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 醫學系
1. 你忽略他講到的「難道我們的社會要透過殺死一個人來獲得安全感嗎」。這聽起來很傅科。簡單來講罪人就是要被犧牲換取社會穩定的祭品,而他究竟惡不惡並不在考量之內。量刑的多寡輕重只在於罪人的多大痛苦可以安撫民心,是一個極端統治者角度的措施。 如果能接受這個想法,那我們就可以把罪和惡分開了,接著討論這個人到底惡不惡。嗯⋯⋯覺得好麻煩,推薦《發條橘子》(小說)跟《關鍵報告》(電影),裡面對惡的呈現方式挺有意思的。 2. 消防安全檢驗也不能完全解決火災,那這個東西就完全沒用?是個錯誤?不需要存在? 3. 我其實看不太懂這段,不過太好命的說法意思是....我舉個例子來講好了,古早以前認為傷寒是窮人因為懶惰而道德敗壞才會得的疾病,品德高尚的富人不可能會得這種疾病,但現在隨著醫學進步我們知道只要是人被感染了就會得病。然後又隨著時代進步,我們開始反省對於犯罪這回事,我們這些不是罪犯的人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偉大太高尚了?王赦講他過去的經歷大概是想證明,即便是現在看起來衣冠楚楚的人,放在那樣的環境下,犯罪的可能性並沒有比較低。 4. 納粹德國做出的行為符合當初他們的法律,所以他們做的事情是對的嗎?台灣法律允許國家殺人,所以這就一定是對的嗎?關鍵字是惡法亦法或惡法非法,有興趣的話可以瞭解一下兩方論點。 然後拜託....從來沒人說所有犯罪都是環境造成的啊?不然王赦都已經知道是環境的問題了幹嘛還拼命去追殺人的理由? 我可能語氣有點嘲諷,先跟你道歉,同時感謝你提出這麼有意思的討論。 這部劇的議題其實蠻多也蠻深的,應該是要法律人出來跟大家解析才對,抓緊機會「法學普及」一下,不然整天哭哭台灣鯛只喜歡父母官包青天狗頭鍘伺候也不是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