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陽明大學

從九二一的舊新聞看見媒體本心

2016年2月11日 00:48
翻到十幾年前九二一大地震的新聞,感慨萬千。 這就是發自內心的寫作,一字一句出於己手、出於己心, 不需要煽動、煽情,就自然能感動整個社會。 記者該找回自尊,何須要「網友說」、「ptt說」、「爆料公社」? 就讀傳播科系的同學,我懂基層記者寫稿迫於上層壓力的苦衷, 但相信你們既然選擇進入媒體業, 一定有著改變社會、傳播正確消息以正視聽的理想。 祝福你們能找到自己的一條路,未來媒體界就靠你們了,加油。 ----- 東星出現奇蹟 小黑人:我是受難者 哥哥在裡面 【本報記者楊天佑、謝明俊、陳淑泰台北報導】 救災進入第六天,眾人臉上寫滿疲憊。一旁沒人注意的缺口,突然閃出一個被燻得木炭似的小黑人,一溜煙,他又鑽入洞內。「是活的!是活的!」救難人員大叫……。 昨日,讓人幾已絕望的東星大樓塌陷現場,出現奇蹟。受困一百卅個小時後,孫啟峰、孫啟光兩兄弟靠著消防水、爛蘋果平安地存活下來,使眾人大受振奮。焦心等候的家屬自此燃起希望,救災人員的辛勞也轉瞬化為烏有。台北市長馬英九忍不住翹起大拇指說:「這實在是奇蹟!」 自九月二十一日下午起,生還人數即靜止在一百零五上。數天來,從塌陷的大樓內抬出的,只有一具具冰冷的屍身,或是計數不清、殘缺腐壞的屍塊;搶救人員及家屬嗅著難忍的刺鼻惡臭,「有生還者出現」的念頭,已成為他們不敢奢想的渴望。 昨日一早,消防局永吉分隊隊員魚貫到達現場,照例穿好裝備,換下已忙了一夜的同事。兩名隊員坐上中央區開挖怪手兩旁,細心盯著怪手挖斗下的一磚一瓦,免得遺漏罹難者屍身殘塊。 四個小時之間,現場陸續挖出六具罹難者遺體,救難人員想:今天進度算是快的了。十一點十五分,怪手持續在中央區開挖,在三樓之三客廳位置附近,開了一個半人高的洞口。 就在怪手駕駛準備將挖斗再度舉起下挖時,突然,一個黑色身影閃出洞口。駕駛見狀,原以為工作太久,眼睛已花了?定睛一瞧,那名年輕人赤裸著上半身,頭臉都被燻得黑乎乎的,像根木炭似。他神情緊張地舉起手,對怪手駕駛比起一根手指,再朝洞內猛指,「咻」地一聲,年輕人又一溜煙跑回洞內。 坐在怪手旁的永吉分隊兩名隊員,楞了一會兒才回過神,這該不會是生還者吧?他們立刻向下方的救難人員大叫:「有活的!是活的!」在旁待命的古亭救助分隊分隊長白榮坤聞訊,趕緊帶著隊員林大偉、葉國洲飛爬上洞口。 此時,剛才出現的年輕人二度出現,未發一語地再用手朝著洞內猛比,又快速回到洞內。白榮坤等人會過意來,裡面可能還有另一個人,立即通知其他同事將圓鍬、油壓剪等工具帶上。 不遠處的台北市副市長歐晉德聞訊,同樣興奮而迅速地飛奔到狹窄的洞口前。突然,年輕人又鑽出來,把歐晉德嚇了一跳。 歐晉德驚訝地瞪大眼問他:「你是誰?」出現的小黑人立刻大喊:「我是受難者,叫孫啟光。」歐晉德正想抱住他的當口,只見孫啟光又想返身往回鑽,急忙著說:「哥哥在裡面。」歐晉德一把捉住他,喊:「我保證馬上進去救他,你先出來吧!」 孫啟光走出缺口,眼睛被陽光照射得睜不開;雖然得瞇著眼,但他仍挺著身、大步大步地走,然後跨上吊車。救難人員適時遞給他一瓶水,孫啟光抱著礦泉水不肯放,拚了命地猛灌。歐晉德則體貼地以戴著手套的手,遮住孫啟光還未適應強光的雙眼,幫他抵擋明亮太陽。 就在吊車升起的那一幕,全場掌聲響起,眾人張著口驚訝地望向上方。部分早已耗盡心神、準備等待接屍的家屬,聽聞有生還者出來,再度燃起希望,激動地或相擁痛哭,或雙手合掌、不停拜天,祈禱下一個坐上吊車的能夠是自己的親人。