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
我當過一陣子偏激的邊緣人 所以我很瞭解 缺關愛的感覺有多難受 當沒人關心你 沒人站在你這邊 甚至生活就像一坨大便時 是很容易衝動行事的 好險後來我遇到我現在的女朋友😘 讓我重新了解到原來我也是能被人愛的 也就不會去思考傷害別人的事 但就算沒遇到女友 我相信社會上多一點關懷 少一點砲火 也會大大降低所謂潛在仇恨值的 大家一起愛台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