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我們與惡的距離跟我的曾經

2019年4月10日 17:13
曾經我想要殺人,在我十一歲的時候。 那時候家裡遭逢巨變,官司纏身、經濟狀況不佳還有媽媽重病。 我轉學來到一個新環境,原本的好朋友都不在一個學校,在新學校交到一個我以為的好友,卻不知道她背後中傷我的同時帶大家一起排擠我。 霸凌,聽起來很輕淺,但是對於當事人而言大概是地獄吧,我不知道我每天要花多大的勇氣走過天橋、走進校門,然後鼓起勇氣說一聲沒有人會理我的早安。 東西常常不見、會被關在黑暗的倉庫裡、會被打被辱罵,會有人利用老師給予職責當作特權來做些什麼、分組永遠是分剩下的,日復一日的過。 班導一直很喜歡被背著老師帶頭欺負人的那個男孩,所以她也很堅定地認為被人討厭是我的問題,當然也許只是因為他沒有看過那個男孩帶頭修理其他人的樣子,也沒人敢說。 一開始會希冀, 你會開始盼望自己有一天受人歡迎,有人會跟你道歉說他錯了,甚至幻想自己類似美國英雄片那種劇情,救了大家之類的那種。 但是現實跟幻想的世界差太多,不管你用什麼方式接觸其他人,友善的、帶著笑容的、幫助別人的、請人喝飲料的,都沒用,通通沒有辦法,前面在小學的四年人緣很好的那個我不見了,所有的社交方式都沒有用,我開始不知道怎麼跟別人相處。 我求救過,我也反抗過,但是我永遠做不到跟人打架,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在某一次霸凌過後,我開始學會不抱有期待,只要沒有希望就不會有傷害。 在這樣的日復一日中,開始漸漸覺得自己活著沒有價值,活得不像個人。 這時候突然想到的是:「只要恨就好了。」 是我先討厭這些人的,而不是這些人討厭我。 是我選擇拋棄他們,他們沒有機會這樣對我。 那段時間,有時候我站在天橋上面想說要不要直接跳下來,也許會輕鬆一點,老師可能會有一丁點的後悔之類的,但是又很怕父母傷心吧;被欺負的狠的時候,我會想著要不要隔天把家裡的水果刀帶來,也許反擊,雖然我可能不敢。 當有一天我開始認真地想要不要有計劃的做這件事情(在我的想像裡大致上是一個在班導的課堂上拿刀刺人的畫面)的時候,那天剛好是模範生選舉,有人提名了我?!還記得霸凌小團體還在旁邊起鬨說這種白癡怎麼會有人喜歡。 當然只被投了少少的兩票,在下課的時候那兩個人分別跑來找我,其中一個是一個有點兇的女孩子:「我覺得他們這樣做不合理,你明明人就不錯,別管他們了,你待會體育課要不要跟我一組?」他事後跟我說其實前面那一年他一直不敢這樣做,但看到有人提名突然想要大幹一場(?)所以就反抗了班上的風氣,而且實際上有更多人是不敢喜歡我而不是討厭我。 另外一個是一個有點輕微智能障礙的孩子,因為在邊緣父母不願意送到啟智班的那種,也因為這樣他也是班上很容易被霸凌的對象,他帶著一貫傻傻的笑容:「欸是我提名的。你對我很好還幫過我。」 那一瞬間簡直是羞愧,我的確曾經幫過他,但那是一開始,後面我自顧不暇的時候,甚至曾經為了不要被打跟著一起罵過他,但他只記得我曾經對他很好,記到現在。 從那一刻起,才開始了後面翻轉的那段旅程,在那一刻之前支撐我別做傻事的,是我轉校以前那個信任我一直鼓勵我的班導,還有雖然忙家裡事還是會偷偷請同學喝飲料的我爸媽(其實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才是對的,但是他們很努力地想要自己的女兒在學校好過一點,即使當時那幾個同學根本不買單),還有這兩位讓我重新站起來的同學。 我們與惡的距離,我離那些兇手的距離究竟有多遠?只在於我沒有在某個時間做出我曾經要做的事情,只是做跟不做,本質上差在哪裡呢? 從那時候起,我一直是擋在被霸凌者前面的那個人,因為只有走過地獄,才會知道當時有人願意伸出手根本是救贖,至少他們曾經遇過願意對他們伸出手的人,也許某一天也有辦法跟我一樣走出來。 成年後,我去找了當年的霸凌者們,卻發現他們都是有原因的: 一開始陷害我的女孩在三四年級的時候被排擠,因為恐懼所以想要拉個當墊背,這樣他就不會被霸凌了。(我必須說,她做的挺成功的。)