還有家屬不斷衝出封鎖區,恨不得能夠奔上廢土堆,自己動手挖出家人。現場夾雜興奮、希望、焦急、欣慰等紛雜的情緒,氣氛一下子沸騰到極點。 吊車緩緩下降,虛弱的孫啟光走下來,救護人員將他以毛毯包住、扶上擔架;但他仍不死心地坐起身來;急切的目光,除了搜尋思念的家人外,還用力且仔細地看了看這個睽違六日,以為再也見不著的可愛世界。 孫啟光的舅舅奔上前擁抱他,猛拍他的肩,孫啟光大聲說著:「舅舅,哥哥還活著,我還聽到阿姨的聲音。」才安份地躺下。 孫爸爸孫證擠入救護站,見到這個已瘦了一圈、滿臉灰土、全身被薰得烏黑的小男生,正在懷疑是不是兒子之際,孫啟光大喊了聲「爸!」父子霎時相擁在一塊,淚水泉湧。孫證疼惜地撫摸么兒,喃喃念著:「平安就好。」 另一方面,古亭救助分隊分隊長白榮坤和隊員們,先爬進洞內勘查,發現外邊有半人高的洞口,在離洞口不到二公尺處,就緊縮成只有四十餘公分高、一公尺寬的小洞,僅容許兩人爬行進出而已。洞內漆黑一片,只能靠手電筒照明。 接著,隊員葉國洲、林大偉兩人邊喊邊往裡面爬,至距離洞口約八公尺之遠,一具已被壓成一半的雙門冰箱橫在一旁,還有一堆水泥塊擋住去路。兩人持手電筒往前方一照,水泥塊縫隙中,有個人側躺著,兩人興奮地要啟峰「撐下去」。 由於上方傾倒的橫樑和牆壁,將小洞隔成一個三角形,洞旁牆壁從中斷成二截,為免救人時發生坍塌,救助隊員通知外邊接應人員,將枕木和撐開器運進洞口,抵住斷牆;並將另一邊的較大水泥塊推往斷牆處以加強支撐。同時運進小型氧氣筒,供給孫啟峰呼吸使用。 完成支撐強化工作,救助隊員立即以小型破壞斧,將橫在眼前的水泥塊一一清開。直到救助隊員可以伸手拉住孫啟峰的肩膀時,即叮囑孫啟峰開始往外爬。孫啟峰靠著隊員的扶持,一吋一吋地爬出受困六天的小洞,重見天日。 由於孫啟峰身體較虛弱,不能自己行走,一爬出洞口就被搬上擔架。不過他的意識仍然清楚,雖然還無法說話,激動感謝之情溢於言表。 孫家兄弟兩人先後被送往國軍松山醫院救治,院方經過初步檢視與測量後表示,兩人體溫和血壓有偏低現象,均有輕微吸入性嗆傷及皮膚表淺擦傷;孫啟光背部有八公分撕裂傷,哥哥體力較弟弟虛弱許多。兄弟倆雖精神倦怠,但仍然可以正確地和家人說話,甚至清楚地記得家中電話。 孫爸爸隨救護車到醫院,驕傲地向眾人誇獎么兒非常堅強,受困六天還自己跑出來。他把兒子得救的功勞,歸於市長馬英九下令灑水,及副市長率領全體救難人員不眠不休的辛苦。 孫啟光說,自大樓倒塌後,他們不分晝夜都聽到挖土機「隆隆」的作業聲,感覺到大卡車來來去去,還有擴音器的喊話聲音。所以他們知道大家正努力挖掘尋找生還者,這提供了兩兄弟不斷支撐下去的勇氣與意志。 在第三天早上,兩人一度見到隙縫中透出的亮光,興奮地以為就要獲救,沒想到「轟隆」一聲,上方的樓板又崩了下來,滿懷希望落入谷底。 孫媽媽趕至醫院探視兩兄弟後,直呼她五個晚上都沒有闔眼,心中堅定地相信,上天一定會保祐她兩個兒子活下來。她表示,自己平日在中原路的道德宮熱心服務,所以絕對不相信老天會一下子奪走她兩個兒子;五天來,她沒有哭泣,只有不斷替兒子祈福。為了鼓勵在場家屬,柳玉鑾在兒子們安頓後,立刻又從醫院回到現場。 社會局人員在休息區設的平安樹上,滿掛著家屬替受困親人的祈福卡片。兩兄弟的姑姑寫著:「啟光,願平安歸來」;「啟峰,願奇蹟出現」。誰也沒想到,果然,應驗了。
75
.回應 25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書畫藝術學系
這幾天的新聞看下來加上你轉貼的這則裡面的救難人員的辛勞化為烏有的那句 讓我確定不管什麼年代記者們的國文課都必須重修
