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交通大學
B37 抱歉 現實中我是諮詢輔導團的成員 經常要做的就是傾聽 與關心 我不知道我做的這些算不算得上實質效益 但是即使是醫生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 有時當人在低谷 一句關切 或安靜聽他講話半小時 勝過千萬句幹話 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去幫助身旁的人 或是有需要幫忙的人 不是嗎? 有做錯事就是要譴責 但是那是在發生事情之後啊 全世界和平是不可能的 但是至少 能多關懷一些人 就能讓環境更友善 你不覺得嗎? 至少我認為比你在這打打字澆冷水要有幫助多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