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簡論台灣法理之地位與短期未來方向

簡要內容:
台大法高宏銘律師-台灣在國際法上地位和二戰後地緣政治的裂解契機

背景:

1894~1895年,清朝與日本為了朝鮮藩屬權爆發甲午戰爭,戰爭以日本方戰勝作結,雙方代表李鴻章與伊藤博文在馬關簽訂馬關條約。

馬關條約(又稱下關條約)
第二款 中國將管理下開地方之權併將該地方所有堡壘、軍器、工廠及一切屬公物件,永遠讓與日本:

二、臺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
三、澎湖列島。即英國格林尼次東經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及北緯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

第三款 前款所載及黏附本約之地圖所劃疆界,俟本約批准互換之後,兩國應各選派官員二名以上為公同劃定疆界委員,就地踏勘確定劃界。若遇本約所訂疆界於地形或治理所關有礙難不便等情,各該委員等當妥為參酌更定。


由馬關條約當中可以看到,台灣全島及「附屬島嶼」、澎湖列島皆被割讓給日本,在國際法理上,本條約是正式的和平條約,具有轉移領土主權的效力,現代國際條約之簽訂自1814年維也納會議後,逐漸形成的「後拿破崙時代」,後拿破崙時代的國際法理是一種習慣法的疊加或是不成文法,透過先前簽訂的條約案例從中找出的發展脈絡。因此即使我們知道在政治上跟道義上,日本是以帝國主義之姿跟中國開戰,強迫中國割讓領土,但是在法理上來說,台澎群島與台灣人的主權確實轉讓給日本,中國如果想要拿回台澎群島的主權,那就必須再跟日本簽屬條約,要他們把台澎群島的主權轉移回中國名下。

請見:
政大外交學系戰略與國際事務碩士在職專班 - 對馬關條約談判之分析
後拿破崙時代之國際法理(詳見第五章 馬關條約談判與中日後續媾和談判)


在這裡,馬關條約中有幾點必須釐清,台灣附屬各島嶼指的是哪裡?澎湖列島的東經119°~120°及北緯23°~24°的範圍在哪?

由下圖可見,澎湖列島沒有太大疑義,就是我們所知道的澎湖周遭的島嶼。


而台灣附屬島嶼由日本殖民時代之地圖來看,以南北緯最長的「五十萬分之一輿全圖」(1936年出版)來看,台灣本島附屬島嶼包含:彭佳嶼、棉花嶼、花瓶嶼、龜山島、火燒島(綠島)、紅頭嶼(蘭嶼)、小琉球共七座島。而以包含澎湖東西經橫跨較寬的「日治三十萬分之一台灣全圖(第五版)」(1939出版)來看,台灣本島附屬島嶼也只包含上述七座島嶼,故馬關條約割讓之台澎群島僅包含這些地方。

而馬關條約中所說必須探勘劃定之處意指下圖附於馬關條約之後的遼東半島全圖,這點在之後延伸出三國干涉還遼,但與本文無關,不多做著墨。


中央研究院-台灣百年歷史地圖
結合Google地圖與古地圖的比對,前述的日本地圖可以在本資料庫的「圖層」中放大比對。

而中華民國在1926年出版的中華民國全圖,也很明確地把台灣劃在中國領土之外。


台灣主權之變化:

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宣布終戰,9月2日,美日在密蘇里號上簽訂《降伏文書》,日本願遵守盟軍的波茨坦公告,而波茨坦公告又依據開羅宣言,指出台澎群島應該在日本投降之後還給中華民國。同年11月,國共內戰開打。

開羅宣言:

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


同時,在密蘇里艦上,麥克阿瑟向盟軍及戰敗的大日本帝國宣布盟軍一般命令第一號:

General Order No. 1 (Douglas McArthur, Harry Truman)
一般命令第一號(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發布,哈利·杜魯門批准)

a. The senior Japanese commanders and all ground, sea, air and auxiliary forces within China (excluding Manchuria), Formosa and French Indo-China north of 16 north latitude shall surrender to Generalissimo Chiang Kai-shek.
日本指揮官跟所有在中國(除了滿洲)、台灣、北緯16度線以北的法屬印度支那地面、海上、空軍及輔助部隊,應該向蔣介石元帥投降


有些人可能會說,日本投降中華民國之後,中華民國按照麥克阿瑟的命令接收台灣,因此台澎群島的主權就此歸還中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取得中國代表權之後,繼承了台澎群島的主權,但是Taiwanbasic一書中明確指出,受降儀式並不代表主權的轉讓:

A Flaw in the “Successor Government Theory”
繼承政府理論的漏洞

這個漏洞是“台灣光復日”。特別的是,台海兩岸的官方總是強調在1945.10.25的投降儀式造成了台灣主權被轉讓給中國。然而,盟軍並不承認有任何主權被轉讓,在國際法上也不允許投降儀式被這樣解釋。因此台灣光復日只是中國的宣傳手法。

在海牙公約跟日內瓦公約中指出:誰投降誰?誰打敗誰?並不重要,關鍵在“誰是佔領者?”

