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新疆帥男模被關集中營 只因他是維吾爾人

2020年8月7日 17:47
中共真是噁心敗德的納粹 維吾爾男模英俊多金被抓回新疆關押 自拍片罕見流出證明集中營仍存在
31歲的維吾爾男子莫丹.哈帕爾(Merdan Ghappar),原本是許多淘寶店家愛用的時裝男模,收入頗豐。廣告影片中的他樣貌俊俏,衣著光鮮,但在英國廣播公司(BBC) 5日發布的一則影片中,哈帕爾則穿著骯髒衣服坐在新疆的囚室中,一手被銬在床架上,面帶焦慮。 這是哈帕爾今年初傳給家人的影片,背景音傳來「新疆不是東突厥斯坦」的宣傳廣播。他傳給家人的訊息中,還包括一份官方公告,要求新疆各地區宗教士及12歲以上普通群眾「全面自首悔過」,並且要「真自首、真悔過、真檢舉、真決裂」。 由於家人已5個月沒有哈帕爾的消息,住在荷蘭的叔叔阿布杜哈金.哈帕爾(Abdulhakim Ghappar)決定將哈帕爾曾傳出的影片和訊息交給媒體。家人深知如此可能讓哈帕爾在拘留營受到加重懲罰,但希望像遭美國白人警察壓頸致死的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一樣,讓哈帕爾受到公眾關注。 叔叔說,哈帕爾像佛洛伊德一樣,「都因為種族面臨暴行」,「但美國人為此高聲怒吼時,我們這事(引起的反應)卻只是沉默。 大學畢業當男模 日入上萬人民幣 2009年,曾在新疆藝術大學主修舞蹈的哈帕爾,像當時許多維族同胞一樣離家到沿海大城巿去尋找機會。他先找到一份舞者的工作,幾年後,在廣東佛山成為模特兒,朋友說他一天能賺1萬人民幣(約4.2萬元台幣),就像習近平常吹噓的「中國夢」一樣令人振奮。 不過因維吾爾族的身分在中國頗為敏感,哈帕爾被經紀公司要求,要自稱擁有「半歐洲血統」所以五官深邃。而且,他雖收入豐厚到買下一間寬敞公寓,但無法用自己的名字登記,得登記在漢人朋友名下。 不過,這一切的不公平,和他後來的遭遇相比已不算什麼。2013年在北京、2014年在昆明分別發生行人和通勤民眾遭攻擊的慘案後,中國全怪罪於新疆分離份子,自此開始敵視維吾爾文化。 2018年起,中共在新疆大舉興建再教育營及監獄。當時還住在佛山的哈帕爾,於同年8月被捕,遭控販賣大麻而判刑16個月,他的友人表示當局完全是羅織罪名。況且,根據統計,中國刑事法庭上的被告,逾99%都會被定罪。 遭警察押回新疆 關進擁擠警局 哈帕爾在2019年11月獲釋,但不到一個月後,又有警察上門要他回新疆去完成一項例行的登記程序。BBC看到的證據顯示,當時哈帕爾並未犯下任何罪行,就被要求「必須在(新疆)社區接受幾天教育」,也就是集中營的委婉說法。 今年1月15日,哈帕爾的親友獲准帶保暖衣物和他的手機到佛山機場,他在兩名警察看守下搭機返回新疆庫車老家。先前已有證據顯示,有其他維族人也被迫自中國其他城巿甚至自海外回鄉。 哈帕爾的家人以為他自此消失在再教育營,但一個多月後,他們收到哈帕爾發來的罕見訊息。他不知怎地能用手機與外界聯繫,用微信向親友說明自己剛回庫車時,是怎麼被警察關押,「我看到50-60人被關在一間面積不到50平方米的小房子」,「男的右邊女的左邊,分開被關進籠子裡,然後從頭到腳帶著四件套(黑布頭套、手銬、腳鏈、手銬腳鏈)」,「每個人都不能打開頭套看對方或者看警察,不然會被罵得很慘」。 戴頭套手銬腳鏈 動輒遭警察痛罵 由於人太多,哈帕爾抵達當晚是坐著睡覺,而且由於還不知道規矩,他打開頭套向警察表示手銬太緊,手腕很痛,結果警察大吼「你要是再打開頭套,我會把你揍到死」,之後哈帕爾再不敢說話,「我一點都不想死在這裡」。 哈帕爾寫道,監獄裡其他地方不斷傳來哭喊聲,「是審問室」。獄友須共用少少幾個塑膠碗和湯匙,還有人長了蝨子。吃飯前,警察會要求有傳染病的人舉手,這些人就輪到最後才能吃,「但如果你想早點吃,可以不舉手」。 1月22日,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新疆進行比中國其他地區更嚴格的隔離政策。