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北緯51°的絕美海岸線-奧斯坦德

2018年9月21日 21:02
比利時對大多數人來說應該是相對陌生的歐洲國家,也因為它面積小,常常被旅行團用「荷、比、盧」的大框架就這麼涵蓋掉。但這個和台灣一般大的國家裡有高山、有河流、有大海,有美麗的古蹟和深遠歷史,更有著多元的人種和文化,值得慢慢地走,細細發掘。 然而若沒有那日的臨時起意,我大概永遠也不會發現,原來在北緯51度的比利時,有這樣一處綿延的絕美海岸線。
〈 明天要不要去看海?〉 留學生的生活真正光鮮亮麗的其實都只有那十分之一的瞬間,大多數的時候其實也是坐在書桌前和待辦事項大眼瞪小眼,尤其面對根特冗長又陰鬱的冬天,心情很難不跟著沉沉往下墜。 週五睡前偶然在網上看見一張海的照片,才驚覺自己竟已半年不見大海,身為海島子女實在不習慣。看準了明天的天氣預報會是晴天,神來一筆地傳了短訊問Barbara:「明天要不要去海邊?」 「海邊?」她大概覺得我瘋了,這幾日的氣溫總不到一度。 我丟了個Google Map地標給她,剛剛隨意查的,是距離根特最近的一處海岸線,叫做奧斯坦德(Oostende),搭火車過去只要四十分鐘, 途中還會經過布魯日(Brugge),正好能來個一日遊,心裡暗暗盤算,越想越興奮。 「Cool,那早上九點二十分車站見!」她回,還立刻丟了火車時刻表給我。這樣一個同樣瀟灑的朋友實在不可多得。 隔天早上在車站碰面的時候我們看起來都很想睡,大半夜理出的這項臨時動議即便折騰身子還是令人無比興奮。車廂裡的人不多,幾日沒露臉的太陽晒起來特別暖。列車向西北方的海岸線駛去,東升的晨陽打在她好看的側臉上,坐在對面的我悄悄按下了快門。
補上關於Barbara的文章:
〈 濱海小城-奧斯坦德 〉 走出車站,奧斯坦德第一眼的印象就是個漁村。從海岸延伸向內陸的長長運河上停滿了私人漁船,素白色的甲板和金屬船桅在陽光下一閃一閃。蔚藍天空有海鷗盤旋,咿呀咿呀的叫聲配上沾有海水鹹味的空氣就知道海岸線近了。一波藍色海浪往心臟上涼涼地刷了一下,縱使還沒親眼見著大海。 通往海岸線的路是一條長長大道,左側滿是尚未開始營業的餐廳,右側依著運河是琳琅的小攤販,共通點是菜色全都和海洋有關,烤魚、醃製蚌類、鮮蝦和蟹肉、海鮮濃湯、風乾的魚片、白酒淡菜、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新奇玩意兒,雙眼所及之處都洋溢著濱海城鎮風情,原來四十分鐘的火車哩程就能橫渡到另一個世界。
〈 北緯51°的溫柔海岸 〉 海平面映上眼角的那一刻我們倆就開始尖叫了。 平緩的沙灘上鑲著一波又一波湛藍的浪,遠方的帆船依著海平線一晃一晃,天空沒有水氣、沒有雲朵,眼前的一切藍得不可思議,無盡地向西南方綿延好幾哩,這是北緯五十一度寧靜又溫柔的海域。 大概是人生第一次穿著冬衣外套、圍著厚厚圍巾來到海邊,踩著短靴在沙灘上奔跑。海風很冷、很凍,臉頰被吹得有點刺痛,面著暖陽卻還是忍不住咧嘴地笑了,是海阿。
這女人居然興奮到翻起跟斗來
私心超愛這張照片
〈 兩公斤十三歐的淡菜大餐 〉 回程路上我們走進了那間位在轉角、洋溢著鄉村風情的海鮮餐廳來作為本次週末小旅行的大餐,門口大大的立牌上寫著:淡菜兩公斤十三歐。 應門的是滿頭白髮、帶著無框眼鏡的老爺爺,笑容燦燦的幫我們安排了靠窗的位置。老奶奶站在吧台後方和我們微笑點頭,是家庭餐館的溫暖氛圍。 Barbara點了淡菜,送上來的時候比她的臉還大上兩倍,我們倆瞪大眼睛異口同聲地「哇……」了一聲,然後一陣狂笑。 比利時最有名的就是白酒淡菜,在根特吃一頓基本都要二十歐以上,驚人的價位總讓我敬而遠之,如今在這濱海小城以如此優惠的價格吃到更加新鮮的食材,心滿意足。
(突然發現窗外有聖誕老公公的腳,哈。)
Barbara兩公斤的淡菜……(吞口水
我的魚排相較之下好像有一點寒酸阿……(還失焦) 離開前在離車站兩條街外的廣場上發現一座矗立的天主大教堂,新哥德式的華麗風格無比震撼,雖是假日卻沒什麼人潮,陽光斜斜撒落,靜謐莊嚴,我們在廣場上漫步,這座小城實在太多驚喜。
回程的火車上,我的車窗風景。 下午跳上火車去了布魯日,在童話般的聖誕市集裡喝了兩杯熱熱的紅酒,一直晃到天黑。布魯日很美,人們說它是北方威尼斯(雖然必須說我個人覺得「北方威尼斯」這個詞還蠻被濫用的……),待下篇文章再續。 若有機會造訪比利時,我推薦到根特住上幾晚,再空出一天來個奧斯坦德、布魯日一日遊,你不會失望的。 老話一句, 去旅行吧! Iris. — 「希望你不是為了要去某個地方才看我的文章, 而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開始想去某個地方。」 文末補上兩張我覺得很好笑的照片:
這張照片有聲音.......
同學妳這臉真的太囧了吧XDDDD 好的真的結束了下次見~
愛心
5205
留言 6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