紀錄中指出,二戰期間攻擊台灣的計畫主要是由美國指揮的,因此在後拿破崙時代的戰爭習慣法中,美國將是(主要的)佔領者。

舊金山和約並沒有促成任何的主權轉移,因此即便PRC成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一中政策在細節實行上是完全正確的。

事實上,美國政府的觀點在1947.4.11時任代理國務卿的Acheson寫給參議員Ball的一封信中就有提到:台灣的主權尚未被正式轉移給中國。

1982.7.14雷根的“Six Assurances”也提到:
“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our longstanding position on the issue of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美國對台灣主權的長期立場沒有改變。


-->意指資料集最後方,美國國務卿於1971年提出的,美國的立場是台澎群島的主權未定,未來將交付國際的解決方案。

2007.7.9美國國會研究處的報告也指出“which noted that the “future” status of Taiwan and the Pescadores “was deliberately left undetermined”
台澎群島的未來地位是故意不確定的。

“For more than six decades, the United States has explicitly declined to recognize Chinese’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even under the ‘Republic of China.’ ”
國會研究處下結論:在過去六十年,美國也明確拒絕承認中國在台灣的主權,即使是在ROC的控制底下。

有些人會用開羅宣言跟波茨坦公告來支持台灣主權,但在國際法上,任何的主權轉讓必須奠基在放棄主權的國家有在正式條約或辦法上簽字的基礎上。

基於以上的觀點,在戰爭後簽訂的任何條約中,ROC從來都沒有得到過台灣的主權,自然也不能行使在台灣的主權,台灣人不能直接被歸類為ROC公民,台灣的法律地位一直到今天都處於美國軍政府的軍事佔領底下。PRC繼承ROC的理論自然不能套用到台澎群島上。



由此可見,至今美國仍然是台灣「主要的Primary」佔領者,而蔣介石與國民黨接受麥克阿瑟的委託,作為台灣「從屬的Subordinate」佔領者。台灣與戰後德國、日本、朝鮮半島、琉球等地同樣處於盟軍的「軍事佔領Military occupation」狀態。


中日台北和約

第一○條 就本約而言,中華民國國民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臺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而具有中國國籍之一切臺灣及澎湖居民及前屬臺灣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後裔;中華民國法人應認為包括依照中華民國在臺灣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將來可能施行之法律規章所登記之一切法人。



接續上方書籍,台澎群島的主權未定,但是台澎群島的人民歸屬在中日台北和約時,已經合法轉移給中華民國,以避免舊金山和約生效之後,台澎群島上的住民國籍跟公民權利被日本放棄,而成為無國籍人口,使台灣人民的權益受損,並使問題更複雜化。


1949年1月12日,蔣介石於南京發給陳誠的手令,提及「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託管地之性質」(意即暫時性代表同盟國接管台灣,只有治權而沒有主權),文件來源:國史館蔣中正總統檔案。

1949.12.14,Douglas McArthur:在和約簽訂之前,中國國民政府只是一個託管者而已。

當時負責《中日和約》簽訂的外交部長葉公超於1952年在立法院接受立委質詢時說明:「在現行情況下,日本沒有權利把台灣和澎湖群島轉移給我們,即使日本有意如此,我們也不能接受。」

季里諾認為某種形式的聯合國託管應該會是最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法。杜勒斯向季里諾答道,美國最初的立場只是暫時性的,美國當然希望能夠仔細考慮菲律賓政府的見解,且他自己長期以來也認為聯合國託管可能是最好的解決方法,然而國民黨政府完全反對這樣的方法,因此另尋其他方案才有助益。

1961年3月15日,日本參議院預算委員會開會時,日本外相小坂善太郎回應議員岩間正男所提臺灣已依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及降伏文書歸屬於中國的論點:「波茨坦宣言中載明開羅宣言的規定必須履行,而我方依據降伏文書,宣布將遵守波茨坦宣言。但是,所謂的降伏文書,具有的是停戰協定的性質,並不具有處份領土的性質。」