共 25 則回應
匿名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6年2月11日 00:53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
推~ 優質好文👍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書畫藝術學系
這幾天的新聞看下來加上你轉貼的這則裡面的救難人員的辛勞化為烏有的那句 讓我確定不管什麼年代記者們的國文課都必須重修
從前的媒體好多了
B3 不好意思想問那句出了什麼問題嗎? 還有,是「救」難人員⋯你的國文可能也要重修
英國杜倫大學 行銷學碩士
推好文👍🏼 看了真的很感動
國立臺灣大學
網友: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5 抱歉,打錯字已修改 另外 至於有什麼問題建議你自己去google[化為烏有]是什麼成語 用法如果是那樣用我絕對重修國文
國立屏東大學
覺得有在看小說的感覺了OAO 描述地好寫實啊
B8
我找了,所以不能這樣用嗎? 不是全部消失的意思嗎?
這句成語的誤用我想還不至於到可以否定這篇文章全部
意思是ptt爆料公社的文 都是廢文嗎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10
不解釋 B11 的確沒有 而我也沒否定整篇文章 只是看過了這幾天的新聞下的那些標題 想提出記者們的國文都用得很詭異而已
B13 所以化為烏有只能用在好東西或好事物消失嗎?(我是認真地充滿疑問) 我是 B10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B14 基本上啦 股票基金一夜蒸發 工作十年說錯話一秒被開除 結婚典禮前十分鐘抓到對方外遇 以上 遇到這種形容一直以來的努力全部白費的 就是化為烏有
B13 好 那我在這裡跟你說聲抱歉,因為妳只有針對這個做出回應,讓我有點誤會,不好意思
在我們出生前,記者是很受人敬重的職業
原PO - 國立陽明大學
...這下面的回覆完全歪掉啊 同學們不要吵了QAQ
B15 哦哦我懂了~~謝謝你 我是 B10
看眾常常不知道重點也是蠻困擾的。
搜救人員輪流不間斷的上工,就算受傷了依然隨便包紮一下便又立即進入現場 搜救犬更是24HR都不休息 請媒體們不要再去採訪那些已經失去理智的受災戶了 想要誤導大眾到什麼時候!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哭惹
靜宜大學 大眾傳播學系
看完這篇報導再比對剛剛看的新聞報導⋯⋯ 利用文字就能塑造出畫面感,這文學功力無論如何都比現在的記者強太多 那句化為烏有就算有爭議性也無損這篇文章的價值 資訊大爆炸讓民眾可以從更多元的管道接受新聞,舊有的媒體生態早已被過度商業化的模式改變 新聞報導是有教育意義的,一定要飽讀詩書才不會愧對這個行業 現在媒體的生態很糟糕,大多出自高層的意見⋯ 希望記者能越來越好☺️
原PO - 國立陽明大學
媒體界一定要自立自強!加油!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原來我只是說了希望媒體們提高自身國文素質就是否定整篇文章的價值 嗯… 邏輯堪憂 算了 至少我們都只是期許媒體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