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兩岸關係與媒體還有我們

最近一直在facebook, youtube, dcard, etc., 上看到很多人因為意見不同而互罵,就有感而發打了這篇文

第一次發文,排版很亂,還請各位見諒🙇♂️

這幾年在外地生活也是結交了一些大陸朋友,而有時候談話也不免談到兩岸的話題,雖然大部分的時候並不一定會同意對方的看法,但是大家都會以尊重以及包容的態度面對各自的想法,畢竟從小的教育根深蒂固,哪能說改就改。
時常我的大陸朋友就會跟我說「誒,你們台灣人是不是都覺得大陸人買不起茶葉蛋」、「我之前看你們台灣一個政論節目,裡面有一個什麼軍事專家說什麼兩岸如果打起來怎麼怎麼樣的⋯」、「台灣是不是又有什麼藝人搞台獨」之類的一大堆讓我一頭霧水的問題,每次我都蠻好奇因為好像這是很多大陸人都知道的事而我卻都前所未聞。
直到這一次香港發生這麼大的事,我就問了我一些大陸朋友的看法,讓我驚訝的是我所得到的回應大部分是「蛤,反送中是什麼?」、「嗯,逃犯條例?」,跟我開玩笑嗎?全香港七分之一的人口去遊行,在台灣這麼多人知曉,連我一個不怎麼看新聞的人都知道,生為大陸人的他們卻不知道自認為是中國一部分的香港發生了什麼事。
確實知道的當下我蠻意外的,但是後來想想或許這種意外感跟當他們聽到我對於「台灣人認為大陸人買不起茶葉蛋」所表現的疑惑時是差不多的感受時就都豁然開朗了。保持中立實在是太難了,就像我在打這篇東西的時候一樣,我盡可能的保持中立,不添加情感,但是我只是一個人,一個動物,我知道的就那麼一點,我所經歷的就不過這二十幾年,我拿什麼跟別人比?我怎麼全面的看一件事?真的,半懂比不懂還要可怕太多了。
每個人,每個個體,每個群體,在表現自己的時候本來就會試著美化自己更別說是有目的的媒體了。從小我就喜歡看電視不喜歡看書,我爸爸每次都很生氣我只看電視說「不要老是看電視,別人給你什麼資訊你就聽什麼,遲早變成白痴,多看看書這樣才能有能力自己想,分辨是非對錯。」小時候不以為意,現在想想確實很對。但是很多人像是上班族,他們哪有時間確認媒體給他們資訊的真偽,每天忙的不可開交還只有時間看一兩家的新聞媒體來瞭解時事怎麼可能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
我的結論就是,對於很多人,中立的新聞媒體實在是太重要了,還有希望大家在第一時間聽到一件事的時候要先確認來源是否可信、在不同人講述的時候是否一致,再來評判一件事。
最後希望不管是因反送中、反紅媒、長榮罷工、同性戀、等等議題所鬧的不愉快的人都可以在只有最小/沒有衝突的情況下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看到社會這樣子真的很傷心。
再附上以前學演算法所學到的stable matching 的pseudocode 從維基百科上複製給大家

