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簡單的故事分享,一起思考台灣的未來。

除了Facebook、IG,一些朋友鼓勵我使用別的平台來分享這個故事,內容很白話,卻也相對好懂。
這篇文無關乎送中條款,但是我希望真的愛台灣的大家看完後,可以思索我們的下一步。
在法國當交換學生的這一年,認識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其中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一位來自中國東北的女生,和一名來自中國四川的藏族男生。
-
一次因緣際會下,班上的中國同學邀請我去她家作客,藉由共同朋友認識了這位東北來的女生。
大家一起喝喝酒、閒話家常,聊聊東北腔和台灣腔的有趣之處、分享了各自的生活的環境。
不過短短兩個小時的相處,她表示非常喜歡我,並熱烈的邀請我去馬德里玩,承諾要當我的地陪。
一個月後,我們在馬德里碰面了,活潑有朝氣的她不厭其煩地帶我走過大街小巷,帶我嚐盡美食。
到了晚餐時間,我們的話題自然而然又帶到了有關政治的敏感話題。

「前年太陽花學運的時候,我們好難過呀!我們不知道你們是這樣子看我們的。」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使我啞口無言,我無法否認,的確,在當時民眾反對服貿的憤怒情緒之下,許多負面、甚至醜陋的字眼充斥著社會。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台灣是美麗的寶島,台灣人都是我們的同胞!」
相較於我以往的想像,中國的教育體制給予台灣在人民心中一個極正面的形象,然而反過來想,這或許也是他們急欲統一台灣的手段之一。
「那...妳喜歡你們的政府嗎?」
「我們的政府嗎?唉,ㄌㄚˉㄐㄧˉ!」她非常小聲的在我耳邊說道,很直接明瞭地對我表達她對政府的厭惡。
現代許多中國的年輕人,有很多機會到國外,同時能接收到更多的資訊,他們有很強的釋讀能力,卻迫於現實而無法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不得不說,在法國的這一年,我的運氣很好,受到許多中國人的照顧,儘管我們心裡想的截然不同,但都願意尊重兩方的感受,維持現狀或許對於我這個政治冷感的人來說,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然而,每當有其他國家的人問了我:「台灣是中國的嗎?」我下意識還是會回答:「不,我們是不同的國家。」

我討厭的不是中國人,我討厭的是他們的政府,以往膽小且不喜惹是生非的我,這次要為了我愛的國土發聲。
-
一次在巴黎旅遊,認識了一位來自四川的藏族男生,我從來沒想過在人生當中,我會結識常常在歷史課本裡讀到,來自吐蕃王朝的少數民族,自然忍不住問了許多問題。

「有很多西藏人在法國嗎?」
「挺多的,但是我們都沒有護照,所以來得挺辛苦。」
「騙人的吧?那你到了法國之後是怎麼到西班牙玩的?你還說你去過比利時呢!」
「現在我拿到長期居留證了,但是在那之前,我們買假護照呀!」我忍不住大笑,覺得怎麼可以用這麼輕鬆的語氣講出如此荒謬的事情。
接著只看到對方用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我,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藏族人想要申請身分證 - 費時一年;想要申請護照 - 費時十幾年。
其實更準確地說,他們更有可能在遞交出申請後,只能換來無盡的等待,希望獲得「身分」這樣子最低的訴求,對他們來說只能是一種奢侈。
很多年輕一代的藏族急欲逃出不甚自由的生活,跟家裡借一大筆錢,請一位「帶路人」翻山越嶺抵達印度,待上數個月,等待印度政府所核發給流亡藏人的出國旅行證件:IC,而後才得以前往其他國家。

「欸,那你們中國人...」
「誰是中國人呀?我是藏族人,你才是中國人。」我話還沒說完,藏族男生用開玩笑的口吻搶著回嘴。
「哼!台灣有自己的政府、國土、法律、人民,台灣是一個國家,我是台灣人。」
「哈...厲害!」完全無法爭辯的他,馬上向我認輸。
原本想以輕鬆的口吻聊著天,沒料到得到的回應是如此惆悵消極。
「那...你還是希望能夠獨立嗎?」
「有呀!我一直都想獨立呀!但是西藏被統一已經六十年了,太久了,很難的。」看著用渾厚口音,努力說著普通話與我溝通的男子,我感受到的是無窮無盡的淒涼與無奈。

看看時間,是該回家了,起身時,我的護照不小心從忘了扣上的皮包掉了出來,藏族男生幫我撿起來後看了幾眼,拿給我,說道:「小心點,別弄丟了,台灣的護照很好的。」
-
2020年,別丟了我們的自由與民主。
#taiwan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