我後來去她家開的小店看過,父母一直都很忙,想必也沒時間好好照顧這個女孩的學校生活。 那個帶頭欺負人的男孩,出自於嚴重的家暴家庭,我想我終於知道他當年這麼小怎麼會知道要罵我妓女阿、戴綠帽阿、賤女人啊之類的話了,那根本是他爸在家裡的台詞,他跟我坦承他以為暴力可以讓他自己更安全,就跟他爸做的一樣,他後來被美國家庭領養了,現在生活很不錯,我們連絡上他也鬆了一口氣,把遲來的解釋跟道歉一股腦地說出來,我們現在是朋友。如果他當初沒有被領養的轉折會怎麼樣? 有的人在人生道路上會有轉折的機會,但有的人終其一生可能從來都不會有這個機會。所以後來的我決定拼上全力也考上法律系,我要當律師。 如果說那些會到法庭的人有很多都是一步一步才走到那裏的,也許想要當律師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如果他們真的無法在社會上繼續下去,至少最後的最後的,他們看到的是一個為了他們付出很多,願意跟他們站在一起的人吧 , 如果真的無法阻止他們被抹消在這個世界上,至少我想當一個讓他們感到溫暖,到最後一刻都還是試圖保護他們的送行者 。如果可能,就讓他在獲得懲罰的同時,至少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我也很討厭被人誤解或否定,所以想要讓進入法庭的人,擁有一個可以申辯的機會,他們應有的權利不因為他們在社會上的評價或是出身或是做了什麼而有所改變,至少讓他們活得像人,至少有人願意把他們當成人在保護──這也是我那段時間的願望。
2459
回應 102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 謝謝你,會繼續努力的> < B2 想知道你覺得哪邊是謊言?(認真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文筆太劇本或是太小言)至於符不符合社會要求我不管,經歷這些之後也許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比起符合社會,堅持的東西更重要。 另外,我記得你好像在Dcard上還蠻常出現挺有辨識度的,之前看過一些你的文,如果你有情緒上的需要或是社群上面的挫折,也許你可以考慮去諮商,這個是認真建議沒有別的意思,雖然這個社會對諮商還不夠了解會有些偏見,但是,個人覺得去看看也許會對自己好受一些。認真說建議不要用這種方式留言或是發文,不但有可能得不到你想要的,還會造成更大傷害@@。
東吳大學 日本語文學系
好好喔 霸凌別人的男孩過的很好。 好羨慕好羨慕那些霸凌的人。 他們可以推託為小時後不懂事。也可以推託為家庭因素。 然而好像他們過的很好都是正常的。 但有些人即使到了現在也無法走出那些陰影。 卻像是自己的錯似的。 話說我記得以前霸凌我的女生現在在念社工系,我真的非常驚訝。 希望以後他的個案能夠好好的,不要經歷和我一樣的痛苦。
妳很棒喔~ 經過這些一定很不容易吧!但覺得妳經歷過這些,一定能幫助到別人:)
共 102 則留言
妳很棒喔~ 經過這些一定很不容易吧!但覺得妳經歷過這些,一定能幫助到別人:)
立志文, 給妳86分, 這種文章, 符合社會要求, 但是, 妳的文章包含謊言. 73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 謝謝你,會繼續努力的> < B2 想知道你覺得哪邊是謊言?(認真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文筆太劇本或是太小言)至於符不符合社會要求我不管,經歷這些之後也許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比起符合社會,堅持的東西更重要。 另外,我記得你好像在Dcard上還蠻常出現挺有辨識度的,之前看過一些你的文,如果你有情緒上的需要或是社群上面的挫折,也許你可以考慮去諮商,這個是認真建議沒有別的意思,雖然這個社會對諮商還不夠了解會有些偏見,但是,個人覺得去看看也許會對自己好受一些。認真說建議不要用這種方式留言或是發文,不但有可能得不到你想要的,還會造成更大傷害@@。
