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深藍阿嬤為什麼棄藍投綠?

2020年1月10日 06:27
我是阿嬤。我返鄉投票 從1996年開始總統直選以來 我全家一定票投國民黨 我是標準的外省第二代 父母都是1949年那個時代 孤家寡人、顛沛流離來到台灣 最後落腳基隆結婚成家 我青少年成長的階段 正好是威權的白色恐怖時期 經歷過後228事件的父親 從小就不准我們多問政治的事 好好讀書就好 在那樣環境中長大的我 受黨國教育影響很深(洗腦徹底) 在我的觀念裡 國家就是國民黨 總統就等於蔣總統 猶記得 美麗島事件在高雄發生那天 剛好是我結婚滿一週年的日子 看著電視新聞報導 記得當時的新聞局長宋楚瑜 出來講話 英姿煥發、正氣凜然 當時身懷六甲的我 心想,這些「暴徒亂黨」 通通該捉起來槍斃 後來 最後一個「壞人」施明德被捕時 我彷彿鬆了一口氣 只想要在籠子裡過我順民的生活 這是40年前的我 後來開放黨禁 有了更多的街頭運動 我家一向只看中國時報 (我小時候叫「徵信新聞報」) 電視應該也只有老三台 資訊相當不透明 所以我也搞不清楚 這些人到底在「亂」什麼 2000年陳水扁當選時 那時我和妹妹在台北開精品服飾店 那個商圈裡都是做生意的人 可以說是「哀鴻遍野」 大家都說民進黨上台 生意會垮臺 後來陳水扁又爆出貪腐醜聞 討厭死阿扁的我家人都支持紅衫軍 要阿扁下台 2004年大選前又爆出兩顆子彈 阿扁繼續連任 這時 我家人對民進黨的厭惡 可以說是達到了最高點 記得2008年 馬英九贏回政權開票當天 家人不分南北 各自開趴慶功外 還電話熱線互道恭喜 終於一吐八年怨氣 彷彿光復失土一般 2014年發生318太陽花學運 拜網路和手機之賜 起初我只是想搞清楚 這些年輕人不好好讀書 群聚衝進立法院是為哪樁 於是開始了沒日沒夜的 在網路上搜尋各種資訊 這時,我才赫然發現 原來一向信任的馬英九政府 正偷偷的和中國 那個我們一直認為是敵對的政府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而這個被尊為是民主國家主人 的我(和很多我們) 竟然都被蒙在鼓裡 從此 我開始關心政治 嘗試從不同的管道 盡量去了解各方立場的訊息 不再像從前的幾十年 只能被國民黨餵養 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 失去了思考、分辨和判斷的能力 而不自知 接下來2016年的總統選舉 我已經不會無腦的只投藍 但是綠我實在沒什麼好感 這時候又因為南遷 戶籍在台北 也就懶得回鄉投票 當時還真覺得「藍綠一樣爛」 不差我一票 現在回想起來 其實是因為我沒有下功夫去了解 以至於不知如何選擇我想要的未來 說起來真的要感謝(?) 去年元旦習維尼 「一國兩制就是一個中國」的宣言 蔡英文總統在第一時間的回應 那麼的明確、那麼的堅定 看到蔡總統發言的當下 活過一甲子的我 像被灌頂一般 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 「家裡有大人」 什麼叫做國家安全與尊嚴 於是 我開始認真注意 這位堅毅的總統 和她的行政團隊 到底在做些什麼 一輩子生活在 敵人虎視眈眈的小島上 我是天生的芒果乾 對於國家的前途從來不敢樂觀 以前怕戰爭 不管是我們打過去還是他們殺過來 長期活在一個不安全感當中 期望可以有個強盛的政府 可以保護人民免於被併吞的恐懼 荒謬的是 21世紀才一開始 居然發現以前喊著 「漢賊不兩立」的國民黨 竟然改走所謂的和平路線 好吧,能和平最好 但是、但是 沒想到演變到現在 已然赤化的國民黨 說實在 只有讓我想到 「賣國求榮」這四個字 實在讓人不齒 雖然我從來都不曾是國民黨員 我也要跟你毅然割席 跟你分道揚鑣 然而,遺憾的是 也因此和我大半身在藍營的家人 因著立場不同竟致完全無法對話 過去 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政府主政 都有做得好與做不好的地方 各有優劣 都有進步的空間 但是關於國家領導人的選舉 我想要的是 這位總統足夠高瞻遠矚、足夠膽識 在國際困境中堅定方向 帶領國家走出新局 帶領人民 邁向一個更自由、更民主、更進步 的未來 這幾個月來 只要有機會 我很樂於跟年輕人分享 我的內心民主歷程 也勉勵這些 「天然民主」「天然自由」的孩子 台灣並不是一直都這麼開放、自由 這些普世價值 之所以能存在這塊土地上 是多少前人的努力和犧牲所換來的 現在交棒給你們 未來是你們的 國家是你們的 想要什麼樣的前途 想過什麼樣的日子 接下來就是要靠你們自己去選擇、去守護 同樣 遇到跟我同樣是長輩身分的對象時 我會這麼跟他們說 我們終將離去 然而孩子們還有長遠的日子 要在這塊土地上生活 身為父母的我輩 可否有這樣的遠見和胸襟 以年輕人的立場 許我們的孩子 一個足以安身立命 安居樂業的未來 這一次,也是第一次 我要做一個棄藍投綠 棄專制投民主的阿嬤 你要說我背骨也好 誇我是覺醒也罷 1月11日 我選蔡英文 。 #20200109 #個人感想分享,不同意見者 無需留言,不必討論,飄過即可
愛心嗚嗚跪
18589
留言 61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