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培醫事科技大學
我是一個鐵桿深綠的家庭長大的小孩 但是我生活在一個藍到只要派出一個多啦A夢就能夠當選的新店 為什麼我如此憎恨國民黨 因為我的親戚在白色時期是經常性的被失蹤 另一邊則是因為住在山上而經常被國民黨輔助的原住民欺負 我家人極度的反藍 但是看到民進黨長成那樣 我父母看著看著就說了一句話 如果今天誰上,我們明天不用做事就有錢在手上 那個人我們再去投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