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 機械工程學系

Re: uber其實就是社會縮影(只會處罰的笨蛋政府!)

2016年2月23日 00:32
前情提要
原文資料一: 交通部祭鐵腕!第一天開Uber就遭罰 駕駛呼:好倒楣 原文資料二: Uber北市挨罰3千餘件 柯:用網路跟它拚了 參考Dcard文獻
-------以上進入正文--------- Q1:Uber是什麼?和國內其他小黃比有什麼優缺點? A1:是一間交通網路的外國公司,開發行動應用程式使乘客可以透過傳送簡訊或是使用行動應用程式,來預約這些載客的車輛 以及追蹤車輛的位置。 比起小黃的優勢或優點: 1.Uber搭上了物聯網的風潮,採用線上付款的功能(甚至可以結合第三方支付) ,並結合了手機APP的功能,對計程車做及時的地圖追踪,讓乘客更能掌握車子的動態資訊 2.開放兼職司機載顧客,落實了「汽車共乘」的制度,有助於節能減碳 3.有乘客表示,Uber的服務態度與品質甚至比一般小黃好太多了,費用還比較便宜,在節日期間尖峰期間也比較容易叫得到車 缺點 1.目前尚未合法化,萬一出事,乘客沒有保障 2.政府收不到Uber的營業稅,也收不到司機的所得稅。 3.無法掌控駕駛從業人員,因此權益受到侵害時難以追踪駕駛,使得人員控管成為風險來源 Q2:到底有什麼理由說Uber的白牌計程車是違法的? A2: 《公路法》37條第3項: 經營計程車客運業,其主事務所在直轄市者,向直轄市公路主管機關申請 ,在直轄市以外之區域者,向中央主管機關申請。 →計程車的營業需要申請執照,如果沒有申請便是違法 Q3:即便違法,為什麼Uber在台灣(或在世界各國)有生存空間? A3:市場的供需法則,以及各國的法律制度 在美國,Uber是可以合法進入計程車主流市場的 (只要能通過市場考驗,能多方得利又不造成損害,開放競爭有何不可?) 但是在澳洲、中國、法國、西班牙.....是明文禁止Uber非法載客,甚至是被列入黑名單的 而在台灣和香港則是碰上不少的法律問題 Q4:為什麼會說政府笨笨的? A4:政府應該要隨著科技與時俱變,鼓勵創意、輔導在地產業轉型並推動市場發展。 而不是對創新科技的拒絕態度及對既得利益者的盲目維護 甚至用法律的屏障阻隔自由市場 一個血淋淋的例子,便是「悠遊卡條款」 為什麼在N年前只有悠遊卡公司是我國金管會准許發行的非銀行業電子票證? 悠遊卡從2002年發行,入主北捷主宰了十幾年的市場,為什麼只有一家是合法的? 難道是怕別人跟你競爭?還是官商勾結? 直到電子票證和第三方支付市場規模起來之後,悠遊卡的爭議不斷 2015年5月才修改《電子票證管理條例》,才有現在合法的高捷一卡通、台灣通.....? 一如柯P說「用網路跟它拚了」 便代表著「如果非法的人都能做到這麼周全的服務,為什麼合法的不能?」 連TSMC、APPLE都知道可以利用合作、官司、整合來換技術、換訂單、換市場 當政府面對高明的駭客、第三方支付、....等等推陳出新的東西 如果只知道「罰、禁、斷」這種最爛的方法 連偷學、借來用,輔導計程車業與物聯網結合都不會 讓既得利益企業只知道躲在法律盾牌後面而不懂得與時俱進 難道還要等到地下市場大到無法管控,甚至侵吞原本市場的地步,才來修法開放與管理嗎? BY 天使之瞳
共 11 則回應
大阪大學 地球総合工学科
法律一定要與時俱進,這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 但是國內針對計程車業者的規範要怎麼調,現在都還在牛步化的階段。 至少去年底已經有分級制的想法出來了,算是一點長進啦。 為什麼相關法令會推的這麼慢?那又要看交通部跟現有業者之間的角力,還有其他第三方業者的爭食。總之,交通部是應該要打屁股的。 但是,就算法律再牛步,本人並不贊同新興業者採用違法的方式來經營。畢竟,所有的損失都是算在消費者頭上。更甚者,這家公司是明顯利用違法及負面消息來增加營收。
