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東華大學
愛心
17
.回應 34
熱門回應
這讓我想到 我大姑丈在睡床上去世時 我爸勸我表哥不要叫救護車 姑丈已經是阿茲海默症晚期 救回了也只是躺在病床上 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清楚 不如讓他安詳的離開 結果整個家族罵聲連連 殊不知罵的人平日裡也沒什麼關心 只要求他們自以為的正義 正因為是平日頻繁交流 才更知道他的身體狀況 有時真的很無奈
共 34 則回應
嘉南藥理大學
可以!真的很想
育達科技大學 行銷與流通管理系
別想不開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挽留別人活著,算是一種善意還是惡意? 即使每一個明天,都只是痛苦的延續,也應該活著嗎?
這讓我想到 我大姑丈在睡床上去世時 我爸勸我表哥不要叫救護車 姑丈已經是阿茲海默症晚期 救回了也只是躺在病床上 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清楚 不如讓他安詳的離開 結果整個家族罵聲連連 殊不知罵的人平日裡也沒什麼關心 只要求他們自以為的正義 正因為是平日頻繁交流 才更知道他的身體狀況 有時真的很無奈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還怕痛就該有活下去的動力了啦 妳覺得真的想死的人還會怕痛嗎 加油囉
嘉南藥理大學
誰給我一槍讓我死
國立清華大學
1. 安樂死不是你自殺的工具 2. 台灣要安樂死先過基督教這關
要自殺是你自由,但想想身旁的人 千萬別死不成 你會更痛苦 也別造成別人困擾
朝陽科技大學
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如果認為生活過得痛苦,人生也沒什麼好留戀的,死亡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接下來要面臨的是道德綁架...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B7 基督教從來不是台灣安樂死合法化的障礙,亞洲人才是,看看那些可以合法安樂死的國家都是什麼國家 B8 哈哈哈 想想身旁的人? 我昨天會打這篇文章 就是因為我的直系一等親對我說她常常想像要怎麼殺死我 我對她青春跟人生的剝削如何如何讓她充滿壓力 她一直抑制要殺死我的衝動 因為我畢竟是她的女兒 哈哈哈哈哈 我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 去年剛畢業在偏鄉找不到工作 只能在底層打零工已經夠痛苦 但我還是一直想往上爬 後來我重新振作起來利用瑣碎的時間準備金融考試 也在最近獲得四間泛公股跟一間國營企業的二試(面試)的機會 但因為我的家庭環境 我的情緒一直都很負面 可是為了這週末以及接下來幾周的面試 我近期不斷自我欺騙 我覺得一個謊言要說得好 就要先做到騙得了自己 我告訴我自己 我很快樂 我有在進步 我的理想現在離我很近了 … 然後一切的自我包裝都在昨天被家人打碎了 我的情緒就這樣被鎖在痛苦裡出不來 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週末的面試 哭著面試嗎? 面試官會同情我嗎 不會 我不知道自介要怎麼快速掠過家庭背景 和睦團結互相鼓勵積極向上? 笑死 我常常在想如果哪天我鼓起勇氣自殺了 我的遺書要這樣寫「23年前妳沒有做到的事,我現在幫妳做到了…」我常在心裡想:對不起毀掉妳的青春,但我也不是自願被生下來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國立清華大學
台灣婚姻平權法案基督教都反對成那樣 西方國家通過推論到台灣基督教不會反對 安捏母湯喔 你以為安樂死基督教不會反? 這件事基督教的看法稍微找一下就有了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B14 呵呵 我所想表達的是 許多反對者會用各種名目包裝自己的論述 試圖合理化自己的意圖 用神的名義去堆高自己的意見 歐美國家基督徒的比例遠高於台灣 可是不論是同志婚姻平權還是安樂死都合法化了… 不是我要幫基督徒講話,但我認為基督徒從來不是這些法案推動的障礙,而是那些妄圖用正義包裝美化的醜惡膚淺思想…
朝陽科技大學 工業工程與管理系
B7 我基督教我支持安樂死啊~
國立清華大學
B16 所以呢?