謝謝你沒做傻事 也謝謝你對世界依舊溫柔 願你往後的路越走越好
國立中興大學
他們的傷口是他們的事,根本不是拿來傷害別人的藉口,就算是孩子也是知道痛的,更何況這當中真的沒有過純粹惡意時候嗎? 你很棒,選擇理解跟原諒,但也幸好在那個時間出現善意,否則今日能否發文也是未知 他們的心曾經多醜陋早是既定現實,那些默不作聲也是
文藻外語大學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要怎麼在一片惡意之中出淤泥而不染就是最難的,長大後我才知道自己的默不作聲也是加害者,但小孩的心態要怎麼鼓起勇氣幫忙出頭。 霸凌者會霸凌人的背後原因,旁觀者為何只會默不作聲,被霸凌者要怎麼脫離憎恨世界的想法,這些都與家庭、環境、教育有關,一個環節出錯就很可能產生性格扭曲的人,人類終其一生都想追尋愛與和平,但我看到好人與壞人都只有一線之隔,以為自己是好人卻言語霸凌著殺人犯,這樣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很慶幸有你在這個領域的努力。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正義感很快就會被消磨的 國考加油~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學系
(轉身望只是想逃離升學考試的自己)
「 有的人在人生道路上會有轉折的機會,但有的人終其一生可能從來都不會有這個機會 」 可以從中感受到妳的人生信念,也很高興有妳這樣的人存在,因為我曾經也是那誤入歧途,但後來被朋友們極力拉回來的人,請繼續堅持妳的信念,會有人因此而改變,加油
B7 同感 嗚嗚
東吳大學 日本語文學系
好好喔 霸凌別人的男孩過的很好。 好羨慕好羨慕那些霸凌的人。 他們可以推託為小時後不懂事。也可以推託為家庭因素。 然而好像他們過的很好都是正常的。 但有些人即使到了現在也無法走出那些陰影。 卻像是自己的錯似的。 話說我記得以前霸凌我的女生現在在念社工系,我真的非常驚訝。 希望以後他的個案能夠好好的,不要經歷和我一樣的痛苦。
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加油!
謝謝妳辛苦地走到了這裡, 祝福你接下來的人生順遂而平安❤️
雖然那兩個人背景不好 但這不是能拿來欺負人的藉口啊 我國中國小被別人霸凌我也沒想抓墊背的 冤有頭債有主,亂抓無辜的來發洩幹嘛? 只能說我沒有原po這麼大量吧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妳算幸運的 也真的很幸運 還有兩個人挺妳 還有爸爸媽媽背後心疼妳 有點像王赦在跟美媚講 有些人真的幸運 不是幸運妳的經歷 是幸運妳有獲救 找到出口 有些人 沒這麼幸運 可以就遇不到那個拉你一把的人 加油👍🏻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b3 EQ好高!! 遇到那種動不動就說別人是創作文的鍵盤柯南還願意去找出對方可能這樣做的原因,還鼓勵他去諮商(
原po 加油 這個世界缺乏很多溫柔跟溫暖
匿名
我們與惡的距離,我離那些兇手的距離究竟有多遠?只在於我沒有在某個時間做出我曾經要做的事情,只是做跟不做,本質上差在哪裡呢? 這句話實在無法認同,你應該知道做出來跟沒做出來還是差很多的吧,雖然看起來只是一步的距離,但往往中間是一段峽谷,跨不過去的 有些罪大惡極的真的不用去幫他找藉口,因為他的境遇怎樣怎樣,所以覺得他其實很可憐,等等你們有時間去了解他的過去,那被害人的過去誰去了解?與其花這個時間與金錢還不如去補償受害者家庭 你們的論點總是讓我覺得他今天犯下的錯是這個社會造成的,我們也有責任,但我們有個屁責任,法律就在那邊什麼事能做不能做他不知道?人生是自己選擇的,為什麼要找不相干的人去陪命,我們也沒有逼你去選擇啊,之前隨機殺人有找不到工作的,有被阿姨罵的,有想藉由死刑自殺的,哪個跟社會有真正關係的?
