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
我覺得如果真的要蓋什麼紀念公園的話倒不如可以學學日本,他們的「事故歷史博物館」專門蒐藏鐵道事故車(當事車輛直接放進去)。用來教育員工(如果是台灣的話恐怕教育對象得加上某些肥貓(尤其是交通部的)跟駕訓班學生(現在闖平交道的阿...別忘了埔心平交道事故往生的駕駛))。蓋這種東西還比較有意義。還蓋什麼紀念公園?有人在一邊享受公園一邊想當年死N個人的事故? 只可惜的是台鐵都把很多事故車直接當廢鐵招標拆除了(包含埔心事故的太魯閣號車頭),這些血和淚的歷史不能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