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教育學系
我感覺這齣戲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每個觀眾反映出來的東西不一樣, 1.像是對我來說罪人不是壞人這句話就不矛盾,我的理解是也許王赦想表達的是:這個世界不是大家生出來就是天生的的好人(沒問題的人)和壞人(有問題的人)兩種黑即白的種類,然後我們讓那些壞人消失世界就太平 2.教育輔導有沒有辦法完全遏止犯罪?自己從事相關工作,也只能說沒有辦法滴水不漏,但我們不能放棄,也許出事情的犯人,以前的確有人介入但無效,但其他成功的例子呢?我們也沒有辦法知道有成功引導到正軌的比例有多少,因為都是出了事情才會有人檢討,所以我們也不能放棄教育的可能性,只能嘗試去越做越完善,但不會有完全預防的那一天 3.而有些專業人士他們之所以願意從事如此具爭議性的職業,我想有他自己的信念和價值觀維持否則早就離開不幹了,受到這個案件這麼大的挑戰,他的反應也就一點都不奇怪 4.至於犯罪的制裁,每個人有不同價值觀,有人以人權為考量,有人以社會大眾利益考量,每個人有差異,重點是這個社會如何去達到共識,而不是在互相提出意見的時候反而去製造更多的「惡」 濫用精神病診斷的現象當然有,但想想在各個利用某些身份去得到利益的狀況也不是只有這件事情,但我們也不能否認真的有深陷當中困擾的人 以上是這部戲到目前為止自己心裡的想法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