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大學 新聞與傳播學院
B24 嗯,你最后提到的武汉垃圾焚烧厂的事情,我在武汉上大学,所以我知道,但其实这里的媒体都没有报道,不清楚的人还是占多数。除了这个,还发生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但大陆人绝对没有想象中无知,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只是因为没有办法做什么,所以很无奈啊,怎么凭一己之力和一整个国家机器对抗?日子要不要过了?不是我们不反抗,没有生命会生来就想被关牢笼里。像今天的台湾,你们是民主了自由了,但你们人口才几千万,两党之争都已经足够热闹了吧?可是在中国,十四亿人,有些人可能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周游世界,而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自己生长的村庄,经济水平、学历、生活经历和文化素养的差距,都让普选变成一个很难的事情。一党专政,它要强制推行任何政策其实都没商量的余地,大部分人其实只能在心里祈祷这个执政党尽量长久地“用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 讲回正题,长久以来香港人都歧视大陆人,今天香港暴徒打人就是让大陆人集体情绪爆发了,他们打的不是那两个人而已,打的是所有大陆人的脸啊,大家都觉得说“我们大陆人屠杀过香港人吗?需要被这样对待?”,香港自诩为多元国际化的社会,但偏偏不接纳中国大陆,到底是有什么血海深仇?大陆是有侵略过香港吗?而且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我真的都奇怪了,他们的诉求到底是什么?他们真的还是在坚持自己最开始的追求吗? 我今天最开始看到这篇的时候也很生气。感谢你的回复,我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你们都对香港警察感到不快甚至愤怒。不过,我还是觉得,那些暴徒最后就还是玩火自焚。偏激是没有用的,偏激的结果就是一种偏见死去另一种偏见留下,谁也没有真的说服谁,只会让矛盾越来越难被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