2004年12月,福坦莫國際法期刊:「1945年8月,當麥克阿瑟指派中華民國政府接受在臺日軍投降之時,中華民國政府仍然控制著很大一部份中國領土。但1949年時,這個政府對於絕大部份中國領土的控制在一場內戰中喪失給了中國共產黨並逃難到臺灣,處於中國領土之外」「是美國指派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它佔領和管理臺灣島,因此五十年過後,中華民國政府仍然擔任著美國代理者的角色。時間的流逝不會改變,也仍未改變,委託者和代理者的法律關係。」



由上述資料可見,「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降伏文書」的轉讓台灣領土主權解釋已經被日本外相明確否定,此種解釋方式並不構成台灣主權在國際法地位的轉讓。同時,台灣至今仍處於「美國-中華民國」的軍事佔領之下,台灣主權懸而未定。蔣曾經承認,台灣主權未定使台灣問題更加複雜化有助於蔣的國民黨政權在台灣苟延殘喘下去,一旦台灣主權明確轉讓給中國,那麼繼承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就能打著國共內戰尚未結束的名義,不斷用盡各種方法收復台灣,屆時蔣的政權也難以在共產黨日漸壯大的趨勢下生存,至今的我們也將處於中共的統治之下。

而以當代的時空背景,美國意識到蔣介石政府的腐敗,國共內戰中已經放棄蔣,蔣撤退來台,若是台灣主權轉移給中共,那麼中共將能夠直接打下金門馬祖,待解放軍有渡海能力之後,乘勝追擊直取台灣,美國在這個時間線底下可能不會出手援助台灣,而會跟中共找出一條和平共處的方案。


But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law, China has not acquired a title to Taiwan through cession. As previously noted, the reason for not mentioning China as the beneficiary of Taiwan in the treaty after Japan renounced its title was not because the KMT had already occupied the island and the treaty implied a tacit recognition of Chinese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On the contrary, the Allied Powers expressly opposed China acquiring the title at the Japanese Peace Conference.
但根據國際法,中國沒有從割讓的方式獲得台灣的名義。就像先前講的,在日本放棄台灣後並沒有提到中國是條約的受益者,是因為中國已經佔領這些島並不意味著中國享有台灣的主權。相反地,盟軍在對日和平會議上明確反對中國得到台灣的所有權。

The Cairo Declaration was not ratified, and, in the formal sense, is not a "legal" document. Accordingly, the Peace Treaty should prevail over the Declaration. This position was expressed by the U.S. in December 1950: "That [Cairo] declaration, like other wartime declarations such as those of Yalta and Potsdam, was in the opinion of the U.S. government subject to any final peace settlement where all relevant factors should be considered."
開羅宣言並非法律文件,波茨坦公告跟雅爾達密約都只是美國政府為了最後的和平所訂定的考量因素。

In 1955, the 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 Sir Anthony Eden, asserted: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are therefore, in the view of Her Majesty's Government, territory the de jure sovereignty over which is uncertain or undetermined." And in 1964, French Premier Georges Pompidou said that the legal status of Taiwan "must be determined one of these days, taking the wishes of the Formosan population into consideration." The U.S. State Department also stated in April 1971: "In our view,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and the Pescadores is an unsettled question, subject to future international resolution.
英國外交部、法國總理、美國國務院不斷重申台灣主權是尚未確定的。

Trong R. Chai, “The future of Taiwan”, published b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Asian Survey”.
出處:JSTOR


戰後,各國「外交部」不斷重申台灣主權是未定的,因此台灣人民雖然入籍中華民國,但是台灣「島」的主權卻在舊金山和約中被放棄而沒有指定接受者,形成台灣人是中華民國人,台灣島卻不屬於任何人的窘境。


結論:

按照上述資料,可以知道「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降伏文書」的解釋是錯誤的,這條解釋路徑並不構成國際法上的領土主權轉移,降伏文書之性質屬於「停火協議」。而「舊金山和約-台北和約」造成的結果只有日本放棄前述台澎群島的領土與人民主權,並且將台灣人轉移給中華民國ROC,台澎列島上的住民「暫時」是中華民國國民,台澎群島的主權是「未定的」、不屬於任何人的。

而1945~1952年之間,事實上台灣人的國籍仍然是日本人,直到台北和約生效之後,台灣人的國籍才轉移給中華民國,這段期間發生的228事件事實上是國民政府屠殺日本平民的荒謬案件。

然而,台澎列島主權未定的狀況造成台灣島與我們台灣人至今仍處於「美國-中華民國」的軍事佔領之下,美國之所以使用「臺灣關係法」這個國內法來維持與台灣的關係,正是因為台灣至今仍處於美國為首的軍事佔領底下,美國只協防主權未定的台澎列島,而不協防仍然是中國領土的金門馬祖正是由於這個原因。

因此美國在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的細節實行上是完全正確的,一中政策是美方制定的原則,旨在維護中國的主權完整,同時支持海峽兩岸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爭端,但並沒有承認台澎列島是中國的一部分,僅認識acknowledge到中國的一中原則。中方提出的一中原則把台澎列島視為中國不可分裂的一部份主權,但是美方在三公報上從來沒有承認recognize過中共PRC擁有台澎列島的主權。


常見問題: B1

有其它問題或漏掉的地方在下面提出,我再補充在B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最新回應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1.中日台北和約當中廢除馬關條約的規定,導致台灣領土主權回復到馬關條約簽訂之前嗎?

