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 資訊管理學系
B26 我知道你們有你們的難處,就如同你所說的,一個人要怎麼跟整個國家機器鬥?其實不管哪裡都一樣,一個人不可能跟國家鬥,但是我們有言論自由可以批判、可以集會,可以集結大家的力量。當現行的法律不利於大眾的時候,我們可以在網路上引起民眾共鳴,一起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政府進行修正改善、爭取自己的權益,這就是民主自由。畢竟人無完人,法律政策都是人訂的,沒辦法保證可以照顧到所有人,就像反送中和太陽花學運,人民不是拒絕那個政策,而是因為政策不夠完善不夠嚴謹但是卻會嚴重影響到大部分人的權益,所以抗爭會越激動,受益者支持政府、權益受損的人出來抗爭、沒影響的人在旁邊看戲,都是這樣子的。一黨專政的壞處就是沒有相對的力量去抗衡,才會什麼事情都是一言堂,而香港哪怕政府兩派勢力有落差,但是只要不是一黨獨大還是能勉強對抗下去。 你說的歧視問題,我就不方便評論了畢竟我不覺得自己是當事人,我覺得可能我們接收的資訊有些落差,我說說我看到的部分。事由:他當天一直拿手機對著每個示威者的臉拍大頭照,別人問他是不是記者他卻直接逃跑,其他人覺得很可疑也很不想大頭照流出(被查到就是會被起訴),而剛好事發前一天有警察偽裝示威者帶頭衝擊警察防線(警察在記者會上已經承認有偽裝行動)隨後掏出警棒打人做逮捕,所以那天香港示威者防備心疑心太高,他也算是撞到槍口上了)。而後當他被抓住雙手反綁被毆打之後,有其他示威者出來圍起來保護他,叫大家冷靜不要打不要用雷射筆射,他暈倒後也是示威者去找醫護人員,也有民主派議員出面協助交涉安撫民眾情緒,抬出去救護車的過程中也是那些示威者幫忙,當然還是有激進份子嘗試做出攻擊的行為,只能說樹大必有枯枝。 其實我第一時間聽到消息也是有點憤怒,覺得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擔心會影響他們一直以來的立場和正當性,之後消息慢慢越來越多後,雖然還是有點無法接受,但是還是相信那只是少數人的暴力而且不影響他們的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