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B7 第一線臨床醫師與衛福部官員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啊 這就是基層與管理階層想法的差異 一個看到的是病人本人 另一個看到的是病人們及數據還有背後對社會的影響力 要不要普篩? 兩者都可以說出一番道理,僅此而已 最後不普篩也沒事,陳佩琪錯了嗎?我想只是結果論的事後諸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