function stableMatching {
Initialize all m ∈ M and w ∈ W to free
while ∃ free man m who still has a woman w to propose to {
w = first woman on m’s list to whom m has not yet proposed
if w is free
(m, w) become engaged
else some pair (m', w) already exists
if w prefers m to m'
m' becomes free
(m, w) become engaged
else
(m', w) remain engaged
}
}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最新回應
A
阿希德爾
排版不是很亂,是超亂😂
.
我中國朋友也很多,而且都是算比較有水準的那種,說保持中立,更多的是會反思自己國家的所作所為。
.
我記得我一個中國好朋友曾說過,美國三億人,中國十三億人,十億人口的差距,管理起來非常的難。
.
:「有一個藝人因為自己好友過世太悲傷,並未即時作出表態,反倒在網路上直接被撻罰批評,甚至被煽動集體退粉。」說到這我朋友就說,你看看這些人素質這麼的差,如果中國沒有資訊控管,那隨意發生暴動也是遲早的事情。
.
那時我就想,台灣才兩千三百萬人都管不好,一群垃圾媒體整天煽動愚民,政客作秀,都搞得亂七八糟了,在台灣曾幾何時會想過人權?光那些刺激、聳動、暴力、可怕的新聞來看,對於做為人本身的思想,如果只沈浸在別人的資訊之中就會被同化,然後被操縱,就會像個魁儡一樣。
.
說政治學的權力power與權利rights,所謂的第四權,這個媒體的權力之下,平民百姓聽什麼信什麼;而該權力之上,又會是怎樣的操作呢?
.
我常說,只要存在兩個人以上,就會有所謂的控制與被控制,而我,絕對不會想成為被控制的那個人。
.
回頭反思中國政體問題,會引起激烈的批判、甚至批鬥,主要還是這個權力層次太過複雜,在非線性中,人們連自身的感性與理性都畫分不清楚,管理與統治,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人民變成智障。
.
或者又說,「你有一個更好的體制來管理十三億人口嗎?」我對自己說道。
.
也許思考到這個層面之後,我才覺得有資格去批評,不然再多的言語,都會像那群智障一樣,歧視、偏見,甚至是非理性作為。
.
保持中立也許是對大多數不喜歡思考的人,一個不錯的選項。
.
.
.
反正看了很多事情,才會知道人是多麼的弱小與無知,然後再看看背後的貪婪與恐懼,什麼是社會?還不如觀測宇宙比較實在😂
.
.
話說那個代碼,我查過了,也看很久,我想知道他跟文章有什麼關聯。
紐約大學
幾點看法吧:

1. 其實無關媒體中立不中立。你自己本來就該學會在偏見和虛假的信息裡面去提取真相。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少數。就像高智商高顏值是稀缺產品一樣。社會上的大多數人都沒有什麼獨立思考能力。

2. 不要看表面上宣傳的主義之爭。世界上的任何主義之爭歸根結底都是利益之爭。所有才有千古至理名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分析清楚了利益關係,也就把握了世界各色問題的本質。

3. 人類社會本質上就是人吃人。這是人性決定的。你若有善念,當勇於面對人吃人的社會,切不可訴諸什麼基督教、儒家、民主自由這些洗腦的意識形態。凡是這類社會,必是以鋪天蓋地善的宣傳來洗腦大眾。這些意識形態的最大問題就是,用洗腦機器製造出來的善去擬合真實世界,刻意摒棄真,過度擬合的結果必定是對真實世界扭曲的反應。這樣的社會,無一例外都是過度善良的人被淘汰,得利的永遠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和偽善的人。今後若有能力,人吃人的時候少欺騙別人,吃得別那麼貪婪,或者把人吃人的社會制度修正得吃得更公正一些,作為個人來說已經是功德無量了。
原PO
B1 哈哈哈 那個code 基本上是在兩方都給出條件下某方面來講最好的結果,我想對應的是前一句話:「希望大家大家都可以在只有最小/沒有衝突的情況下得到自己想要的」
小時候網路上都有笑話說學數學出社會都沒用,幹嘛還要學之類的,我只是當時在打這篇的時候希望可以輕鬆一點還有呼籲數學其實是很有用的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數學系
数学还是有用的😂 帖子很好慢慢看
哈爾濱工業大學 計算機科學與技術
吃不起茶葉蛋這個梗放在不同時期不同地點有不同的意義.如果放在那個教授說那句話的時候,大陸的經濟發展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吃不起茶葉蛋的人已經不多了,大陸的大部分地區都沒有這個問題了,但少部分的貧困地區,還沒有辦法想吃就吃.
這是貧困地區的真實樣子,不是人不努力,是環境真的不友好.

現在這句話多是諷刺那些坐井觀天的人.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