蔣介石曾經單方面宣布破棄馬關條約,但在後拿破崙時代中,「不平等條約而導致國際社會承認其無效,及/或有單方面宣告註銷國際條約中領土割讓條款,經國際社會普遍認為有效」之二、三個以上之案例,自亦符合國際法規範精神。但查遍國際實例,世界歷史上連一個案例子都闕如,因此所謂「不平等條約」、「註銷領土割讓」、...。這些論點,純屬自欺欺人、無稽之談。」


因此這個問題可以分為兩個方向來看:

台灣主權已定: 《中日和約》第四條廢止1941年前中日間所有條約協定,臺澎自然恢復為馬關條約前中國領土地位。

美國國務院1954年12月13日提及《中日和約》的聲明中似乎認為只有根據和約才能變更領土主權,這點與西方國際法理論不合。在國際法上,戰勝國可以不經和約明文規定,依保持佔有(uti possidetis)主義,合法取得戰敗國領土,例如勞特派修訂的奧本海國際法第二卷第七版的例子:1912年義土戰爭後,和約中僅土耳其單方面宣告放棄北非特里波利與色內利兩地,再由義大利宣告合併該二地。

此說即為中華民國對台灣的領土主權就地合法化。


台灣主權未定:《中日和約》簽訂時,日本堅持用「業已放棄」(過去式,表示在舊金山和約早已經放棄)。日本政府既早已於《舊金山和約》聲明放棄台灣、澎湖的一切權利、名義與要求,在之後的《中日和約》日本政府就再也無權另作處理(意即沒有重新處分台灣、澎湖的權利)

保持佔有(uti possidetis)的定義是,戰後征服領土之割讓雖未成為和平條約的條款之一,在法律上,即可因其被戰勝國持有、佔據而被併吞。保持佔有是古典國際法承認的領土移轉方式,但晚近已不再承認此方式是取得領土主權的合法方式,或對其取得主權的法律效力有爭論、疑慮。另外,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是同盟國全體,不是單指中華民國,因此中華民國對臺灣的「保持佔有」不成立。

維也納條約法公約(The Vienna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reaties)第70條第一款清楚的說明,條約的終止並「不影響當事國在條約終止前經由實施條約而產生之任何權利、義務或法律情勢」,用白話文說就是,不是廢止了條約之後,所有的情況就自動回到簽約前的狀態,因為條約施行後會改變很多事物。

但是維也納公約在1980年才生效,有沒有溯及既往又是另一個問題。


由於國際法是不成文法、慣例法,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準則可以判定,因此上述兩種解釋都可以說是對的。

2.那目前中國/中華民國/主權未定的範圍各自是哪?

第 2 條 【領土放棄】
(b).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
(f).日本放棄對南沙群島與西沙群島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
第 3 條 【信託統治】
日本同意美國對北緯 29 度以南之西南群島 (含琉球群島與大東群島) 、孀婦岩南方之南方各島 (含小笠原群島、西之與火山群島) ,和沖之鳥島以及南鳥島等地送交聯合國之信託統治制度提議。在此提案獲得通過之前,美國對上述地區、所屬居民與所屬海域得擁有實施行政、立法、司法之權利。

中國:包括現今合法的中共PRC,以及非法化的地方政權ROC,領土範圍是中國、金門、馬祖

中共合法的領土範圍應該包含現今中國全境,由於已經繼承ROC在聯合國的代表權,金門、馬祖應該也能夠作為中共的合法領土,香港、澳門由於已經歸還中共,中共現在又是中國的代表,所以港澳兩地也是中國概念底下的合法領土

中華民國的憲法領土範圍包括中國全境、金門、馬祖,實際掌控金門、馬祖,不包括香港、澳門兩地,戰後佔領並保有的島嶼有東沙群島、太平島,此兩處在法理上應不屬於聯合國定義中國的領土範圍

主權未定範圍:台澎列島、西沙、南沙群島、釣魚台列島

3.釣魚台列島(尖閣列島)屬於台灣附屬島嶼或中國領土嗎?