當時有四名16到20歲的青年進到哈帕爾被關的囚室,原因是他們在戶外玩球,被送到警察局後遭痛毆,臀部皮開肉綻,甚至沒辦法坐下。 此時,所有囚犯都被要求戴口罩,同時還得戴著頭套,能吸到的空氣更少。 悄悄用手機傳訊家人 幾天後再無音訊 幾天後,囚犯們被送往一處未知地點,感冒流鼻水的哈帕爾被隔離在「疫情控制中心」,一手銬在房內唯一的家具──病床的欄杆上。他傳訊息給家人說,自己「全身爬滿了蝨子」,每天都得自己從身上抓走一堆蝨子。 不過哈帕爾還是認為這裡的環境好過擁擠的警察局,每天兩人看守著獨囚的他,而且拿回個人物品後,警衛也沒注意到其中有手機。在警察局被關18天後,他終於可以秘密與外界聯繫。 只是,家人收了幾天哈帕爾的訊息後,突然間他再也沒傳訊息來,自此杳無音訊。家人不知道他人在何處,當局也從未發過正式通知說明他的關押地點,以及持續關押他的理由。 自拍片成珍貴資料 打臉中國宣稱已無再教育營 BBC指出,無法確認這些訊息的真偽,但專家研判哈帕爾傳出的影片是真的,因為背景傳來宣傳廣播聲,稱「新疆從來不是東突厥斯坦」,並稱國內外的分離勢力藉著政治化這個地理名詞,要求說突厥語的人民信仰伊斯蘭教。 美國喬治城大學歷史教授密爾沃德(James Millward)研究中國的新疆政策,他翻譯並分析了哈帕爾的訊息,認為是非常稀有的第一手資料,也與其他維吾爾人案例相符,包括被要求回到新疆,以及最初關押在擁擠骯髒的環境中。 德國學者曾德恩(Adrian Zenz),是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中國研究部門的資深研究員,專精新疆研究。他認為哈帕爾拍下的影片極具價值,打臉中國宣稱新疆再教育營已不存在的說法。 黨委書記公告流出 揭12歲以上兒童就要「自首悔過」 曾德恩說,哈帕爾的訊息證實,中國把維吾爾族人找出來並關押他們的整套作法,顯然仍在大規模進行中。 哈帕爾傳出的訊息中,還包括一張他在疾病防治中心廁所裡撿到的「通知」,出自新疆阿克蘇縣黨委書記,要求宗教士及12歲以上普通群眾「全面自首悔過」。這是中國持續監控 及控制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思想及行為的最新證據。 對維吾爾族有深入研究的美國科羅拉多大學人類學家拜勒(Darren Byler)表示,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要未成年人為宗教活動負責的官方通知。 哈帕爾的叔叔阿布杜哈金深知,將哈帕爾的訊息和影片公諸於世,可能讓他遭遇更長更嚴苛的刑罰,但家人認為已別無他法,「保持沉默一樣救不了他」。 英俊多金不需「再教育」 因海外關係成關押目標   阿布杜哈金說,他一直和哈帕爾保持聯繫,過去的案例顯示,哈帕爾的海外關係是被關押的原因之一。阿布杜哈金說:「我百分之百確定是這樣。他被關押,只因為我在海外,而我曾參加反對中國迫害人權的示威。」 阿布杜哈金2009年起就在新疆參與活動,在當年烏魯木齊的「七五示威」前,他就曾散發傳單。中國官方稱,七五事件是打砸燒搶的暴力事件,造成近200人喪生,也是中國開始強力控制新疆的轉折點。阿布杜哈金得知自己遭警方追緝後,立刻逃往荷蘭。 阿布杜哈金說,自己一直和平從事政治活動,而侄子哈帕爾根本從來對政治沒有興趣。 BBC向中國官方發出一系列問題,包括哈帕爾和叔叔阿布杜哈金是否曾犯罪、哈帕爾是否被銬在病床上等等,但未收到任何回覆。 無論哈帕爾究竟身在何方,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他被關押,證明了即使是高學歷、事業成功的維吾爾族人,也會成為再教育營的關押目標。 密爾沃德說,哈帕爾事業成功,中文程度佳,寫作也語意清晰,明顯不需要中國宣稱的職業教育培訓。曾德恩則表示,新疆再教育營要關押維吾爾族人,在乎的顯然不是教育程度等背景,而是對方的忠誠,「某種程度來說,幾乎所有人都要被拘留或再教育,人人都是這個制度的目標」。
愛心嗚嗚驚訝
3362
留言 28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