國立中興大學 中國文學系
辛苦妳了 勇敢的女孩 💪🏻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辛苦妳了 要加油哦~
國立東華大學 民族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學程
我相信你所說的一切,因為我也曾經經歷過,只是沒有像你那麼慘(畢竟我比較大隻,也比較壯) 從小學六年級到國中二年級這段時間的生活真的是生不如死,每天都在想要怎麼樣把那些欺負我的人弄死,結果兩次的結果都是直接跟那個帶頭欺負我的打了一架,把他們打到流血才沒有人敢欺負我,這種經驗真的是體驗過才會懂。 但是說真的,問我要不要再經歷一次,我可是死也不願意。
長榮大學 財務金融學系
願妳被這世界溫柔以待~ 妳真的是一個很勇敢、很真誠、充滿正能量與力量的玫瑰少女,加油!!!一起為這個社會奮鬥吧!堅持妳的信念!!! 哪朵玫瑰 沒有荊棘 最好的報復 是美麗 最美的盛開 是反擊 推薦妳聽Jolin的「玫瑰少年」喔~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滿奴的…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謝謝妳分享妳的故事 妳很勇敢也很努力
臭邊緣欠排擠
好心疼 抱抱妳
國立清華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研究所
推推,我覺得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 都有這樣的故事; 你是幸運的,故事最終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我身邊很多最後都⋯⋯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4 謝謝,溫柔對待這個世界算是我自己的期許啦,能被你這樣說其實挺開心的哈哈 B5 雖然這樣講出來很像藉口,但我想凡是有個結果必然有因,當然,這不改變他們做錯了事情,但我想也許這個社會可以嘗試一起讓這樣的原因少一些。 謝謝你,原諒的契機有的時候也是可遇不可求,善意的援手也是,所以我想我是幸運的吧,現在看當時,只看到了班上那個環境充滿了孩子們的恐懼,其實有點心疼,覺得這個社會如果可以讓這些孩子在成長過程可以更快樂的生活就好了。 B6雖然被霸凌很不舒服但是,這樣想想其實我更喜歡後來因次會站出來出頭保護別人的那個我,如果當初有老師願意跟全班同學討論怎麼保護班上的同學們,會不會不一樣呢(不是譴責而是拜託大家一起保護,我有看過老師這樣做成功改變班上風氣的經驗) 是阿經歷很痛苦但想的越發深刻,我也很慶幸我還能站在這裡繼續努力下去(握拳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7 B10 哈哈兩位辛苦了,其實我有被圈子裡的長輩問過關於正義感被消磨的問題,該怎麼說也許對我而言,正義是相對的概念,每個人內心的正義不同,也知道這個圈子並不是非黑即白,所以某個程度我也不算是有正義感的人,我只是有想要完成的事情,在這樣的前提下繼續努力,如果最後還是沒有辦法達到,那至少我有盡力去試了,也許還可以給後輩留個失敗的紀錄跟分析檢討以供借鑿哈哈(一直覺得成功自傳沒什麼用的人) B8沒關係可以理解,現在也是有點想逃離國考跟成堆法律書籍的人,逃走不可恥而且有用拍拍(喂
B18 不好意思因為本身是讀心理相關的,所以想要稍微回覆一下 先說我並沒有要駁斥你的論點,只是想對兩個部分做一點小小的解釋 1. 「往往中間是一段峽谷,跨不過去的 」 做與不做的距離其實不是那麼固定的,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有時候就是一個衝動的瞬間就跨過去了,而那個瞬間卻很有可能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 2. 「法律就在那邊什麼事能做不能做他不知道 」 問題是,大腦生病的人才不會去管什麼法律(我認為「心裡生病」這個字眼並不精確,因為情緒反應中樞是在大腦,嚴格說起來生病的是大腦),你會期待大腦生病的人有良好的認知嗎? 我想你會對這樣的說法不滿是因為「社會有責任」這樣的說法太攏統吧,好像大家什麼都沒做突然被說是加害者似的。但我想這句話的用意是希望大家多多關心那些沒有被接住的人,想辦法讓生病的人少一點,悲劇也就會少一點 我知道這樣的論點很常被認為是在支持加害者,不過站在被害者(或者潛在的被害者?)的角度來看,想要減少加害者也很合理,不是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其實沒有我們他們,大家在討論加害者時很常使用「他們」,「他們就是天性壞」、「我們為什麼要關心他們」......可是這些他們在衝動之前其實都是我們,也許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們可以不要成為他們的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9謝謝你的肯定,你也有一段辛苦的故事吧,辛苦了,能努力地回來你也很棒,為你和你的朋友們高興,會不會有人因此改變我也不確定,但我會繼續做下去的,以前只覺得有些話講了很矯情,但現在覺得"只要有機會就有希望"是真的,或者說越來越越多人抱持這樣的希望也真的下去做的話,還是有可能達成什麼的。