答案是否。釣魚台列島在日本殖民時代的地圖並沒有被劃入,理論上不是台灣的附屬島嶼或合法的中國領土或日本領土。

但是在明朝《萬里海防圖》(鄭若曾編纂,嘉靖 40 年/ 1561 年)及《籌海圖編》之「沿海山沙圖」(胡宗憲編纂,嘉靖 41 年/ 1562 年),均將釣魚台列嶼列入,當時就是根據海防範圍來繪製。


釣魚台曾經是明朝的領土,後來一直都是無人島,直到1895年日本單方面將釣魚台列島劃入琉球群島的範圍中,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沖繩群島成為美軍託管地,1972年美國歸還沖繩,釣魚台就順勢被還給日本,在這種解釋下,釣魚台就順勢成為日本領土。

至於釣魚台的地位也很複雜,本文在此不多作探討。

4.台灣被放棄之後可以當作無主地先佔先贏嗎?

(台灣在舊金山和約之後被日本放棄,領土主權不屬於任何人,那可以當作無主地先佔先贏,在1952和約生效之後發生一瞬間的無主地,又在一瞬間內因為無主地先佔先贏而成為中華民國領土嗎?)

答案是否。 瑞士法學家瓦特爾在《國家間的法律》(Le Droit des Gens)中提出,原住民的土地應區別為「已然墾殖的」(cultivated)與「未墾殖的」(uncultivated)兩類。瓦氏認為,歐美主導的國際法應當確認人類對於所棲身、使用的土地負有開發、墾殖的義務,如此,則居無定所的遊牧部落失於開發、墾殖土地的義務本身,即意味著可以視他們從未「真正而合法地」占有這些土地。對於「無主土地」,無成型昭彰的社會組織者,則其與土地二者間不得認作國際法上之占有關係,因而其土地乃「無主」土地,根據發現與先占原則,無主地乃向所有殖民者敞開。

而在1975年國際法院「西撒哈拉案」諮詢案中 ,對無主地做出以下定義:提出凡是由部落或有社會及政治組織人民所居住之地,均不具「無主地」之性質,認為西班牙取得西撒哈拉之主權,不是先佔,而是與當地酋長締結協定所取得。

但是1992年,澳大利亞聯邦最高法院在著名的「瑪寶」案(Mabo v The State of Queensland (No. 2))判決中推翻了該項普通法原則,在法律上確定了澳大利亞乃征服地而非定居地,正式承認了原住民地權(native title)。

台灣島上在舊金山和約生效,變成無主權所有者的那一瞬間,台灣島上早已存在具有社會與政治組織的人民,同時早已負擔開發土地之義務,故在定義上並不符合無主地,台澎列島之領土主權並不適用先佔先贏的原則。

台澎列島的未定主權轉移,必須由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與台灣全體住民的代表簽訂領土協議,才能達成台灣主權的確定。如同美國人與印地安人簽訂條約,從印地安人手上取得土地一樣,台澎列島的主權只有台灣全體住民或足以代表的人能夠決定。

5.為什麼要採用台灣主權未定論?這樣不就是幫台獨提出一個絕佳的理論嗎?

一部分會造成台獨有合法合理性的後果,但是更重要的另一部分原因是,台灣主權未定的話,那就代表我們不是中國或中華民國的一部分,換言之,中共不斷聲稱擁有台灣的主權,台灣主權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時制定反分裂國家法,遏止分裂勢力將台灣分裂出去的這個主張,在國際法上就站不住腳,因為台澎列島從來就不是中國/中華民國/中共的一部分,台灣主權未定論的好處在於,中共並不能直接武統解放台灣,因為台灣正處於美軍的軍事佔領之下,攻擊台灣等同於攻擊美國,中共在這個顧慮之下自然不能輕舉妄動,台灣則得以藉著複雜的地位維持現狀,爭取最大的存活空間,這點就是之前版上一直轉貼的,舊金山和約造成的台灣主權未定就是一個最好的籌碼,美國能夠有藉口介入台灣事務,台灣能在非正式關係上跟美國友好,拉取國際上的支援。

而且台灣主權未定論也是唯一一個能夠符合最大部分歷史脈絡跟文件的說法,也有大量研究採用未定論,政治現實上,未定論也經常被使用,以保持歐美國家跟日本的最大利益

6.台灣主權若是未定,那麼台灣領土主權未來該怎麼決定?

