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B8 這種言論就是典型的為負評而負評 很多戲劇是專研了心理學或專業領域後 開始創作虛構的角色和故事 當然就可以有背後的脈絡能夠探究 像劇中的主要人物都有其心理描繪 但不顧各部戲的類型差異或取材的不同 便要求每一部戲都要照著一個模式編寫 實在令人費解 況且還忽視現實情況的可能 直接屏除了戲劇與社會的連結 藝術不該只以單一視角去剖析 可以用心理學的大範疇去切多樣化 而不是限制套路 這種觀眾的同溫層才真正可怕 不去理解知識份子的專業 盲目地以自己短小的眼光去批評 完全扼殺了藝術的獨特和任何可能性 遑論有理的言論 是說貼別人言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