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B29 樓上好多道友,我也是國考海裡的水手 想分享自己的看法,在讀法律的這幾年來,深刻體悟到法律的源頭是基於對某些理念的堅持,且法律的爭議往往不是正義與邪惡的對抗,而是價值的選擇而已 訴訟經濟、法律安定性等等概念甚至在某些情況是背離我們理想世界裡的正義 總而言之,經過摧殘(?的法律人,幾乎不會以正義自詡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1我跟那個男孩其實聊了一段時間,他有跟我說大概的心路歷程,在台灣他的生活充滿暴力別人的跟自己的但是很空虛,其實我後來才想起來他就算是夏天也是穿著長褲底下都是傷,去美國那邊之後還是有一段時間是渾渾噩噩的,直到遇到一些人,他自己也是到大學才從家庭的傷害走出來,才意識到自己做錯了,然後我們在遇到了,我沒想過我們的聯絡竟然會成為他的解脫,但是當下我也很驚訝我為此是開心,這代表我們兩個都要去過我們各自的生活走下去了。 其實看到你這樣說,我很心疼你,我也知道霸凌者的未來有很多種,其中有一些會讓人很不甘心。我之前上過一門課老師要班上的學生們討論霸凌,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承認自己被霸凌或霸凌別人,但在那個當下,每個人的情緒都是悔恨跟難過,也許那個女孩在其中的話也會是如此,我自己遇過大部分比起不後悔不如說是沒臉去道歉(雖然我覺得後者是比較好的方式),也許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向,在討論霸凌議題的同時,鼓勵我們這一代的曾經的當事人一起去面對去道歉,在遇到長大的他們以前,我的記憶仍然停留過去傷害的瞬間,但再次遇到他們之後,才知道原來是真的有可能開啟其他可能性。這也是後來我放下的原因吧。 祝福你,感覺得到妳那時一定也是個好孩子,才能努力成長至今,你也很棒的,我們一起在療傷的路上走下去。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2 謝謝你也是,未來路上有你有我(好廣告的台詞(誤 B13雖然辛苦,不過回想起來路上的風景還是不錯的,你也是喔也祝福你~
國立臺灣大學 電子工程學研究所
推!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4 雖然真的很像藉口,但在當下我想他的確是個原因,畢竟會導致他決定這麼做的結果絕對有背後的原因,當然不代表他是對的,但是至少我們可以一起確保未來這樣的原因少一點。 你一路走來也是很辛苦吧,我自己走到這裡,最後選擇原諒,也是因為有一些契機跟幸運吧,我覺得你沒必要要求自己要原諒或是大量,或者說比起原諒,照顧你的身心靈會是更重要的事情,也許有一天你療傷結束了,會真的遇上原諒的契機也未可知,但在那種可能性來到之前,跟你心裡那個受傷的孩子抱抱蹭蹭講講話陪伴他也許是一個對你而言更好的選擇(拍拍(療傷路大家一起走吧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5 別擔心,我理解你的意思。我的確是幸運的,我有一對很好很好的爸媽,也有那些人生中重要的人們,也因為我獲救了,我要把那條拉我上來的繩子傳給別人,越來越多人上來我們就會有更多繩子。你也加油。 B16 我想也許是因為,越來越理解否定他人或者攻擊他人等等的負面訊息有時候承載的當事人無法承受的恐懼,也許他知道但無法克制或者說他根本沒有辦法自己發現。 當然如果還是很生氣想想他小時候應該也是個軟萌的小孩會好一點啦,大概是有過什麼樣的故事才在現在這麼辛苦的掙扎,我當年也是一路上練習去發現表層底下的那些情緒跟原因,過程訓練到的大概真的是修養吧哈哈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7 謝謝,每個人其實都很溫柔,只是不擅表達,我自己去嘗試才發現有些被認為是冷情的人其實都挺柔軟的,只是他們溫柔的方式有點笨拙,如果這個社會願意去引導人們表達這一面也許這世界會更溫柔吧。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8我其實想了很久要怎麼回你,也許你在其他地方有因為理念不合起爭執之類的,但我不想要這樣做。 我想一想決定一段一段回,你不一定要認同我,我也沒算要說服你,就當是大家交流交流好了。 先說本質上差在哪裡的部分,因為結果上大概會到生命的去留的大差異,當然差很多。我的意思則是比較偏向其實他們跟我沒什麼不同──想的都差不多,在做下去之前我們是一樣的,在這樣的前提下,如果不讓他們走上那一步也許是我們這個世代可以嘗試的功課。 有罪就是有罪,也許比起說有藉口因此無罪,我自己的想法比較偏向: 我們大家都知道他有罪,但如果我們不想要有更多人這樣做,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原因,畢竟誰都不知道原因的話,也不會有人有辦法真的知道該怎麼從前面一點解決他。 