台灣主權未定,台灣處於軍政府的軍事佔領之下,因此台灣主權不屬於任何一個政府或國家,主權的未來只有台灣全體住民能夠決定,是故主權在(住)民,必須依照住民自決的原則。

按照住民自決的原則,未來台灣的走向必須由全體台澎列島上的住民公投自決,台灣人擁有中華民國國籍只是暫時性的,同時必須考量國際政治的現實,看是要公投決定進入中國/中共,華獨或是台獨,甚至是美國提供我們以軍事占領的狀態就地合法成為美國的一個州都有可能。

當然,台澎列島上的住民並不包含中共國民,中共國民不能幫台灣人決定去留。

不過由於台灣處於美國軍事占領的狀況,台灣未來主權還是必須看美國的臉色決定去留,美國要把台灣還給中國,那他們自然找得到辦法拿台灣跟中國交換利益。

7.台灣主權未定,那麼中華民國的地位為何?

依照國共內戰至今仍然延續的歷史脈絡,沒有簽訂任何和平協議或和平條約的情況下,中華民國憲法上的首都南京已經淪陷,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正在中國的領土之外,而且聯合國席次被PRC取代,所以中華民國淪落成逃出自己國土的地方政權,而不是中國的中央政府,中國的中央政府已經被PRC取代,現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只剩下地方政權跟軍事託管的意義。既然是美國委託ROC軍事託管,那自然不是按照美國的法律套用在台灣,而是按照接受委託的ROC的規則來管理台灣,而且台灣人暫時被視為(視為意即本質上不是,只是當作是)中華民國國民,那就是按照ROC的規則來管理台灣跟台灣人。

說到China,外國人都會覺得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而不是Republic of China,因為中華民國的存在代表著有兩個政府都宣稱自己是中國的代表,這也是我們被踢出聯合國,不被國際承認的原因之一,我們的憲法增修條文立法目的明確寫到:為因應國家統一前制定。因此中華民國的存在是支持跟對岸統一的,同時簡稱都是中國,某些外國人是分不出來,很容易混淆的,這也造成中共打壓台灣具有相當大的合理性,因為有一個自稱中國的中華民國存在,身為中國代表的中共自然不能允許這個自稱中國的地方政權存在,主權未定的台灣在這個狀況下也遭殃。

當然激進一點的人會說中華民國就是個在國共內戰打輸,逃到台灣的流亡政府。

8.如果要以中華民國的身分繼續走下去,我們該怎麼做?

這裡可以簡單提一下,一直以來我們的簡稱都叫「中國China」,這個簡稱跟對岸相衝,給了他們打壓我們的藉口。

不過之前有看過一個更好的方法,我們不要叫中國,就簡稱「民國」,這樣不但跟對岸有所區別,英文上也不會跟對岸相衝,如果是支持中華民國/華獨的人,這條路是一條值得思索的路線。

「台灣主權進步論」就是支持華獨的理論,這個理論在文章最開頭貼的高律師文章就是進步論的論述,國民政府本來是代替美軍託管台灣,但是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一次又一次的投票展現出人民的意志,台灣跟中華民國之間的界線開始模糊,台灣可以=中華民國,因此最終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概念互相融合,形成最終的華獨。

9.中華民國憲法上沒有寫到中華民國「固有之疆域」在哪裡,我們國家的存在代表甚麼?

「固有之疆域」包括中國各省分、新疆、西藏、內外蒙古、海南島,不包括香港、澳門、台灣、澎湖列島。惟國民政府已經承認外蒙古獨立,外蒙古已經不算固有之疆域。

而憲法增修條文之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應如下:

自由地區:台澎金馬、東沙群島、太平島
大陸地區:其它

是故,中華民國固有之疆域 =\= 自由地區+大陸地區。

台灣與中國之間存在三個地區:中共(大陸地區)、中華民國(金門、馬祖、東沙群島、太平島)、主權未定(台澎列島)

詳情請見B13修憲沿革:

10.國際法有什麼用?國際政治還不是比誰拳頭大?

對弱小的台灣來說,國際法的確沒甚麼用,台灣的生存關係到美中兩大強權的角力,沒有美國,台灣就必然會被中共統一,但是透過國際法釐清台灣過去的法理地位演變有助於我們找出現在、未來的活路。

知道一條對現在的我們有利的過去之路,我們能夠知道自己現在在世界上的地位是怎麼樣,知道我們未來如果要繼續走下去,我們有什麼選項有什麼牌可以出,國際法不失為我們合理化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一張牌,現在根據國際法與軍事占領的現況,已經有台灣人前往美國法院提出告訴,要求作為主要占領者的美國人負起軍事占領的責任,幫助我們決定台灣的前途。

國際法的制約,也可以在古寧頭戰役跟八二三炮戰中窺見:

