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 是罪人不是壞人

2019年4月10日 17:23
會想發文是覺得看完吳慷仁演技炸裂的這段後,反覆思考咀嚼,有一些感想想說,那些覺得最近一直被洗版「與惡」的人抱歉了😅 在豆瓣上看到一個網友形容王赦這個角色:與惡同行,以求光明。 發現很多網友可能根本沒有看這部劇、只有看到這個片段、或是根本沒看懂,就斷定這段是在支持廢死,但其實這段的主題根本不是支持廢死與否,而是對於槍決李曉明的正當性和必要性。 有人會說李曉明是壞人,殺了這麼多人就該死,甚至還有人說全家陪葬都不為過,但王赦的重點不是要幫李曉明脫罪,他也贊成他該死,但是他覺得不必那麼急,李曉明還沒有那個機會讓人知道他的心理狀態、沒有機會和家人見上最後一面,為什麼要趕在52個死刑犯前提前槍決李曉明?媒體在第一時間就知道這個消息,而律師、家屬完全都不得而知?這背後是政府,連同嗜血的媒體,藉由人民的憤怒操縱輿論、塑造司法威望的假象。 他是罪人,但不是壞人。 他犯了重罪、該死,是個罪犯,這無從否認。 但他是壞人嗎?不知道,沒人知道。也許對他而言這是一種解脫的方式,這不是「美化」他的行為,而是我們無法理解,但我們不能將他不分青紅皂白地歸類在壞的那一塊。 他生病了,生病的人不就該治療嗎? 當我們輕易的劃分你我、好壞的時候,我們與惡的距離就不遠了。 總而言之,與惡真的是一部難得的好劇,有人覺得王赦想了解李曉明的心理狀態了那麼多集,突然一個槍決就沒了,解釋得不清不楚。 與惡改編了我們這片土地上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想表達的就是我們常常身處其中、但看的永遠都不夠通透,容易被片面的資訊煽動,滿腔怒火地發表評論、覺得一身正義,再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但其實從頭到尾你就只是坐在那裡敲敲鍵盤而已,真正想改變的、努力行動的那些人卻被誤會得一文不值。 「你們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 《與惡》來得正是時候,別把它當作一部劇看,它描述的是這個社會最真實的一面,血淋淋的,觸目驚心,而我們常常把自己當成觀眾置身事外,其實我們沒有人是局外人。
熱門回應
公視出品 從不失望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這是透過戲劇把現實演出來罷了,鄭捷當初就是這樣死的,而又有多少次槍決都挑在選前為了所謂「民心」而執行 不是廢不廢死的問題,而是政府怎麼看待死刑這件事 是正義的展現? 還是一個社會群體的打手槍行為?只是換來一時的滿足跟無盡的空虛
李曉明>鄭捷 陳昌>小燈泡事件 網路紅人>Cindy 都從社會時事出發 B38 B42 看得時候有想到(但就這麼給忘了 哈哈哥>政大搖搖哥
共 73 則回應
公視出品 從不失望
推原PO的文👍
崑山科技大學 機械工程系
有時媒體真的害人不淺。
B1 公視是台劇良心啊~ B2 謝謝你🙏🏻 B3 媒體有時候是社會的毒瘤
聖路易斯大學
所以研究完就立刻處死這樣嗎 這樣會不會有人就完全不配合研究然後來逃避
喜歡這部劇的也可以去看看吉田修一的《惡人》 罪人與惡人之間的同質與區別
中國科技大學
很多片段都真實的讓人雞皮疙瘩!