至於被害人跟被害家屬的部分,作為兩者都當過的人,我很開心你願意關心我們這個群體,但是我想要提醒的是,被害人與家屬的群體並不是每個人都一樣,但是有一點是一 樣的: 「如果可以,大家都想要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但這個社會在媒體跟氛圍之下,有時候大家會無意識的給予被害者群體去恨的義務,如果沒有這樣做的受害者們也會在失去親人的同時承受更多外界的壓力,就好比一開始很多人無法接受小燈泡的媽媽。 而在媒體採訪的時候,也很習慣去激起家屬的情緒,但卻很難真的去理解表層的行為跟態度之下,這些人到底真正要的或是心情是什麼。大家對被害者總有些想像,可是我們都是不一樣的,講最極端的,許多人很難想像,廢死聯盟這樣的地方會有受害者跟受害者家屬的存在,事實上有還不少,他們基於什麼原因做出這樣選擇也許也是可以關注的一塊。 與此同時,謝謝你關心這一群人,如果你願意,在之後有人想要推行加害者家屬與被害者家屬心理輔導照護的機制時可以嘗試支持他們,這對這些人來說是可以好好走下去的機會,拜託你了。 關於「你們的論點」這一塊,我想可能是你跟很多人討論之後的那個「你們」,但是這個你們當中的想法其實蠻不一樣的,就我而言,人生是自己選擇的這句話我認同,因為在人生岔路上做選擇的的確是自己。 然而促使一個人擁有自己做選擇的思考機制的,是過去的記憶經驗以及被環境培養出來的價值觀。 所以,我仍舊認為做出的選擇是自己的,但其中的外力影響其實比想像得來的多,他犯下了錯會獲得懲罰,但與此同時,我們的社會如果可以去回溯更多深層到也許連當事人都不曾意識到的外力影響跟原因,我們就多一份機會避免下一個無辜者的死亡,這才是我關注的部分,跟社會有關係嗎,我想是有,畢竟就算是你我也是這個社會培養多年之後的結果,這樣。 其實我覺得你給人的感覺挺溫柔的,至少沒有直接把人給罵下去啦哈哈,感謝你願意把自己的聲音說出來,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如果不講出來就很可惜了謝謝,不好意思話有點多> <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19 謝謝你,其實我當時超膽小的哈哈,也許是因為那些人讓我學會勇敢其實沒那麼可怕吧。 B20 你也是,加油~一起讓這個社會的大家好好活下去哈哈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21首先要說你辛苦了,你這樣一說我也是有點羨慕你壯壯的哈哈,我當時的體育細胞超差的。看到你說生不如死其實很難過,那種活得不像是人的感覺,一方面恨死對方了但一方面有時候又很討厭這樣的自己,只能說你走到這裡真的辛苦了,你很棒喔! B22 這個世界對我足夠溫柔了我想,畢竟我在很多選擇的當下遇到很多很好很好的人,這首歌我聽過,我也很喜歡,我也希望未來遇到的個案們也可以有最美的盛開吧,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美麗的機會。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23 雖然我有點不確定你指的是哪邊奴,但如果是當下的話,我想如果這個社會有辦法更好的解決霸凌的問題,包含教會孩子怎麼去面對,也許不存在有討論奴不奴這個問題的空間。 如果是未來的話,比起跟他們和解,我覺得跟自己和解也許是比較重要,和解的部分我個人覺得不是奴,而是對自己要學會溫柔的課題。當然,如果你願意解釋,也許我們比較好聊,或者你也可以分享你背後的故事跟理由,畢竟我也有些困惑哈哈。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25 比起要跟你吵架我比較擔心你會被罵之類的,對我來說其實這句話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我想對於有些人而言可能會有點讓人難過,我想你自己也知道。 雖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但是你一路走來應該蠻辛苦的吧,認真問你真的想這樣繼續下去嗎?雖然這樣講很不中聽,如果有一天你有難以承受的時候,認真建議你去諮商看看,也許你只是一直沒有得到需要的東西。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26 謝謝你,現在的我其實成長得還算堅強啦,為我們大家一路走來的辛苦來個抱抱好了(抱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27 是阿,大家的故事都有很辛苦的地方,結局卻都不見得相同,也許是因為自己「很幸運」才會意識到這些不是理所應當的,也才會想為別人做點什麼吧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32對阿,我覺得你講得很好,比起正義大家也許是在堅持各種不同的東西,所以才說某程度而言我並不正義。另外,道友阿我們一起加油上岸吧QQ
原 PO - 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B35謝謝!
