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公社館長又在帶風向了!

3月17日 01:37
向來親中的爆料公社常常攻擊台灣其他黨派的
留言一堆憤怒的民眾,開始不停地罵廢死聯盟…好像他們才是受害者的家屬一樣!文中被爆料公社謾罵的「王婉諭」是小燈泡的媽媽! 現在成了時代力量的立委,是因為當年成了隨機殺人案受害者的家屬,我相信這過程任誰也不願意吧!
我的見解:污名化精神疾病,殺人犯自稱有精神病只是想緩刑,死刑無法降低隨機殺人率但教育可以,專家研究殺人犯裡真正有精神疾病的沒幾個,但每一個都會殺人且意識清楚。 回歸到問題點,死刑不能杜絕隨機殺人案,但教育可以!把犯人留下來做實驗,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犯下隨機殺人案件。 也許我們都認為"以暴制暴"是最好的方式,但落實真正的教育才能杜絕不健康的家庭情況! 小燈泡媽媽以過來人心情表示,呼籲外界給被害者家屬多一點空間。 但現在我看一堆人在炒作,是真的正義還是? 看來,「我們與惡的距離」需要被複習了。
共 110 則回應
國立中興大學
你不也是來帶風向的嗎
南臺科技大學 電子工程系
既然要學國外廢死,就應該先學國外判個200年有期徒刑再來廢死,他媽的判個無期徒刑30年後就假釋出來了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死刑不能杜絕隨機殺人案,但教育可以!把犯人留下來做實驗,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犯下隨機殺人案件 首先,死刑本來就也不是拿來杜絕殺人犯的,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有辦法做到"杜絕"這回事,第二,教育跟死刑不衝突,第三,研究死刑犯的心理學一直都是進行式,我不知道妳只的實驗又是怎麼一回事,但我能很肯定的說,這件事對於預防殺人犯完全不會有任何幫助。
還以為是那個商人館長原來是這位
B3 請問完全不會有幫助的判斷依據是?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5 請問你要怎麼將這項技術(? 運用在預防殺人犯的身上? 在根本不知道誰可能是殺人犯的情況?
一言堂
你這回應不就代表你根本沒去了解他們的方法就直接下結論嗎 這麽武斷不妥吧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8 他文章裡也沒給我方式啊? 原po也沒有要回應的意思,不然你來解釋一下咩== 貼個連結也可以啊。 不過估計基本上也沒什麼看的價值,更何況這也跟死刑一點衝突都沒有,然而你們還是沒有給出為什麼非要廢除死刑的理由。
B9 別貼標籤欸 我什麼時候說我支持廢死 我只是看你講得這麼肯定還以為你是相關人員 沒依據講成這樣不就是在否定這項領域中那些努力的人嗎 你這樣跟吳宗憲說憂鬱症都是不知足有什麼差別啊 還有本來很多東西都是回歸教育啊 你覺得你可以從生長背景還有環境去判斷為什麽造就一個怪物 但那都是側面推測 你能確定那是造就怪物的主因嗎 還是面對面談才能去了解他的想法再從裡面分析真正原因吧 這些是我前陣子跟法律系的人討論他回我的 我本身也很不滿兩公約法還有這次的事情 台灣沒有完全配套措施我是支持死刑啦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10 停,你也別急著貼我標籤,我什麼時候否定過他們的努力? 只是在達到預防殺人犯的目的這件事情來說,研究他們的心理狀態並不是有效的手段,並不代表我認為這件事情是沒有意義的,而且你拿吳宗憲來比喻真的很爛,拜託不要自以為善用時事來嘲諷人。 然後你第二段我完全看不懂你想表達什麼,完全沒有一個正常的邏輯脈絡,麻煩不要把別人當成你肚子裡的蛔蟲,把你的想法打完整一點,你一下教育一下又造就怪物的,也沒有說跟我們討論的主軸"研究殺人犯心理以預防殺人犯形成"有甚麼關係,完全在自說自話,我不知道這要怎麼討論。 然後其實我不覺得有甚麼配套措施可以取代死刑的,應該說沒什麼意義,至於為什麼沒有意義的原因簡單來說分成兩點,配套措施無法解決問題,就算能解決也會延伸更多的問題,其中的問題分成很多區塊,一個一個打太多,如果你有特別想知道的再單點提出就好,第二,讓這群人繼續活著的意義是?
