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5 我醫學院畢業的,我就是支持普篩,你們反對普篩的也只是一部分的人,少說的好像就你口中說出來的話就是真理似的,夜郎自大很可笑。在人命面前我並不相信機率,能做到最好就做到最好,全世界都在爆發的當下,嚴格審視本來就是降低風險的最優選擇,在國內疫情沒有爆發的當下,拿醫療崩潰來堵別人嘴並沒有任何意義,就像疫情爆發的5月才發生檢驗量能不足一樣,執政黨從頭到尾在篩檢這塊並沒有作好準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也是你們這些反普篩一力促成的後果,台灣那些死的人,也是你們這些人的原罪,你們也有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