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應用外語系

東風導彈制的末端導技術乃沿襲自美國潘興II導彈

7月7日 14:22
作者: AWAC 東風系列反艦彈道導彈的核心技術-再入段末端機動制導系統,在設計上大幅參照了美國潘興II(Pershing II)中程彈道導彈. 受到美蘇中導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 INF)限制,潘興II中程彈道導彈於80年代末被強制除役,但這絲毫沒有抵消中共對潘興II的興趣。 中共軍工科研部門長時間研究美軍潘興II導彈技術,其歷史長達20年之久, 最早可以追述到1976年發表於《飛航導彈》期刊的一篇學術論文 :《為潘興號導彈試驗的制導裝置》 [1]。從公開的資料中可以看出,中共科研部門對潘興II導彈進行了相當細致的逆向研究,得益於復制並延申美國技術,中共的軍工企業開發出了以DF-21D 為代表的反艦彈道導彈。 反艦彈道導彈並不是中共的獨創,如果不受核裁軍以及中導條約限制,美蘇兩國早已開發並部署了此類武器系統 [2]。早在60年代,前蘇聯基於R27潛射彈道導彈開發過一款名為R27K的潛射反艦彈道導彈, 使用液體推進劑,裝載核彈頭,再入段裝有末端制導系統,並可以進行機動,然而受到美蘇限制戰略武器條約(SALT)限制,以及當時要為海軍其他項目讓路,R27K沒有列裝蘇軍,盡管導彈多次發射成功,並持續測試到80年代初期。
Figure 1: R27K 攻擊彈道 (圖片來源 internet) 與前蘇聯不同,中共的海基彈道導彈的發展長期以來一直處於摸索階段,在094戰略導彈核潛艇服役之前,中共海軍只有數量極其有限的導彈核潛艇,並且遠遠達不到美俄同類產品的可靠性。為了實現用不對稱手段對抗美軍部署在太平洋上的航母戰鬥群,發展陸基反艦彈道導彈便成了一個相對可行的方案。 對於中共的軍事科研部門來說,代表著冷戰期間中程彈道導彈最高技術的美軍MGM-31B 潘興II (Pershing II)是完美的實物參照。 研制於70年代的潘興II並不具備反艦攻擊能力,其設計要求是能夠攜帶低當量戰術核彈頭對敵方重要目標(例如機場)快速實施中遠程精確打擊。其30米的圓周誤差 [4]是針對對陸上固定目標進行核攻擊而設計的,如果使用常規彈頭,這樣的精度並不能滿足對海上移動目標的精確打擊。但是,潘興II的末端制導系統的構架在現代彈道導彈發展史上是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它對於中共來說有著巨大的參考價值。中共最感興趣的就是潘興II導彈的再入段部分。經過多年的逆向研究,中共軍工部門開發出了與潘興II高度相似的導彈結構並套用在DF-15B, DF-21, 以及DF-26 上。從外形分析,這幾款東風導彈的再入段與潘興II導彈幾乎無差別,包括完全雷同的頭錐設計, 氣動外形,空氣舵, 和彈頭尺寸 。導彈的制導系統和彈載計算機是否直接抄襲自潘興II,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已知的中共學術刊物中可以看出,中共早已在80年代末開始專研潘興II的制導控制技術 。一些頗具代表性的公開學術論文包括:1988年發表在《航天控制》期刊上的《潘興II導彈姿態控制系統》和《潘興II的彈載計算機》,1989年發表在《飛航導彈》期刊上的《雷達區域相關匹配技術及其在潘興II戰術地地導彈末制導上的應用》, 1991年發表在《導彈與航天技術》上的《潘興II精確制導技術分析》 。僅此可見,潘興II導彈對中共東風系列中程導彈的發展起到了舉足輕重的影響作用.
Figure 2: 導彈再入段對比,從左至右 潘興II, DF-15B, DF-21C, DF-26(圖片來源:Internet)
Figure 3: DF21 (左) 對比 美國潘興II (右)(圖片來源:Internet) 在過往的閱兵式中,中共反復炫耀著東風系列導彈,及其衍生產品-東風反艦彈道導彈,然而取得這樣的成要還是要歸功於成熟可靠的美國技術,如果沒有潘興II導彈作為參照,東風系列導彈的研制也許會走很多彎路。中共的網絡官媒也公開承認東風系列的設計是長期跟蹤研究潘興II相關技術的結果 [5],但中共宣傳的側重點在於強調東風導彈早已領先於美軍潘興II,例如說DF-15B的彈頭投送重量超過了潘興II的650公斤, 東風26的精度遠高於潘興II等等。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中共所模仿的潘興II是美國30年前的技術,中共在2000年以後才在DF-15B上才實現潘興II當年的技術指標, 且不說為導彈攻擊所配備的C4I 系統是否完善。另外受到《中導條約》(INF)限制,美國在冷戰後停止開發中程彈道導彈,造成該領域的長期裝備真空,理論上具備反艦能力的潘興III導彈也僅僅在紙面討論上出現過 [6]。近年來美國也只是在進行反導系統試驗時發射過模擬中程彈道導彈的靶彈。 但是作為完全不受《中導條約》(INF)限制的國家, 中共開發了大量針對美軍的中程彈道導彈,並成為世界上唯一部署反艦彈道導彈的國家,中共還對外出口導彈技術 [7],打破了冷戰後的地區平衡。 中共外宣所宣傳的東風導彈領先美國,這僅僅是在《中導條約》(INF)有效情況下的一個技術假象,隨著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INF)並在今年12月開始試射新型中程彈道導彈 [8],秒殺東風系列的新一代武器必將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中共在2019年的國慶閱兵式上展示了其最新的DF-17超音速反艦彈道導彈。但值得註意的是, 美軍陸軍的先進高超音速武器(Advanced Hypersonic Weapon-AHW) 在2011年首次試射時就已經達到3700公裏的試驗射程 [9],已知的類似武器開發項目還有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HTV超高音速技術載具(Hypersonic Technology Vehicle),最終將使美軍具備從美國本土打擊全球目標的能力,所有的這些先進武器必將演化成制衡東風導彈, 維護地區和平的有效手段,這就是裏根總統所倡導的,和平源於力量(Peace Through Strength)。 References [1] A. S. Erickson, “Appenfix C: Chinese Analysis of the Pershing II,” in Chinese ASBM Development, Drivers, Trajectories, and Strategic Implications,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13, pp. 143-145. [2] A. S. Erickson, “How China Got There First: Beijing’s Unique Path to ASBM Development and Deployment,” China Brief, vol. 13, no. 12, 2013. [3] Globalsecurity,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WMD) – Project 605 Golf IV,” 16 09 2017. [Online]. Available: [4] A. Parsch, “Martin Marietta M14/MGM-31 Pershing,” Directory of U.S. Military Rockets and Missiles, 2002. [Online]. Available: [5] 席亞洲, “(“光華”耀九州 連載二)中國如何從模仿美國“潘興2”,到甩它兩條街?,” 2018. [Online]. Available: [6] S. L. Melton, “Resurrecting the Coast Artillery -pp. 63,” Fire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4. [Online]. Available: [7] “Artillery: Saudi Ballistic Missiles Secretly Upgraded,” Strategy Page, 10 02 2014. [Online]. Available: [8] A. Mehta, “Watch the Pentagon test a previously banned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News, 12 12 2019. [Online]. Available: [9] “Advanced Hypersonic Weapon (AHW),” Army-Technology, 2019. [Online].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