正修科技大學
但現實就是,人們並不稀罕他有沒有病,裡面唯一錯的就是沒按照規定跟家屬跟律師通知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這是透過戲劇把現實演出來罷了,鄭捷當初就是這樣死的,而又有多少次槍決都挑在選前為了所謂「民心」而執行 不是廢不廢死的問題,而是政府怎麼看待死刑這件事 是正義的展現? 還是一個社會群體的打手槍行為?只是換來一時的滿足跟無盡的空虛
輔仁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這部分取材應該就是取自鄭捷 當初沒什麼人幫鄭捷說話 現在一堆人幫王赦說話 我怎麼覺得哪裡怪怪的
李曉明>鄭捷 陳昌>小燈泡事件 網路紅人>Cindy 都從社會時事出發 B38 B42 看得時候有想到(但就這麼給忘了 哈哈哥>政大搖搖哥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B11 補充 王赦>>黃致豪律師
銘傳大學 法律學系
其實在這部劇裡面也看到很多媒體人的無可奈何,媒體現在變成這樣,社會大眾也有一部分的責任。新聞收視率和討論度反應大眾喜歡腥羶色的新聞,大多數人追求快速,而不追求真實,驅使媒體在收視率的考量下,開始罔顧媒體人應該小心求證保持中立的態度。 就像裡面賈靜雯講的「我們的新聞不是給菁英,而是給一般大眾,而這些大眾只有七歲的智商。」不僅道出媒體人的無奈也同時提醒大眾應該好好反思這個問題。
B3 其實有時候追根究底還是因為那些喜愛看熱鬧的人所養成的, 任何事情都有前因和後果
B5 我覺得看要用什麼角度看 不是說研究完利用完就處死 而是在他死刑以前把握時間研究 但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被處死 而這背後是政府想趁早澆熄民眾的怒火抑制輿論塑造威望的假象 而前面還有好幾個死刑犯 這算是特別案例 很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
B8 是的沒錯 這就是問題所在 人民已經對於媒體餵養的資訊不經佐證就直接吞下去 也很少有同理心
B13 是的 我也覺得賈靜雯說的一個點很有理 就是人們的口味已經變了 想看國際新聞的自然會去看 她的時段就是適合那些腥羶色 只能說這是媒體跟人民互相影響的結果 怪不了誰
殺人償命 天經地義 不是壞人幹嘛要去犯罪 別了吧
實踐大學 服飾設計與經營學系
應思聰>胡波 ?
這個不就另一個鄭捷嗎 當初鄭捷迅速的被判死刑 拉去槍斃 前面一堆“老人”都還沒死 就他先被槍決 說真的 我本來覺得他很可惡 那天我深深的為他感到悲傷
B8 法律沒規定執行死刑要通知家屬吧
B0 可是判了死刑就是該執行,另外一些死刑犯沒被執行是因為部長不敢執行(怕被民怨,廢死抗議),而不是他們有權利可以活這麼久 所以現在該討論的是部長以及他身後的人的問題,為什麼不敢做正確的事? 另外死刑在中國有分馬上執行跟緩期兩年,所以代表死刑根本不存在先判就要先死,後判不一定要晚死
B5 沒有必要這麼激進 如果有人懂以不配合研究來逃避死刑 難道研究的人會看不出來嗎 屆時在判斷是否直接執行死刑也不遲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11日 14:26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B10 是取材自鄭捷沒錯 所以我才說我們沒有人是局外人 我們常常只從片面接受的資訊去理解整個事情 但很多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 例如那些律師 那些加害人、受害者的家屬 那些媒體等等 也因為如此與惡是一部好劇 才讓我們去省思我們對於法律、媒體的觀念一直以來是不是太過偏頗了
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B22 說實在的,死刑的執行不是怕民怨跟廢死 現在廢死聯盟的地位大概比護家萌還要人人喊打 更何況死刑執行是人民一片喝采,何來民怨 政府執行死刑怕的是國際聲浪,至於為什麼廢死是國際上的一股浪潮,你就得透過理解廢死論述去思考了
B26 是阿,國際聲浪也是廢死團體 再來廢死的論點無非是冤枉跟人權 冤枉:鄭捷絕對不是冤枉,所以這麼快執行沒有問題 人權:說實在的,這點就跟個人信仰一樣,但歐洲的人權好到出現難民問題被抗議了(這不就代表人權不是絕對好的嗎?)挪威2011年77殺殺人魔現在住在5星級監獄不就是人權的過於極致的缺點嗎? 其實廢不廢死我都尊重,我的論述都是在台灣目前不是廢死國家的前提下
"當我們輕易的劃分你我、好壞的時候,我們與惡的距離就不遠了。" 這句話真的很好,"我們與惡的距離"光是這個劇名就值得有很多思考,不僅僅是劇中演出的情況甚至在生活中發生的任何事都值得深思,但往往人都不會意識到,從口中說出的話,做的事,甚至鍵盤打出的字句力度大小 的確,沒有人是局外人 你們與惡的距離是真的遠,還是近?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11日 17:56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B29 很抱歉我被誤導了
另外我也是有查過資料才說話的,我看了報導,法務部解釋死刑執行應通知家屬,沒有說前跟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