古寧頭戰役中有一說是,毛澤東刻意不打下古寧頭,目的是為了讓中華民國同時保有中國概念底下的領土跟未定的台灣兩地,這樣毛澤東才能夠透過逼迫國民黨投降以收復台灣

八二三炮戰中,在砲擊開始後,曾經有名軍官聽到另一個人說出,這砲擊也太早,當時國軍高官正前往金門前線視察,砲擊若是晚一點開始,國軍高層就會在砲擊中被打死,所以金門已經被中共滲透,但這是孤證,沒有其他直接證據可以證明這個說法。另一個說法是毛澤東利用八二三炮戰測試美國的反應,試探出美國防衛台灣的決心,結果美國的反應出奇的大,美國相當害怕中共打下金門,並且順勢攻下台灣

2008年5月13日Hans Kristensen根據解密的美軍文件,八二三砲戰開始後美國空軍向美國總統艾森豪表示,一旦總統授權使用核子彈,解放軍對離島(如金門)的進攻會立刻遭受美軍的核子空襲。琉球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儲存有MK-6及MK-39兩種核子武器。另外如果對解放軍陸軍核子空襲不能立即壓制解放軍,關島美軍安德森空軍基地在1958年8月中旬後有五架B-47轟炸機隨時待命起飛轟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機場。

而事實上,毛澤東並沒有要在八二三炮戰中攻下金門馬祖,毛澤東可能是藉由《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漏洞,當中並沒有要保衛金門、馬祖,以此釋出訊息,堅決反對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因為一旦毛打下金馬,造成兩岸實質上的分治,中共往後就很難有藉口統一台灣消滅國民黨了,而且台灣處於美軍軍事占領的狀況下,中共也很難攻入台灣,八二三炮戰促使金馬軍事化,讓國共內戰繼續延續,並且規避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定義的台灣範圍,才有可能是毛澤東的真正目的。

所以知道國際法各項與台灣有關的規定,能夠讓我們知道台灣要走出一條活路的話,該怎麼走?我們可以採取什麼選項?

國際法是一種慣例法,累積至今我們可以歸納出台灣主權未定論跟台灣可能屬於中華民國兩種方向,我們何以生存至今,而建築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可以朝這兩個方向走出未來,一起為台灣的發展努力。

其他未來的可能性就是,台灣問題在國際法上成為一個新的個案,政治比的是拳頭大,因此能夠帶領規則的發展,台灣可能在未來被某個大國挑出一種解釋台灣地位的方法,或是操控台灣人民公投自決成為某種發展方向,當然中共要自成一個新的國際體系,目前看來是不可能,幾十年後規則或許還會再變,但現今我們能掌握的就是這些看似無用的理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5 16:00更

11.在國際法的架構底下,中共能/會出什麼招?

由於國際法的結論是,台灣主權必須由全體住民公投自決,中共想要用和平手段取得台灣,自然是用各種宣傳來宣揚中國的好,提倡復興中華民族,兩岸一家親,讓台灣人在未來的公投裡面同意跟中國統一,覺得統一沒什麼不好,甚至還能發大財,這個方法不但不用打仗,中共還能宣稱自己是國際法的維護者,提高自己的聲望又能拿回台灣。

第二個方法是用某些東西跟軍事佔領台灣的美國交換,要求美國把託管的台灣還給中國,這個方法是半好半壞,因為台灣在各種層面上都還蠻重要的,中共有什麼東西足夠跟美國交換呢?換了之後中國必定有損失。

第三個方法是非戰爭的暴力方法,在台灣策動各種反台獨的攻擊,或是實施斬首行動,總統被暗殺之後,台灣陷入恐慌,這時再策動國軍裡面的共諜接管政府,在台灣成立軍政府,或是直接回歸中國。這個方法是下策,因為暴力會讓中國受到國際譴責,而且台灣發生動亂不會那麼容易恢復,周遭的國家也可能趁機作亂去搞中國。

第四個方法是武力犯台,這是下下策,武力犯台的可能性已經有很多分析,最有可能的是習近平的反對派堅持習近平收回台灣,習近平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就不顧後果打過來,讓國內要求收復台灣的反對派失勢。現在全球化的程度這麼高,牽一髮動全身,中國周遭所有的國家都有可能起來作亂,此舉造成的後果無法估計。

