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大學

以後警察都拿水槍算了

2016年8月23日 13:02
唉…現在的警察也太難當了吧。 屁孩死掉不是應該的嗎? 不犯法不就沒事了?
熱門回應
臺北市立大學 陸上運動學系
不落跑警察會開槍? 就像酒駕就該唯一死刑 一堆人被酒駕搞的家庭破碎 一堆神經病砍人砍警察 結果一堆人在支持廢死 你不酒駕不違法你怕個屁?
台灣的人權 ㄎㄎ
共 43 則回應
台灣的人權 ㄎㄎ
臺北市立大學 陸上運動學系
不落跑警察會開槍? 就像酒駕就該唯一死刑 一堆人被酒駕搞的家庭破碎 一堆神經病砍人砍警察 結果一堆人在支持廢死 你不酒駕不違法你怕個屁?
南臺科技大學
當每個人都是gta5的麥可迪聖塔按 capslock 可以慢動作喔...
原PO - 康寧大學
B2 沒錯,台灣就是太重視人權了,反而沒幫到我們百姓
原PO - 康寧大學
B1 根本都沒有😒
南臺科技大學
B3 如果是玩Frank車拼時還要特別上載具😂😂
原PO - 康寧大學
B3 哈哈哈希望每個警察都可以學催佛開技能,瞬間搞定一半屁孩
國立宜蘭大學
水槍沒人怕啦 要拿就拿噴屎槍
別再說了 等等那些法律系跟人權團體要崩潰啦 快逃啊> <
警察還在用古板的觀念執法? 還不看看影片學習新的執法方式!
中原大學 心理學系
這樣的情況屢次發生, 講真的,要解決這樣的情況, 是要請立法委員訂定相關法案保障基層員警, 否則依照現行法規,只要犯人逃跑, 且沒有危及到警員、群眾生命, 警察開槍就是要負責任。 ~我是負能量~
現在執政黨廢死的 當然不能讓犯人死啊 都可教化懂?
警察不好當啊....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屁孩就是做賊心虛啊 乖乖接受臨檢的警察也不會開槍啊 完全覺得台灣應該要效法美國警察
怎麼都不檢討為什麼不停車受檢 以後誰敢開槍執法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支持警察執法時若對方有任何不配合之處 都能直接開槍就地正法
等等又有想要搞警察的人要他們組工會,制度沒有建立,搞再多花招都沒有 而且工會甚至變成另一種對警察施壓的方法
臨檢逃跑一律射殺啊! 你怎麼知道他說不定逃到台北車站放炸彈! 而且我一直懷疑,明明知道毒品問題嚴重法官怎麼也沒判很重,到底是法官有吸毒還是收了毒梟的賄賂?
看到再噓一堆神邏輯 這個案例是沒有正當開槍理由 有正當開槍法則 請大家去看看 標題就寫”警察說謊被起訴”了 捏造開槍理由本身就是錯的 ”沒有正當開槍理由,不能開槍” 而且還過失殺人 那個警察還無奈勒 希望可以使用大腦後講話 一堆理盲濫情的大學生😒 想要跟我吵 死屁孩為什麼不能殺了就好 你是要跟我講臺灣每天都是國定殺戮日嗎 法律有一定的規範 犯錯該罰 但不是犯錯就死 不然一堆酒駕紅燈右轉開車超過道路最高速限違規停車怎麼沒看到有人被殺呵呵 再吵什麼犯錯該死的人腦袋有想清楚勒嗎 腦袋很好 我希望每個人應該好好使用😒 B0這樣執法的話,警察拿水槍更安全 誰知道槍法和邏輯這麼爛,會不會直接射到路人
B19喔 那你有沒有想過他幹嘛要說謊,要不是看前輩一堆被判刑的 有誰想要當不誠實的人,想法可以不要這麼單純嗎?歸根究底還不是因為法條太爛 法官自由心證,造成第一線執法人員畏懼被判刑
南開科技大學 機械工程系
B16 贊成+1
B20殺人心虛阿 殺人犯為自己掩護還有對的哦😒 我也是醉勒啦 前輩一大堆被判刑 你有看過他們的案例嗎? 說不定每個人就是都亂開槍殺人才被起訴 我想法簡單呵呵 你有沒有想過就是因為一堆”前輩”才有這種捏造證據的警察出現 每個人都這樣做? 那別人習慣吃屎喝尿要不要試😒 說謊有分動機沒錯 有些不得已是因為制度壓迫沒錯 但至少這次檢察官起訴是對的 如果捏造證據讓亂殺人合法化不起訴 那假設今天有個人路上亂殺人也可以說都是被砍的人和目擊者眼睛業障重阿😒
B14 但美國有白人警察持槍,誤殺黑人的狀況 槍械的使用要小心,隨便就是一條命或殘疾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低能法官, 要不要乾脆廢警
B24 好主意,還蠻期待的
臺北市立大學 陸上運動學系
Ya 廢警太棒ㄌ 反正1線3剛出來6.7萬 還要被砍被嗆被判刑 趕快廢我就可以九架鏢車 爽爽賣讀ㄌ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管理系
台灣專門保護"壞人"的人權
又來美國好棒棒,今天自由才一篇,美國警察誤殺一名聽障問題的開車駕駛者。 話說為何要做假筆錄啊? 不如起訴偽造公文書阿~~看他會不會被緩刑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28 純粹是想表達美國給與警察的人權,並不是要吹捧美國有多好,我拿的也是中華民國的身分證,我也愛台灣,試問您哪一句看到我打美國好棒了?請不要挑起無謂的國籍戰爭。 誤殺無辜縱然是不對,但請問難道日前遭到無照駕駛又酒駕的女生撞斷雙腿的警察就活該嗎? 因為民眾不滿被開單而遭到民眾砍傷數刀渾身是血卻不敢開槍自保只因怕被告的警察也是活該嗎? 之前桃園一名女毒蟲拒絕警方逮捕,加速逃逸因而撞死無辜女童,請問那位無辜的女童也是活該嗎? 我只能說請給警察應該要有的人權以及保護自己的權利
廢除警察機關,改由律師和人權團體執法,不得對嫌犯使用肢體暴力和言語暴力,改採用道德勸說使之發自內心的改過向善,若勸說期間不幸發生殉職事件則開會討論是否在執法期間刺激到嫌犯,並記取教訓檢討執法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