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陽明大學

世新霸凌:柯同學的行為表現,正好是他父母如今對待他的方式

2019年6月21日 16:04
以前我接觸過一個親子諮商教室,在那個教室裡,有些小孩是有明顯行為問題,而父母要在小孩面前攤開一切,甚至回顧小時候自己受到的對待。經過諮商老師的引導後,我們發現一個非常可怕的現象,在家暴環境長大的人,以後成家也很可能有親密暴力;小時候在兄弟姐妹之間被差別待遇的人,長大後卻也在差別待遇他的孩子們;然後從這次的柯林融同學霸凌事件,也可以看出一點點端倪。 當時看到第一支世新霸凌影片,我還覺得是個非常普遍的歧視言論,可能受到社會同儕影響,但是當我看到第二支影片,就覺得他的想法非常完整,應該是複製某個身邊「尊敬」的人的言論。親近環境和家庭成員對待的複製性,真的比我們一般以為得還多。 我們的行為除了判斷對自己有利的結果以外,更多是被難以自我覺察的情緒所牽動(所以情緒教育才這麼重要,因為那通常是行為源頭)。如果柯同學在他的成長環境中是受到壓抑的對待,即使他自己不喜歡,也可能在他握有行為權力時,非刻意地重現他被對待的那一套。 但仍然我覺得,這次真的是很好的機會去逼柯同學面對,也要他父母去面對,畢竟就目前看到的資訊來說,很多人都被柯同學霸凌過,父母都沒有解決,或沒能力解決,也就放任他霸凌別人到大學。對於有些人說不要牽涉父母的想法,我覺得不太可行。 但是,同時也要瞭解,光是罵是沒有用的,如果柯同學有困難,他父母也一定有困難,除非他們願意真的正視自己、也願意真的讓專業「真的」介入(必須有勇氣接受專業帶領,不會拒絕或被諮商人員點出就老羞成怒),才能真的獲得實質改善。所以,也應該要思考我們現有的教育、心理技巧是不是能夠確實有所幫助,甚至是從國小階段就要起作用(柯同學是從國小就開始霸凌同學)。 台灣教育要面對的真的還很多,不再是我們過往以為打罵就有用,但怎樣才有用、背後原因是什麼,我們對這一塊的瞭解還是不足的,找出加害者之餘,有勞心理研究、諮商的同學和研究員再加油,讓台灣的心理環境變得更好。 ———— 以下是轉自社工師劉信銓的臉書:
「你憑什麼沾爸爸的光」 ■從片段的語言裡出現兩個巧合,五個悲劇:柯同學的行為表現,正好是他父母如今對待他的方式。 柯同學在廁所刻意忽略呂同學,用關燈來 #消失 他的存在。 柯同學闖入寢室,指責呂同學衣著是在性騷擾他, #消失 呂同學的私領域。 柯同學用家人的法律專長來比較, #消失 呂同學的學習努力。 柯同學用羞辱性別氣質, #消失 呂同學的主體性與社會價值。 柯同學一則無關痛癢的道歉文, #消失 呂同學的創傷。 (真是族繁不及備載) 柯父:「讓我們家人與相關事務都連累受到攻擊,這是不公平的...」 #消失 了他與兒子的關係, #消失 了陪伴兒子從錯誤中學習成長的親情。 柯母:「你憑什麼沾哥哥/爸爸的光」 #消失 他兒子的其餘存在價值。 ■四個人,展演了四個悲劇:如果不是社會主流價值所稱頌的完美,那就是不具價值的存在。 如今柯同學的行為,以主流與成就來衡量人的價值、採取行動貶低對方以追求自己的存在價值,顯然不是他自己發明的。 父母總以為自己是好意的,就像柯同學那種告誡式勸進的語氣。兩個隱藏的悲劇,是柯父與柯母如今語言形成的過程。 ■第五個悲劇是在LineToday的新聞連結裡,排名前三的都是在稱讚柯媽媽好棒、柯媽媽明理,沈浸在把柯同學推上「社會累贅」懸崖的暢快裡。但我喘不過氣來,因為柯氏一家其實是社會裡許多家庭的樣態,只是輪流上台以及媒體關注度。請試著想像,一個人犯了錯,全世界(誇飾法)連父母都公開背棄他,竟只有呂同學給予了一個原諒的機會,可能成為他「唯一」的溫暖。 我們都目睹/參與了這一連串的悲劇。柯同學試著 #消失 呂同學的存在,柯同學的父母則試著 #消失 他的存在,網路評論則試著 #消失 犯罪。但其實,那些我們不喜歡的事物,只是離開了視野。 #不是為錯誤行為找理由而是看見行為的巧合 #終止悲劇 #憑藉公開資訊的思考 #總有不知道的事 P.S.我知道人都該為自己負責,但過度究責所造成的「認為自己是個負擔」是人類自殺的主因之一(Joiner, 2005)。
愛心嗚嗚跪
4354
留言 15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