第五個方法是中國無視國際法跟現有的國際秩序,直接拿回台灣,甚至是自己建立新的國際法規範或國際秩序。這個對中國來說是最好的未來,可以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不過至少幾十年內還不可能發生。
嘉南藥理大學 資訊管理系
歷史哥 你的資料準備一篇比一篇還多,真的很認真。這跟我之前讀的一篇台灣地位未定論大致上都相同,辛苦了!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2 好想收稿費
嘉南藥理大學 資訊管理系
B3 這麼專業真的要收稿費了🤣
H
YAUNG
你這樣貿然發上來小心別人盜取你的研究成果哦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5 不算研究成果 只算研究回顧吧QQ
這個題目太熱門
有很多人做過了
一個把回應刪除的同學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臺灣大學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如果美國願意跟台灣建交,就是認同台灣主權,目前老美心態還是認為台灣只是地區,簽訂的中美防禦條約就是讓台灣只能防禦,若台灣是進攻方正會受制裁,這樣台灣還能說有主權嗎?就只是美國、中國談判籌碼罷了,上次釣魚臺主權國際談判法只邀日本、中國,完全忽略台灣,美國在賣二手武器過來時稱愛台灣,在國際上又是另一個態度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這樣台灣要發起民族自決,美國幹嘛禁止我們改變台海關係啊?他身為佔領國什麼權力都沒有,我們的司法、立法、行政權全都留在台灣不是嗎?為了早日解決這樣的僵局,我們還是發起獨立公投才是。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文章太長先收藏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10 台灣獨立他們就不能操控台灣去激怒中共了阿
現在美國沒有台灣的實質權力
可是他們拳頭大
不准我們獨立
我們也獨不了
台灣不確定是誰的
中共就會很想要
美國只要說我要讓台灣獨立囉
去戳中共的痛處
就能讓他們說不要讓台灣獨立
我們願意給你們好處
這樣對美國來說更好吧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9 是這樣沒錯
沒辦法啊
人家就是比我們大
如果我們長在非洲或巴爾幹
那還有誰能阻止我們獨立跟討回釣魚台
台灣周遭的國家都太強了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B12 現實面而言是這樣沒錯,美國真的很聰明,操控了台灣人心,也耍著中共玩,但繼續這樣下去台灣在國際賽事只能一直使用中華台北了!
元智大學
好激烈哦
😷
台妹好看就行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15 um....什麼激烈
元智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湾湾人聊到政治太激动
还好我同学不和我聊这个
吃好吃的比较重要😁
倫敦政經學院
現在公投決定台灣屬於中華民國
讓台獨份子閉嘴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18 那是事實 台、澎、金、罵 就是地區而已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18 可以啊我沒意見
沒特別說公投只能台獨
統華獨都可以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別跟倫經認真
長庚科技大學
資料好多
長知識了
只能說在主權未定論前有第二國籍是必須的...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22 大部分的人都拿不到第二國籍逃出去吧QAQ

然後我本來沒要寫這麼多的
不小心認真起來當系上報告寫
寫了10000字出頭==
德州大學達拉斯分校
B10 台灣司法 立法 行政權 制度 不都是沿用中華民國的嗎?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B24 對~所以我才說美國身為佔領國什麼權力都沒有呀!司法 立法 行政權全都是留在台灣,因為正常來說我們被佔領應該要用美國的聯邦法律才是呀!
德州大學達拉斯分校
B25 原po提到 目前居住在台灣的居民 暫時 為中華民國國民 所以使用中華民國法律應該是合情合理。可是我們對於台灣這塊土地沒有主權,所以我們得搬家或放棄中華民國籍或跟託管國爭取土地主權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B26 依據中日和約第十條,我們應該不是短暫成為中華民國國民才對,覺得這和約也很妙,自動幫所有島上居民及其後裔當了中華民國人。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26 我是沒修過國際公法
不過以我自己是覺得
應該要說是沒有任何「國家」或「政府」擁有台灣的主權
那主權就是由現在住在這裡的我們擁有

以原住民來看,印地安人居住的美洲在當代也是不屬於任何國家的土地,美國取得印第安土地的方法是跟他們簽條約,前面有一個西撒哈拉諮詢案也承認原住民對土地的擁有權

按照這個邏輯,沒有國家或政府擁有台灣島的話,那主權就回歸到人民手上,所以說要決定的話還是得交付全民公投,原文最後一份資料也有提到,各國外交部認為最終解決方案除了交付國際處理之外,也要把台灣人的意願考慮進去

大概就是現在主權在人民手上,讓人民決定主權給誰,發起公投的主導權在託管國手上,台灣人自己發起公投的可能性比較小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27 應該是怕過了幾十年幾百年都還不能決定台灣給誰
這段期間台灣人沒有國籍的話會有很多麻煩
就暫時先入籍中華民國吧
P
過站了
老實說,我只想說一句,民進黨黨綱,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決定
ckmt若是想變成kmt,就應該要加入這條
不然在一個世代過後,恐怕沒有人支持ckmt了
長庚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B31 你把他翻回英文
承認變成recognized跟acknowledged兩個不同的字
英文的一字多義可是比中文還難懂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