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雷拉大學 牙醫系

#新聞 體制失靈 中國疫苗頻出包

2019年1月17日 14:19
中國去年七月爆發長春長生假疫苗事件,曾經導致4名官員下台,40名以上官員被懲處。沒想到事隔半年,最近江蘇金湖縣又傳出給嬰幼兒注射過期疫苗的醜聞,根據報導,受影響的孩童已經達到兩萬名,遠遠超過官方公佈的145人。為什麼類似事件屢禁不止?中國疫苗監管體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監管體系球員兼裁判 根據中國藥品管理法,給嬰幼兒注射過期疫苗,已經屬於劣藥或者假藥的範圍,而且當地衛生防疫部門在明知過期的情況下,仍然系統性的給患兒打假疫苗,就是觸犯了刑法,可以說是一種單位犯罪,但是,在中國現有的體制下,不會有太大的懲處和有效的監管與糾正。 張起指出,中國雖然有疫苗或藥品監管體系,但是這個體系本身是一個高度行政化的體系,這個體系在疫苗領域,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他更是那個承包商,分包商,他也是分肥者,所以,整個體系在這樣的一個混亂的角色結構下,其實根本沒有辦法做到有效監管。 醫藥行業涉及龐大利益 在中國,醫藥是涉及每年高達數萬億元人民幣的龐大產業,其中有太多的勢力,包括地方與中央的派系都在營利。去年在中國非常轟動的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談的就是患者自己設法通過非法渠道進口印度的癌症藥品。為什麼要這樣?因為合法的渠道已經被太子黨集團壟斷,衹要拿到一個進口藥品許可證,每年就可以坐擁上億人民幣的收入。表面上對醫藥進行管理的是藥監局,但實際上用這個產業來賺錢的可能是背後的財團,官二代,或官三代。張起說,「就算是一些小案子,其實走走關係,很多政策也無法落實。」 張起更進一步透露,他曾經詢問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他們說,無論是疾控中心的慢性病防治,還是藥品監管領域的不良反應彙報,「這一套機制基本造假」。 2007年美國也發生過疫苗的公共衛生安全的事件,經過美國藥監局大刀闊斧的改革,大約在五、六年後,中央到地方已經完成一系列改革。這是一個社會治理問題,在中國,不光藥品領域,其他領域也無法實行有效管理。為什麼沒有辦法呢?張起說,這是因為整個中國社會跟40年前、30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但是整個社會管理機制還是30、40年前的。 權貴階級不用打國產疫苗 張起指出,中國的衛生資源是「負向剝削」,也就是越窮的人得的越少,越富有的人享用的資源越多。以專門提供高官醫療的北京301總院為例,每年這個醫院的財政花費就超過一個省的醫療財政,這還是官方公佈出來的數字,而且就連他們的子女在藥品領域也享有「特供」。所謂「特供」,就是他們可以享有高額的醫療報銷比例,他們可以用一些進口的好藥,衛生部的一些特批,一些援助的藥品可以先用。所以,這些權貴階級也不用打國產疫苗。 隔牆扔磚頭 扔在誰頭上 就是誰倒霉 在這次江蘇爆發的問題疫苗中,竟然發現有過期六年以上的疫苗,為什麼沒有銷毀機制?張起說,無論藥品或是疫苗,越是到基層,疫苗的利潤對他們的收入貢獻比例就越高,「官方有資料可查的是高達1/4,但是我知道的比例甚至更高」。 然而,人命關天,問題疫苗不只造成幼兒終身殘疾,甚至可能因此失去性命;為了平息民憤,當局也曾經對有關官員做出懲處,但為什麼類似問題仍然層出不窮? 事實上,當整個體制都是以利益為導向的時候,個人只能配合,否則難以生存。對主事的官員來說,萬一事件曝光,就是自認倒霉,「中國官場無論反腐也好,維穩也好,就是隔牆扔磚頭,扔在誰頭上就是誰倒霉」。 在非洲豬瘟的防疫工作上 中國有心無力 針對近期在台灣引起高度緊張的非洲豬瘟的防疫問題,主持人楊憲宏質問為何中國不願提供相關資料,協助台灣防疫?張起表示,其實不是不幫,而是中國自己也有心無力,「這是結構性的」;第一、各層數據都造假,即使中國中央政府想幫忙,也沒辦法牽動有效的機制,第二、如果要讓防疫體系能夠有效運作,就必須有龐大的財政撥付,而中國無論在教育醫療和疾病控制,相關的經費撥款,跟臺灣相比都非常低 中國日常🤣🤣🤣
3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留言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2019年1月17日 16:06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