B11 你前面提到可以很肯定說實驗對於預防殺人犯完全不會有任何幫助 我想原PO所說的相關實驗指的是研究殺人犯的心理 以及他過去生長環境甚至是在某些時刻遇到的事情造就成為怪物的主因 是甚麼原因讓他與其他擁有同樣精神病的患者做出這種瘋狂的決定 是教育 社會 家庭 還是貧窮我們不得而知 當事人={A,B,C,D} 父母={B,C} 朋友={C,D} 專家推論={B,C,D} 造就當事人做這件事情的主因有ABCD 父母只知道B跟C 朋友只知道C跟D 而專家推論出來的有BCD 但是當事人還有一個A的原因沒有被發現 如果不持續跟當事人對話根本不會知道還有一個決定因素A 下面附上文章 拿文章裡面的某個例子來說 有些人是曾受到性侵犯 那是不是在性平教育這塊可以再做努力? 我拿吳宗憲並不是在嘲諷你 他沒去了解憂鬱症是甚麼直接下定論 你沒去了解研究殺人犯心理對預防再次發生的論點直接武斷說這對預防殺人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如果你覺得不舒服先跟你道歉 對於自己不了解的東西 尤其涉及其他專業別這麼肯定吧 這是我的原意 文章網址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12 首先,我覺得要先區分一下精神病患者與反社會人格的差別,基本上殺人犯都符合反社會人格的特徵,但反社會人格與精神病並不能劃上等號,也不是所有的殺人犯都有精神疾病,兩者最大的區別在於精神病患者並不能真正意識並控制自己的行為,但反社會人格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只是他們的認知與常人不同,所以才會做出一些超出一般人想像的行為,也許是我的誤會,但我覺得你這段留言的內容是把殺人犯全部歸類於精神病患之中,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分類。 對於研究他們心理的部分,應該是我的表達不完全讓你誤會了我很抱歉,我詳述一下我的想法給你聽,對於了解殺人犯的成因這件事情我能肯定這是必要的,拿全球暖化來比喻,我們大概都知道全球暖化的成因,簡單一句就是人類對於環境的破壞,那在了解這件事情的基礎上再去細究完整的成因我認為對於減緩全球暖化並無明顯幫助,而是應該要想辦法去減少對於環境的破壞,才是最直接能夠解決問題的方式,而我會用比較激進的對解決事情沒幫助的說法是因為,原Po好像認為這件事情能夠構成殺人犯的護身符,形成一個我們不應該繼續保留死刑的原因,但兩件事情說實在並沒有直接關聯。
B13 了解 前面的敘述沒做區分我的錯🙏 這樣我了解你的意思了 我想兩者都需要去分析 反社會人格的成因是什麼 而精神病患受到刺激壓力的來源是什麼 有沒有辦法去從根本找到方法改善 我認為需要細究的成因是必要的 因為這項研究我不認為夠成熟 但是就已知的原因上面去做努力與研究應該同時進行 原po可能也需要對自己的想法做更詳述的探討 感謝理性探討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7 死刑只是解決有問題的人,並沒有解決問題本身。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3 這個想法有點噁爛,把一個人教育成你要的樣子,最後把他殺掉,那你教育的意義是?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16 你的閱讀好像有一點障礙喔? 這裡的教育指的是對於一般人的教育而不是要教育這群死刑犯,麻煩看清楚再回覆。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17 教育一般對象的意義在?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18 說實話,我有點懶得理連文章內容都不看完整的人,但我好心把她裡面寫的截出來給你看一次。 回歸到問題點,死刑不能杜絕隨機殺人案,但教育可以!把犯人留下來做實驗,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犯下隨機殺人案件。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19 你自己都說教育和死刑並不衝突,也就是說你認為人都是可教化的。那你憑什麼判犯人死刑?這不是邏輯自相矛盾嗎?那你的死刑只是為了執行死刑而執行,而沒有執行死刑的意義存在。這樣你有懂?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0 教育=人都是可教化的這種可撥邏輯到底是怎麼冒出來的? 然後後面整段沒什麼營養的句子我就不評價了,太蠢了。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21 人不可教化那你教育的意義是在?? 算了,邏輯爛成這樣,也沒必要和你講道理了。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2 人可教化/人都是可教化,這兩者的區別如果你分不出來麻煩回去重修國中的國文課,我沒有義務要為了你那不盡責的國文老師而要去糾正你。 B14 我懷念你了,你聽得懂人話還可以討論,現在跑出來一個邏輯被我歸類到跟護加盟一個等級的人,我頭很痛。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2 順帶一提,教育跟教化是兩件事情,你把它混為一談我沒辦法跟你討論。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23 所以你想表達,人不是都可以教化的,也就是說你認為有人可以被教化。那你怎麼知道犯人不可教化?還是試都不試直接判死刑?你要讓他死刑你得先想辦法證明他不可被教化啊。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24 教化的定義是通過教育改變某人的行為,如果你只肯定教育,不肯定改變,那你的教育就沒有改變,那你的教育的意義是在哪。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5 首先,這不是我下的判決,決定權在法官身上,而法官的判決會依據醫生給的診斷書,如果你有意見,去當精神科醫師,你就可以決定犯人可不可教化了,不過估計你也考不上。 第二,犯人可不可教化跟他死不死刑其實也沒啥太大關係,他是因為犯了嚴重的罪才被判死刑的,不是因為他不可教化,就像你在職場犯了錯,嚴重的影響公司的權益,老闆也不會因為你可教化而不把你趕出去,這就是規則,懂?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6 oh! 原來你知道這兩個的區別哦? 那你到底要跟我討論教育還是教化要不要順便說一下啊? 不要一下教育一下教化的,搞得我好亂啊~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資訊工程系
B27 法官考慮的是法律應用層面,討論廢不廢死是立法層面。兩者差異甚大,不可相提並論。 犯了錯固然要懲罰,那就要考慮到尺度的問題了,既然可教化為何非要是死刑。 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改變,教化則是整個過程。你說教育,但目的為了改變,那就符合了教化的定義。 我個人思考問題比較簡單啦。先考慮目的,再考慮方法,再檢驗方法如何執行。 我不會去要求說,我要教育來改變,但不會有教化,那教育的目的就不見了。 所以很簡單的,你犯了語言上的邏輯矛盾。你想利用教育進行改變,但又不承認這就是教化。但教化的定義就是利用教育改變。 這就好像萌萌,說我們沒有其實同志,但同志就是不可以怎樣怎樣。既然沒歧視為何要表示不可以呢? 同理,既然可教化憑什麼非要死刑呢?死刑的意義在哪?殺之而後快?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9 很棒,我快受不了你的胡言亂語了,我猜這次回完我就懶得理你了,因為你連中文都看不是很懂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討論事情,你打的我已經不知道要從哪裡回了,因為你的邏輯完全是混亂的,把所有事情都喇在一起講,你先麻煩把這些對話拿給你隨便一個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看,因為我怕你溝通這麼有障礙的情況下認識不到什麼朋友,請他幫你解釋一下正常人的邏輯是長什麼樣子的,之後再回來回覆我的內容,我視情況如果有好轉再來回你,不然太浪費我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