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國際文教與比較教育學系
關於第一點我想要反駁一下,但可能跟戲劇情節沒什麼關係。 「罪人並不是壞人」在大多數案例的確是矛盾的, 但如果是被冤枉而被定罪的人,他們真的是壞人嗎? 現在台灣社會或許已經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但以前的時代真的會莫名其妙地讓你有罪,莫名奇妙的成為罪人。 撇除掉法律定罪,我們再來看社會上的人, 現在網路上有許多鍵盤法官,社會上也有許多人未審先判,明明他們並不是當事人,也不是法官,卻可以利用言語幫人定罪,從此,那個人就成為了「罪人」,即使他並沒有做任何壞事。 與上面那個案例最相關的,應該就是媽媽嘴老闆的事件了 因為被誣賴,就算法院已經為他洗白了,社會上還是會用殺人犯的眼光去看他
我之前看過媽媽嘴老闆的專訪,看得出他的無奈與心酸,這種莫名其妙的污點就算有法院替他洗白了,社會上的人還是繼續在他身上潑髒水。 我可能扯遠了,但希望大家能夠用更多不同角度看待事情 也很感謝有這齣劇,讓社會上那些無人關心族群的現況被看見 也提醒人們要換位思考,站在不同角度看待事情 或許我們無法做到體恤,至少不要讓受傷害的人越來越多,傷口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