原PO - 國立交通大學 機械工程學系
B1 我也是覺得,不贊同新興業者採用違法的方式來經營 因為相闗法律的制定,不只是要考量到市場 還有考量到背後的安全性,以及消費者的權利保護 但想得更深一點,為什麼Uber要違法? (想想看,如果看過怪醫黑傑克,那就會想到為什麼有醫師執照的機會,黑傑克醫生卻不拿?) 其中一個原因是,價位被鎖死,好的爛的計程車都同一價位,根本沒有宣傳特色 計程車的價位制定本來是預防削價競爭對計程車業造成市場萎縮 而削價競爭本是出自於「紅海市場」的競爭策略 而紅海策略本身就無法持久 若不把價格鎖死,走品質創新路線的藍海策略反而佔有優勢(因為禁得起市場考驗) 但如果把價格鎖死,擺明了是打了藍海策略一巴掌 因為你提出再好再頂級的服務,也就值這些錢而已 反而會抑制計程車業的創新與轉型。 所以「分級制的想法」不也是看到藍海策略被打巴掌之後苦果才產生的? 其實更好的方法是Uber可以創新的產品服務當計程車界的龍頭,帶動體制內改革,健全國內的汽車共乘制度,或是計程車的改革與創新,更能擴展小型車的共乘與載運市場,反而會對政府與消費者而言較優 (但對其他業者就......)
國立清華大學
之前在國外搭了幾次Uber, 很不懂事的想開個公司在台灣和Uber對打, 那時候認為只要我合法繳稅和拿牌照, 有了政府幫忙攻擊競爭對手, Uber一定被我打好玩的。 但仔細研究財務報表和市場結構後… 會發現你提到的這些都是小事, 重點是沒繳稅; Uber的競爭優勢在於便宜, 而便宜的立基點恰就在於沒繳稅。 所以它堅持不繳稅、堅持違法, 不是因為他叛逆, 是因為那樣沒法和計程車競爭。 - #ET
國立清華大學
B3 UBER支持者會說這是政府該變通的,然後跳針,從去年談這議題到現在稅務問題一直是重點但他們都避而不談阿。 我在中國也有搭過UBER,國外搭我覺得沒差,反正稅沒收到是其他國家政府自己要解決的事,但在台灣我一定不搭,開個人頭公司就在這裡騙吃騙喝,交通部找UBER開過幾次會了?政府是很積極想要處理這塊的喔,光是跟NGO合作開的會議找youtube就一大堆,自己去看UBER公司是什麼嘴臉,一副反正我錢是第三方支付、信用卡在國外扣款、政府收不到我的錢,我賺爽爽,然後如同樓上講的,反正我不繳稅所以有優勢可以把服務弄得好,消費者也會站在我這裡,我就是要這樣搞,法條是你們政府要幫我處理的事,噁心至極的嘴臉。
原PO - 國立交通大學 機械工程學系
B3 B4 如果UBER是在台灣掛牌上市的公司,若不繳營業稅或營所稅實屬不應該 但徵結點在於: 1.UBER有沒有掛牌上市?(如果有,法律不可能打不到UBER?) 2.如果你是政府,對於這種大尾流氓的企業,除了喝咖啡和處罰還能怎麼做? (難道想不出辦法了嗎?真的想不出來也只能說政府是笨蛋? 經濟學和賽局理論這麼多經典例子都不會用的喔?) 所以我想關注的會是政府如果用「有智慧的方法」,師夷之長技以制夷 在兵不血刃,不用兵戎相見就能挖掉UBER的利基,讓UBER退場 不然你就只能接受他的存在,不是嗎? ※最簡單的例子,在國中就像看到班上聰明成績好的同學竟然不寫作業 有人跑去抗議打小報告,難道老師處罰他,就會讓他變得笨,或成績變爛嗎? 還不如把其他人變強一點,讓他相形遜色,就知道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 想生存下去就該摸摸鼻子守規矩了
大阪大學 地球総合工学科
B5 這是兩件事,政府要不要輔導或培養新合法業者?要,有必要。 政府該不該罰正在違法的事實?要,有必要。 這兩件事是可以同時進行的,至於進度快慢,就有賴那該打屁股的交通部的作為了。
加州理工 工程與應用科學
法律是方便人的。它不是科學,不是真理。不但如此,法律還必須順應社會變遷而改變。 而就是因為台灣的計程車素質過差(抽煙,闖紅燈,搶快慢車道人行道、佔公車上下車區),Uber才有存在空間。政府不思問題的源頭,只會死守跟不上時代的法律,真是愚蠢之至。
