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醫學系

期末爆掉了 那來發一些老梗吧

1月27日 22:57
今天, 我的前女友, 居然和一個男生來到遊樂場。 據我所知, 她已經三年沒有來過遊樂場了。 所以, 認出她的第一眼, 我稍微有些驚訝。 不過還好,她沒有看見我。 她和男生並肩走向「鬼屋」, 我急忙回到自己的工作區域 換好工作服, 等待兩人走到我負責的關卡。 我躲在幕布後, 遠遠聽見前女友的驚呼, 以及那個男人的安慰。 我忽然想起一些以前的事: 前女友膽子很小, 每次和我來遊樂場的時候, 從不敢乘坐高空項目, 我興沖沖地去排隊, 她就在下面給我拍照; 不過, 她倒是很喜歡鬼屋, 雖然每次進去後又是叫又是鬧, 還有幾次因為驚嚇過度 差點「毆打」喬裝後的工作人員,但她依然樂此不疲。 我問她 為什麼這麼喜歡去鬼屋, 明明都是假的, 一點都不可怕。 「可是在鬼屋裏, 你會緊緊抓著我的手啊!」 她說這話的時候, 棉花糖還沾在嘴邊, 整個人都可愛到發光。 我笑著替她擦掉嘴邊的糖漬, 心想著 要是能天天帶她來遊樂場玩 就好了。 然而三年前, 遊樂場頗受歡迎的 「大擺錘」設施 出了一起突發事故, 一名乘客高空墜落當場死亡, 前女友目睹了全過程, 整個人都丟了魂, 她哭著對我說: 以後再也不會來遊樂場了…… 聽她說這樣的話, 我很難過。 我覺得遊樂場是滋生愛情的地方, 不能因為一點意外落下的塵埃, 就否定掉 我們曾經在這裏留下的美好回憶, 她應該像以前那樣 在遊樂場裏笑啊鬧啊, 她應該繼續相信愛情。 然而, 我們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 分手後, 我一直在打聽前女友的消息: 這三年來, 她始終一個人在這座城市裏生活, 雖然我很想念她, 但始終沒有打擾。 我在遊樂場找了個閒職, 每天在遊客中搜尋著 那張熟悉的臉, 卻一無所獲—— 她真的再也沒有來過這裏。 今天她終於來了, 可她身邊的人, 卻不是我。 鬼屋裏播放著 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效, 昏暗的燈光, 血腥的裝飾, 還有時不時跳出來的「怪物」, 一切都故意營造出恐怖氣氛。 他們小心翼翼 走進我所在的那個房間, 機關啟動, 我掀開幕布 揮動著雙手沖了出去…… 我的前女友尖叫起來, 尾音帶著一點笑意, 讓我覺得格外熟悉的。 我在他們身後「追逐」, 小小聲叫了她的名字。 她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 隨即, 緊緊牽住了那個男生的手。 我停下了腳步, 我想,她應該沒有發現是我。 也對, 這裏可是鬼屋啊, 我穿成這樣, 她怎麼可能發現我呢? 男生將她護在身後, 溫柔地說別怕, 然後打開通往外面的那扇門。 結束這趟「鬼屋」旅程之前, 我聽見前女友對那個男生說 「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我真的,不想再一個人了……」 他抱住她說好, 他還說 「一切都過去了, 以後我陪你一起來遊樂場。」 目送前女友和那個男生 牽著手離去, 我長長呼了一口氣, 心裏懸著的一塊大石頭 終於是落了下來, 一旁休息的同事遞給我一支煙, 問「新來的?」 我搖搖頭 「都在這個遊樂場待了三年了。」 「以前在『鬼屋』沒見過你……」 「嗯,一直在『大擺錘』那邊。」 同事點燃了一支煙, 看看我又看看遠去的人, 「以前認識的人?」 我被那點星的煙火刺得眼睛疼, 咳嗽了幾聲, 「不,不認識。」 同事哈哈笑起來, 說小伙子好好干, 指不定能在遊樂場裏找到愛情呢, 我只是笑笑, 告訴他 自己今天就打算「辭職」了。 同事對我的決定 似乎並不感到疑惑, 他掐滅了煙, 問我辭職後打算去哪裏? 「不知道,也許…… 去該去的地方吧。」 反正, 這世上 再也沒有讓我牽掛的東西了: 三年後, 終於又有人陪她一起來遊樂場了,真好; 三年後, 她又重新得到愛情了, 真好。 我忽然想起 三年前的那起意外事故, 當我從「大擺錘」上墜落下來後,就再沒走出過這個遊樂場。 我想,是時候離開了。 在這待那麼久, 該回去臺北醫學大學繼續完成我的學業了。 臺北醫學大學是一所積極新創、學科齊全、學術實力雄厚、辦學特色鮮明,在國際上具有重要影響力與競爭力的綜合性學校,在多個學術領域具有非常前瞻的科技實力,擁有世界一流的實驗室與師資力量,各種排名均位於全球前列。歡迎大家報考臺北醫學大學。
愛心哈哈
44
留言 1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