嗎?為什麼他常常在臉書上批評你?轉發你的照片和文章笑你?」 在上課期間,從每天早上四點起床開始,我就非常忙碌,寫文章、做早餐、送哥哥上學、準備讓妹妹和弟弟起床上學、上班、下班、買菜、接弟弟、做晚餐、收拾廚房,開始上線回覆私訊、聯絡媒合送米送資源到各校,每天累到晚上十點一到倒頭就睡,沒有一刻空閒。 就連在學校,從踏進教室的那一刻起,除了上廁所喝水,我沒有離開教室半步,忙著上課、改作業、處理孩子們大大小小的事情,連午休都在整理衣服鞋子... 沒有任何時間也沒有興趣去跟任何人閒話家常,更別說是完全不認識的一個網民。業配事件的新聞裡有人說:「聽說沈老師的人際關係很差!」他真的說錯了,我是沒有任何人際關係,而不是人際關係很差,沒有互動,要怎麼差?就算差,影響了誰?在那個風頭上這樣說的人,真是缺德到了極點。 已經讓自己的生活單純到這種地步,呈現半自閉的狀態,我還能成為遠處某個群組裡、一個遠在台灣另一端的網民臉書上酸言酸語的話題,真的很神奇。我從來不主動批評攻擊任何人,但是有些人的眼睛總是容不下別人一丁點的努力。 我一點也不在意,不聽、不看、不猜、不想。 「沒有閒情逸致去了解別人議論我什麼。」 生活中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就沒有時間管別人的閒事,希望那個群組能找到更重要的事情去討論,我這個人很無趣,又沒緋聞也沒搶錢、沒欠錢也沒團購,別浪費時間在議論我,太無聊。 「狗吠火車,沒看見火車停下來過...」 這句話是一位網友送我的,貢丸湯的事件給我很大的震撼和磨練,讓我嘗盡人情冷暖,在最危困的時候,也才能清楚沒有人能夠依靠。讓我知道除非自己強大,所有的限制和批判才影響不了自己,才能繼續前進,不懂的人還是不懂,沒有必要為了他們而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當面的吠叫我都不以為意了,更何況是躲在群組裡或是在自己的臉書小世界裡的議論酸語,那算什麼?傷不了我的一絲一毫。 有些人的人生大概太無趣,只能專注在別人身上,不管什麼都看不順眼,不管別人做了什麼都要質疑批評。剛開始我只覺得這樣的人很可憐,可能太想成功卻一直失敗,只能批評別人來顯示自己的優秀,但是忍耐無法讓惡意停止,我不需要接收他的惡意。 有時候封鎖一個惡人,會後悔封鎖得太晚。 我總覺得每個人的言行跟生長的環境背景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來留言或是分享文章的人只是站在不同立場和角度,很理智的提問、表達意見,我一定給予尊重,負面沒有惡意的,我會忍耐,但是惡意攻擊批評的,我就會直接封鎖,不看就好了,不需要忍受這個人的惡意一絲一毫。 不需要浪費任何時間和情緒在心存惡意的人身上。躲在群組裡面專門議論別人,心壞,天會知道,跟著一起議論的人,不一定是朋友,有一天惡意都會回到自己身上。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我們都管不了從他們口中吐出的是什麼,眼睛長在別人身上,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看到的是什麼。」不喜歡你的人,你解釋什麼都沒有用,他們的想法和說法一點也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在做什麼。當我們自己內心強大,就聽不見任何雜音。 現在很少聽到有人跟我反應這些惡意,我想是因為除了家人和社區以外,我沒有加入任何的群組,不想加入任何的是非,也不想聽任何人的是非。當我自己沒有是非的時候,就失去了被議論的價值。
5
回應 1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10 則貼文
共 1 則留言
臺北醫學大學
你寫的很好,但為什麼要發在校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