國立臺灣大學
完全支持 當深陷在卑微的背景 真的很不想活著 一直在缺錢 缺資源的惡性循環 完全沒有家庭支持 還有惡劣長輩的拖累 已經有好幾天夢到去投海自盡了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B18 我也是常常因為壓力做夢 夢到四周一片漆黑而我在梯子上努力往上爬 結果有人在底下鋸梯子 然後我就摔醒了 醒來之後發現 現實比夢境還可怕 哀
國立臺灣大學
B19而有時在床上躺著休息 結果居然臉上都是淚水 開始摀臉痛哭 現實怎麼那麼累 無力去改變 當一個生錯家庭的人真的想讓自己消失
嘉南藥理大學
B20好想一走了之
嘉南藥理大學
我家人也是每天迫害我情緒勒索
國立東華大學
我支持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B20 很訝異妳的描述 怎麼可以這麼貼近我的生活 人生好難 有時候人生真的好難 今天我醒來的第一件事是胡亂痛哭一頓,第二件事是整理面試資料,邊整理資料也邊整理情緒。我不甘心,我已經努力了好久好久,隱忍著那些橫跨我童年的貧困、肢體暴力或那些精神上的折磨,現在放棄我沒有對不起其他任何人,我唯一對不起的是我自己。 就讓我最後一次再為自己努力 「甘於平淡 卻不甘於平凡的潰敗」 「讓子彈飛一下」 感覺 B20 妳也很不簡單 要從底層的家庭逆流而上進入台灣的第一學府 沒有過人的意志跟天份是做不到的 我不敢跟妳說加油 我對加油有陰影 我的國中高中輔導老師 只會叫我加油… 好像喊喊加油家庭狀況就會改善 痛苦跟壓力就會自己消失 輔導老師也是很好賺喊喊加油就有錢領 但我敢肯定妳絕對有能力跨出妳的原生家庭 妳所需要的是抓住那個離開的機會 那也正是我需要的
國立臺灣大學
B24看來,我們有許多重疊相似之處,我童年也充滿貧窮、辱罵、精神暴力,這一路走來真的浮現數不清的自殺念頭,但我就是沒種,就是怕痛,所以只好一直撐。 老是覺得未來很模糊,隨時都要黯淡掉,比起其他平凡家庭,自己要扛的負擔被放大數百倍。 我也有一句話想跟妳分享 「當自己一無所有時,也不要怕會失去什麼了。」 我懂,我從社工、老師等等,聽過一堆加油,真的沒屁用,老實說,大多數的人都沒慘到能感同深受,我遇到很多社工,背景很多都平凡或者小康家庭,真的有跟我們這種碎裂家庭背景出生的嗎?到底能有多少同理? 我不知道你背景的所有情況,但能共鳴也代表我們受的苦有相似之處,繼續為自己而活吧。同時,我也計畫存一筆錢,未來20年後不知道有沒有安樂死相關政策,讓自己不再那麽痛苦...
臺北醫學大學
到時會不會有人「被安樂死」呀? 嘻嘻
嘉南藥理大學
B25 歐洲那些國家安樂死限定身患絕症且本人同意餒,臺灣就算有這個規定也不可能脫離這個範疇 我媽也有類似遭遇,外加我老爸真的不好,她撐過來了,妳的憂鬱症要靠自己才會痊癒重新獲得快樂 結婚要慎之又慎
國立臺灣大學
B27 所以才想說過20年之後 看有沒有有跟安樂死相關的管道(不限病人也可以) 未來很難講 搞不好真的人權觀念先進到可以進行了 我沒有憂鬱症啦 不過被這些背景搞到精神有點問題容易自卑 好吧我懷疑我可能有憂鬱症的傾向...
銘傳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https://dq.yam.com/post.php?id=9148 之前荷蘭好像有推出一個自殺膠囊 引發蠻多爭議 而且無痛又不會有窒息感 就是給自殺者使用的安樂死,而且不是限於重症患者的安樂死 我也覺得創造者說的很好,讓人們選擇可以何時死亡是一種基本人權,出生時什麼都無法選擇,至少應該死亡可以自己選擇 我也很希望能引進 活著真的很累 就是已經覺得痛苦那麼久了連死都不能安詳點真的很悲慘 雖然我知道每個人都有很多要承受的,跟別人比我可能好很多,我也知道成長歷程更差更苦的人很多 但偏偏這不是比較出來就能得到安慰的 只能說每個人與苦共存的程度不同
國立臺灣大學
B29 荷蘭真先進 不知道外國人可不可以去他們國家安樂死 感覺會扯到國籍問題
馬上回應搶第 3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