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山大學

通姦除罪後有關之實務問題

2020年5月29日 17:26
如題,對這議題有點興趣 想請問一下法律實務達人 通姦刑法上有罪的時候,可以找警察機關破門做蒐證 但現在除罪化後警察機關應該就沒有這個義務了對嗎? 那對於提告民事賠償上舉證方面好像就變的更加困難?(元配很容易就犯下妨礙秘密罪) 畢竟很多請徵信社蒐證還是會違法 不知道上述理解是否正確
17
回應 13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99 則貼文
共 13 則留言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目前大部分民事案件都是搭配刑事,藉警方權力去蒐證的 刑事除罪後,根本完全無法蒐證 除非對方來家中 法官釋憲說詞雖然合情合理,但實際上卻會衍生很多問題
原 PO - 國立中山大學
B1 除罪化雖然是件好事 但負面的效果是增加了元配民事訴訟的困難度 這點好像比較少人關注?
淡江大學
817綠帽戴起來~ XD 被洗腦到沒有判斷能力還以為民法可以保障, 可憐啊~ 光蒐證就出現障礙了呢!
國立臺灣大學
沒錯,警察機關就不介入了 所以其實蒐證難度以後應該是修羅等級 不過檢方也不太樂見這種類型的案件太多 算是預料之內
原 PO - 國立中山大學
B4 違法蒐證取得的證據法庭上不能夠當作證據 民事求償上面也是一樣的嗎?
國立中正大學
B5 違法取證不一定就沒有證據能力喔
輔仁大學
首先,反對除罪化的民意高達8成5,我是覺得跟洗不洗腦沒什麼關係啦 我認為蒐證本來就不容易,當然,我也認同除罪化之後會更困難。但實際上就算拍到一男一女全裸在床上,甚至男生是勃起狀態,還是無罪,因為沒有性器交合。反倒抓姦的人有強制罪之類的問題了 用刑法去審判民法,不覺得聽起來很怪嗎? 可以看看有一篇一千多心情的新聞稿,可能對你的思考有幫助
原 PO - 國立中山大學
B6 在網路上有看到一個判決的內容是這樣子的 最高法院見解(103,台上,3893號判決) 乙女懷疑丈夫甲男與丙女有染,遂在自家主臥裝設攝影機偷拍,之後果然拍到甲男與丙女性交之畫面… 結論:本案乙女以裝設攝影機手段拍攝甲男、丙女之非公開活動,已構成妨害秘密罪,而因此取得之證據屬於私人違法取證,經權衡妨害秘密罪所保護之隱私法益(三年以下)與通姦罪保護之夫妻忠貞法益(一年以下),立法者顯然傾向保護隱私法益,故排除乙女違法取證之證據,從而無法認定甲男、丙女之通姦行為而無罪,乙女反而構成妨害秘密罪。形成「通姦者無罪  抓姦者有罪」之奇妙結論! 以上是該案件之狀況 延伸下列問題: 1.乙女取得之證據是否可以作為提民事求償之證據呢? 2.以前通姦罪得由警察機關偕同取證,俗稱抓姦在床,現在除罪化之後不知道有什麼辦法 “合法且具體”之蒐證呢?
中原大學
以後根本無法抓姦了吧 偷拍也有罪,那怎麼抓 就算抓姦在床,只要沒拍到性器交合的畫面就不算 是要變透明人才有辦法抓了吧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重點是 民事上損害賠償不需要到通姦程度才能請求啊......
國立聯合大學
妨害名譽這個侵害他人言論自由的垃圾法律才應該被廢除吧 全世界只剩下鬼島台灣還有妨害名譽這個垃圾法律真的是奇觀
國立中山大學
結婚也沒意義了 一張紙而已
國立臺北大學
侵害配偶權跟通姦兩個證明的程度本來就不一樣 要成立通姦罪就是要證明到有性器接合 但民事的侵害配偶權範圍比較廣 所以蒐證會不會比較困難 我覺得反而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