原po的EQ好好~又好溫暖 希望你能當個幸福快樂的人❤️
我四年前因為被自己的親人背叛 家庭破碎 那時候也很想要把那個背叛我的親人和讓我家庭破碎的人殺光 也有想自殺 但我知道殺人是不對的 而且自殺根本不會解決問題 反而是親者痛仇者快 所以都沒有付諸實行 隔年又有親人生病變植物人 我整個變得怨天尤人憤世嫉俗 想說我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為什麼要讓我承受這些事情 甚至還想著我幹嘛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當時整個半放棄自己 有點像是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裡那已經放棄自己的松子 對很多事情都得過且過 也放任自己變胖 當時想著反正我再怎麼努力都沒用 反正連最親的親人都背叛我不要我 我還能相信誰? 反正就慢慢爛到底吧 反正我再怎麼掙扎都沒用 上研究所時又遇到地雷教授 也被一些人瞧不起 當時又無法說離開就離開 直到今年有一些人幫忙快刀斬亂麻換到新實驗室 才遠離那位地雷教授 這幾個月看了日本女律師大平光代的書後 我決定重新站起來 重新為自己的目標努力奮鬥 我也很謝謝即使在我狀況最差的時候依舊不離不棄的人 他們並沒有因為我狀況差就丟下我不管 反而是一直想要把我拉出來 最近整理一些很胖時穿的衣服準備要捐出去時突然有這些感觸XD 其實也是因為瘦身有一些小成果才變得比較有自信 而且當時很多人一直在我身邊 我才沒有走上絕路或是犯下無法挽回的過錯 但我現在還是恨那個背叛我的親人 恨害我家庭破碎的人 有時還是會恨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和那個地雷教授 但我不會再用極端的方法去復仇 我只想要爬得比他們更高 把他們遠遠甩在後頭 打臉他們 把他們的臉打到腫得像豬頭 這也是女律師大平光代的養父大平浩三郎鼓勵她重新站起來的方法 就是超越她恨的那些人 後來大平光代以國中學歷考上房地產交易師、司法代書執照 甚至一年就通過司法特考當上律師 好像離題了XDDDD 希望原po接下來的生活能夠幸福快樂
匿名
B39 其實我本來就都很理性的在討論,我願意站在不同的方面思考,並且接受 其實你所說的我都理解,你讓我想到幾個例字 1.前一兩個月在台中凌晨有個酒駕撞死兩個年輕人,他本身患有癌症,每天都很痛苦藉由酒精來麻醉自己 2.我媽媽本身是擺跳蚤市場的(他那個地方很多家庭或經濟出問題的),他常常跟我說他們那裡一堆根本沒有認真在做生意(以為每天去擺攤領月薪?),其中一個剛開始靠老公花錢如流水,結果後來失業改不掉壞習慣,導致一直跟銀行借錢借到跑路了(他的小孩還沒錢讀書,估計要轉學跟輟學了) 以上兩個例子到底要怎麼幫?理論上來說當然可以幫,但當事人幾乎都是自己放棄自己或是觀念出問題的 第一個多次酒駕,病也有在治療(醫生,健保綁住了他),為什麼要酗酒?讓自己死更快? 第二個金錢觀念出問題,我們那個地方很多都是月光族,這麼不會想就算想要領補助還是沒用... 誇張一點舉鄭捷的例子,在我們的生活中他絕對算個正常人,犯下殺人案只是因為他自己不敢自殺...當然如果他學校老師有認真看待他那些看似玩笑話的語句,或許結果又不同了吧,但就像有些人小時候會說想炸掉學校之類的,誰又會知道他是認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