中國文化大學 觀光事業學系
很簡單吧.... 你給政府錢政府就放你 你不給政府錢 政府就盯你 其實法律那些都是其次吧 反正政府就是要你給錢你給錢她哪管計程車什麼的 你不信的話可以去南京復興敦化路口看哪個計程車量有多少... 有給錢她哪管你計程車限制幾台
國立清華大學
B5 嗨我是 B4 就我所知回答一下你的問題 UBER有沒有掛牌上市?好像有,他們自己說有繳所得稅、營業稅,但從不公開繳了多少,在台灣註冊的公司是網路服務業,實際上賺了多少錢又有多少錢有繳稅完全不知道。 另外你所提的例子完全不對,你會這樣舉例就代表沒看懂 B3說稅務問題的嚴重性,一家公司站在不平等的競爭立場打趴其他運輸業者,這樣就叫做比較聰明?那大家都不要繳稅不就好了... --- vTaiwan去年找了各界人士關於共享經濟開的會 (有興趣是推薦全部看完啦) UBER台北區總經理也有到場 1:34:50 翟本喬提出的問題 1:21:42 --- 另外稅務問題也不是只有台灣有 這幾天的新聞 澳洲稅務局也在調查他們的繳稅問題了
原PO - 國立交通大學 機械工程學系
B6 我當然同意你的說法,可以雙管齊下 只是我更有興趣的是「大尾流氓的企業」當處罰在抓癢時,有沒有什麼更聰明的方法? B7 過度的法律保護,的確有時候可以讓地下市場生成 當地下市場過於龐大,有可能就會侵吞主流市場 B8 B9 當然政府有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稅務問題 但如果拿「政府收不到錢」當作唯一制定法律來抓UBER的理由 不免落得「政府是既得利益者」的口實 (我並沒有說政府有錯,只是政府的作法不夠有智慧) 有很多層面都是政府可以下手的地方,不是只有稅務問題(儘管他具有一定的嚴重性) 如果有因為「干擾、破壞市場」 那麼修法的方法與政策執行的方向應該會是強化國內業者的市場競爭力, 並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市場不是嗎? 如果有「資訊與安全問題」 那麼修法的方法與政策執行的方向應該會是成立公會,讓計程業的共同的條約 並公開透明化相關的服務條款,用公會的大力量去約束每一個公會的成員,甚至是與不加入公會遵守約定的人去抗衡 ※我的重點不會擺在UBER到底有沒有違法,因為這個東西討論空間不大 而是政府的作為,能不能有方法滿足四贏(民眾、小黃、UBER、政府)的期待? 而不是為了小黃和民眾把UBER給打殘
B10 我懂你的意思,我當然也樂見UBER能給台灣參差不齊的小黃素質一個衝擊。不過所謂「政府是既得利益者」這種話我是覺得...本來就是阿= =,台灣現在稅收歲入約一兆九千多億,其中營業所得稅占最多,去年有41%左右,我是不想幫政府講什麼話,但是向企業收稅本來就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情,難不成要反過來向小老百姓收更多?(是啦,台灣大企業避稅手段一堆,基本上政府能收到的的確已經很少了)所以從稅務角度我覺得根本沒有什麼口不口實的問題,不過現在台灣對於第三方支付、信用卡不過卡交易等的法規的確還有一大步路要走就是。 另外,上面影片有空看過的話就會發現,交通部的確有想要幫UBER解決這問題,但UBER一直堅持他們不是運輸業,不受汽車運輸業管理規範所規定,簡單說就是視而不見,也沒有想正面解決這問題,把問題丟給政府,你會覺得這樣還是我們政府沒在做事嗎... 題外話,你提的第二點成立公會計程業遵守規約什麼的,現在早就已經有了,我可以直接幫UBER回答,他自認為他不是運輸服務業,只是網路媒合平台,所以他們不願意加入(印象中影片裏面他們總經理有說,你可能要自己找找),所以你現在知道到底是誰的問題了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