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關於「罪人不是壞人」這點,不知道這樣比喻是否適當,但還是想提出我的想法~假設今天有一個犯罪事件是「一個孝子因為家裡窮,所以去搶銀行」,社會上對他的評價,會是一個「壞人」嗎?正如戲裡不斷強調的,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好壞始終是主觀的評價。但有沒有犯罪,的確是客觀的。不管是犯殺人罪,或是搶奪強盜等等,如果確定犯罪,不管是孝子還是李曉明,都是罪人。但是不是壞人,就看每個人怎麼評價了。或許李曉明的確做了壞事,但他真的是個壞人嗎?對於好人與壞人,我們真有標準答案嗎? 另外是關於國家可不可以合法殺人這件事。在刑事訴訟的啟動採行國家追訴模式之前提下,為了避免私人以武力解決刑事案件,國家獨占了實體刑罰權,也負有實現該刑罰權的任務。所以國家能夠以刑罰制裁犯罪人,我想大家應該都可以接受。而死刑爭議的點一直都是,剝奪生命權是不是一個符合比例原則的刑罰?有論者認為憲法23條明定在符合一定要件之下,國家可以「限制」人民的基本權利,例如以有期徒刑作為刑罰是限制人民的自由權。但生命呢?生命權如何限制?生命只能「剝奪」,不是有就是無,而剝奪跟限制是一樣的概念嗎?或許不然。所以有人認為死刑是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刑罰。另外,義大利的刑法改革家貝加利亞,也有從社會契約論的角度出發,認為不會有人願意在與國家締結契約時同意將自己的生命交給國家處置,因此國家並沒有處以死刑的權限。 以上是關於一些反對死刑的看法,提供給原po參考~另外我想說雖然台灣允許死刑,但每個刑罰的存在有沒有正當性,都是要能夠被檢驗的。或許「國家可不可以合法殺人」這句話的意義,正是在於提醒我們應該去思考死刑作為刑罰手段的正當性吧!